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22

番外《拔刺篇》22

警告

這天傍晚,張君怡下班,乘坐轎車回家。

G市,作為G省的首府,又列入全國一線城市當中,也是著名的‘堵城’之一,尤其是在早晚高峰期,車流多的重要路段,更是堵得一塌糊涂。

平時,張君怡的車都會避開擁堵的路段,繞道回家,今日也不例外。

不過,今日的繞道并沒有像往常那么順利,平日里并不擁堵的路段,今日也變得更外的擁堵。

感覺汽車走走停停,周圍的鳴笛聲不斷,坐在車內辦公的張君怡抬起頭來,向車外望了望,問道:“怎么回事?”

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一名青年回頭說道:“主任,前面好像出了事故,我出去看看。”

這名青年是昊天金控的影衛之一,他的掩護身份是張君怡的助理,正經八百的省政府公務員。

得到張君怡的首肯后,他推開車門,下了車,快步向前走去。

在前方的十字路口,有兩輛汽車發生了碰撞,本來事故并不嚴重,也沒有人員的傷亡,但兩輛汽車的車主都是不肯善罷甘休的主,指著對方的鼻子,相互叫罵。

兩人罵得臉紅脖子粗,很快,文爭就演變成了武斗。

附近的交警趕了過來,把他二人強行拉開了,但這兩位,都是不依不饒,各自拿出電話找人。

沒過多久,一名車主找過來十多名手持棍棒的彪形大漢,其中的幾名攔住了交警,另外的幾人,直奔另一名車主而去。

那位倒也干脆,見對方人多勢眾,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數名大漢提著棍棒,在后面窮追不舍。

但沒過多久,那幾名大漢又跑了回來,原來另名車主找來的人也到了,而他找來的,得有二十多名大漢,有的人提著鐵條、鋼管,還有些人是拿著長長的片刀。

看這架勢,連交警都不敢上前了,一邊后退,一邊用對講機呼叫增援。

最先找來幫手的車主,以及他找來的那十多名幫手,不敢與之交戰,撒腿狂奔。張君怡的青年助理看到的剛好是這一幕。

見前面的兩幫人都奔自己這邊跑過來,他轉身快步回到車內,對張君怡說道:“主任,是兩伙人因為車禍在鬧事。”

張君怡的目光落在手中的文件上,心不在焉地問道:“有警察來處理嗎?”

“有的,我看到交警已經來了!”

“嗯。”張君怡點點頭,未在多問。

這時候,一前一后的兩撥人已經跑到張君怡所在的轎車附近。剛好后面的那撥大漢也追上了前面的這撥大漢,雙方于大街上的車流當中,便展開的真刀真槍的火拼。

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青年眉頭緊鎖,緊盯著外面的打斗。

有一名青年被兩人的夾擊,被逼的連連后退,后背重重地撞在轎車的車身上,發出嘭的一聲悶響。

車內的張君怡皺了皺眉頭,抬頭向外面不滿地看了一眼。

車外,兩名大漢雙雙舉起手中的鋼管,對準青年的頭頂,惡狠狠地砸了下去。

青年嚇得急忙向旁閃躲,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兩根鋼管沒有砸中青年的腦袋,倒是結結實實地砸在車窗上,把車窗打了個粉碎。

副駕駛座位上的青年叫了一聲:“主任小心——”說話的同時,他急忙向后探出身形,一只手臂把張君怡死死護住,另只手從肋下快速地抽出一把手槍。

張君怡臉sè難看,先是甩了甩頭上的碎玻璃渣,而后把青年護住自己的胳膊狠狠推開,她向外面瞪了一眼,又看向青年手里的手槍,沉聲說道:“把槍收起來,想自找麻煩嗎?”

青年也意識到這只是一場意外,對方并不是沖著自己的主子來的,自己的反應太過激了。他急忙答應一聲,把手槍別回到肋下,用衣襟蓋住。

可是他剛把手槍收起,突然之間,一只玻璃瓶順著破碎的車窗飛了進來,剛好掉在張君怡身旁的桌位上。

這只玻璃瓶,里面裝著大半下透明的液體,瓶口處,塞著布條,而布條正燒著火焰,冒著濃煙。

不好!是燃燒彈!青年看罷,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尖聲說道:“快下車!主任快下車!”

說話的同時,他已然把身旁的車門推開。張君怡和開車的司機稍楞片刻,也雙雙反應了過來,他二人第一時間推開車門,幾乎是從車內翻滾出去的。

車外亂得一塌糊涂,兩撥大漢還在相互亂斗,根本看不清楚究竟是誰把燃燒瓶扔進車內的。

他們三人從車內出來,過了都不到十秒鐘的時間,猛然間,就聽車內傳來嘭的一聲悶響,里面的燃燒瓶爆炸開來,頓時間,車內燃起了熊熊大火,黑滾滾的濃煙,從車內汩汩冒了出來。

張君怡呆坐在地上,看著近在咫尺,不斷有火蛇冒出的轎車,久久回不過來神。

如果她再晚出來一會,那么現在,她恐怕已葬身在火海當中了。自打她記事以來,這次可算是她距離死神最近的一次。

后面的兩輛轎車車門齊開,從里面風風火火地飛奔出來數名黑衣大漢,他們健步如飛的沖到張君怡近前,邊把她拉起,邊急聲問道:“大小姐,你沒事吧?”

這些黑衣大漢,都是負責保護張君怡的保鏢。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連他們這些訓練有素的保鏢,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張君怡總算是驚醒過來,看了看身邊的眾人,心有余悸地搖搖頭,臉sè難看到了極點,說道:“我……我沒事!”

青年助理掃視四周,問眾黑衣大漢道:“你們看到是誰扔的燃燒瓶?對方往哪邊跑了?”

眾黑衣大漢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說道:“高助理,剛才的情況太混亂,我們……我們也都沒看清楚是誰扔的燃燒瓶!”

青年助理臉sèyīn沉,怒罵一聲:“真是一頓飯桶!”他護著張君怡,說道:“主任,你先上車!”

“嗯。”張君怡顫聲應了一下,在數名黑衣大漢的簇擁下,坐進后面的一輛轎車內。

見到有輛轎車突然起了火,事情似乎鬧大了,兩撥正在火拼的大漢作鳥獸散,只眨眼工夫,便跑了個一干二凈,現場只剩下張君怡的那輛正在熊熊燃燒的座駕。

進到車里,青年助理眉頭緊鎖地說道:“主任,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張君怡現在已然恢復鎮定,她目光深邃地說道:“不用去調查了,敢做這件事的人,除了他,還能有誰?”

青年助理眼眸一閃,低聲說道:“謝文東?”

張君怡冷哼出聲,幽幽說道:“這就是謝文東對我的報復!”

青年助理沉聲說道:“主任,這件事,我們不能就這么算了!”

“當然!”張君怡眼中閃現出駭人的精光,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

回到家中,張君怡立刻給張君寒打去電話。

“張君寒……”

她剛起了個話頭,電話那邊的張君寒打了個冷顫,急忙把她的話打斷,說道:“別這么叫我,還是叫我堂哥吧!”

每次張君怡這么一本正經叫他全名的時候,準沒好事,事實證明,他的預感很準。

“張君寒,我現在要你動用公司所有能動用的力量,讓謝文東去死,讓他立刻就給我去死!”張君怡如同瘋了似的尖聲叫道。

對于養尊處優、視人命如草芥,自信可以把所有人、所有事都玩弄于股掌之中,操控在自己手里的張君怡而言,現在她的生命竟然受到了威脅,這簡直已經刺激到了她內心最深處的那根神經。

聽聞話筒里傳來的尖銳吼叫聲,張君寒下意識地把手機拿遠一點,他無奈地扶了扶額頭,意味深長地說道:“張君怡,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和謝文東的爭斗先到此為止,現在要以大局為重!”

“我這么做,又是為了誰?如果你有能力,可以讓公司壓過六合、大唐它們,還需要我一個女人去拼命,去拋頭露臉嗎?你現在還在這里說風涼話?你知不知道,就在剛剛,謝文東的人把燃燒瓶扔進我的車里,我差一點就被他給活活燒死了!”

張君寒閉上眼睛,揉著太陽穴。這世上,敢這么和他說話的人,恐怕也只有他這個妹妹了。

等了許久,也沒聽到回音,張君怡高八調的話音再次從話筒內傳出:“你啞巴了,倒是說句話啊!”

張君寒有氣無力地說道:“謝文東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他的人,扔的就不是燃燒瓶,而是手雷了!”

張君怡遇襲的事,他已經聽說了,以他來看,這只是謝文東給張君怡的一次警告,并沒有想真要她的命。

“近期,尤金會來國內,這段時間,我不希望再有任何的意外發生。”

張君寒深吸口氣,沉聲說道:“君怡,你也該有所收斂了!在這么重要的節骨眼上,我們有好幾家公司被查封,這已經讓所有人都對我們產生了不滿,如果你再給我添亂,再惹出麻煩,把這次的生意攪黃了,公司的損失會有多大,你應該很清楚!

“先適可而止吧,對付謝文東,并不急于這一時,以后的機會會有很多!”

“正因為這次的合作要開始了,我才急于把事情搞定……”

“好了,不要再多說了,這次你聽我的,先到此為止。就這樣吧!”說完話,不等張君怡再多言,張君寒已先把電話掛斷。

在他看來,自己的這個堂妹還是太年輕了,太意氣用事,不懂輕重緩急。

能順利除掉謝文東,固然是好,但一次、兩次都不成功,就應該果斷收手,先把精力放在要緊的正事上。

聽著話筒里傳來的嘟嘟忙音,張君怡揮手把話筒甩出去好遠。

她緊咬著牙關,眼中射出暴戾的利光。

張君寒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不管,但這次的事,她絕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今日她所受到的恥辱和威脅,一定要加倍償還回去!誰也別想阻止她!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22 的精彩評論

3 條評論

  1.  沙發# 謝文東 : 2017年07月14日 回復

    小樣,跟我斗?

  2.  板凳# 謝文東說道 : 2017年08月24日 回復

    臭老娘們,別給臉不要臉

  3.  地板# 小壞 : 2018年03月11日 回復

    尤金
    是尤回和金麼?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