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23

番外《拔刺篇》23

減員

早上,洪天集團大廈。

辦公室內,謝文東和東心雷、任長風在吃早餐。

早餐很簡單,就是豆漿和油條,沒有小菜。

一旁開著視訊,視訊的另一頭是三眼,同樣在吃著簡單的早飯。

謝文東喝了口豆漿,說道:“今天,有兩件事。”

聽聞他的話音,三眼和東心雷立刻把手中的油條放下,兩人通過視訊對視了一眼,皆是正襟危坐,三眼還順手把西裝的扣子解開,將領帶松了松。

正低頭吃飯的任長風看眼東心雷,再瞧瞧三眼,搖搖頭,繼續吃他的飯。

謝文東拿起紙巾,擦了擦嘴角,說道:“第一件事,減員。”

視訊這頭的東心雷和視訊那一頭的三眼,再次隔空對望一眼,不約而同的微垂下頭。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基本是永恒不變的道理。

以前有南洪門和青幫這兩大對手在,無論是文東會還是北洪門,都招收了大批的兄弟,幫眾的數量可用數以萬計來形容。

而現在,已沒有南北洪門之分,更無南北洪門之斗,青幫也隨著韓非遠到逃國外,己方人力過剩這個問題便隨之凸顯出來。

私下里,三眼和東心雷也討論過很多次,己方將進行大規模的裁員,這幾乎已成為必然,只是他倆沒想到會來得這么快。

過了片刻,東心雷清了清喉嚨,率先打破沉默,說道:“東哥,當初兄弟們為了社團,出生入死,風里來雨里去的,都不容易,現在用不上他們了,就要把他們都裁掉,這……”

他話沒說完,謝文東面sè一正,反問道:“我有說要把他們都裁撤掉嗎?”

他看了看東心雷和三眼,一字一頓地說道:“即入社團,便為兄弟,這話是我以前說過,現在,以及以后,都將有效。”

“那……那東哥說減員的意思是……”

“社團里,人手過盛是事實,公司里,人手不足也是事實。”謝文東說道:“我盤算了一下,社團里的兄弟,起碼得抽調出六成,轉到公司旗下。”

六成,這么多!三眼和東心雷心頭一震,暗暗咧嘴。

謝文東說道:“兄弟們打打殺殺慣了,現在讓他們坐在辦公室里辦公,恐怕既不適應,也不知道自己該干什么,所以,減員的名單需要盡快擬定下來,然后送他們去進修。”

“進修?去哪里進修?”三眼一臉茫然地問道。

“當然是進大學。”謝文東理所應當的說道。

三眼撓撓頭,低聲嘀咕道:“東哥,這未免也太強人所難了吧,兄弟們哪能考得進大學啊?”如果有那本事,早就去上學了,誰還出來混啊!

謝文東說道:“考不進大學,那就不考,去讀成人、去讀夜校、去讀自考,什么時候進修完了,就什么時候回公司上班,進修期間,所有的學費、生活費,可皆由社團來出,進公司后,兄弟們在社團的薪水不變,另外,再一律增加三成。”

從社團轉到公司,能增加三成的薪水,這可是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從中也能看得出來,東哥非但沒有拋棄這些兄弟,反而還對其照顧有加,可謂是下了血本。

三眼和東心雷聽后,眼睛同是一亮。三眼琢磨了一會,又問道:“東哥,如果有的兄弟畢不了業怎么辦?”

吃飯中的任長風忍不住抬頭看了眼視訊中的三眼,心中嘀咕,你該不會是在說你自己吧?

謝文東想都沒想,斬釘截鐵地說道:“一年畢不了業,社團就養他一年,十年畢不了業,社團就養他十年,如果有哪個兄弟的臉皮夠厚,就是不想學,就是不想畢業,那我就養他一輩子!”

三眼縮了縮脖子,聽得出來,東哥這次是下定了決心!

他頗有顧慮的地說道:“社團的地盤這么大,要照顧的場子這么多,一下子砍掉六成的人手,以后人力只怕會嚴重不足,想來,也會有很多的幫派趁機冒頭。”

謝文東笑了,聳肩說道:“社團畢竟是社團,不是政黨,是見不得光的,我們沒有實力做到一家獨大,就算有那個實力,也不能那么做,正所謂槍打出頭鳥,這個頭,不出也罷。其它的社團想起來,就讓他們起來嘛,但有一點要記住,我們不僅要能壓得住他們,更要能控制得住他們,他們能爬起多高,能處在什么樣的地位,得受我們的控制。”

他的做法,是讓社團往深了扎根,黑道上的事務不是放手不管了,而是由幕前轉移到幕后。

三眼和東心雷點點頭,異口同聲道:“東哥,我明白了。”

稍頓,東心雷說道:“東哥,關于社團減員這件事,我是這么想的,可以先讓兄弟們憑自愿報名,畢竟從社團轉到公司,薪水能增加三成,這不是個小數目,我想,愿意轉到公司的兄弟也應該不在少數。”

無論是文東會還是洪門,只要是正式加入社團的兄弟,薪水都不低,在此基礎上再增加三成,那的確不是個小數目。放到社會里來說,那也算是中高薪階層了。

謝文東想了想,點頭應道:“可以。”

“如果自愿報名的兄弟不夠六成呢?”三眼問道。

“那就由上至下的強行轉型。”

“如果有的兄弟心里不愿意,若是非逼著他轉型,他就要退出社團呢?”三眼又問道。

他問的這個是很實際的問題,有些兄弟加入社團,真的不是為了錢,就是因為喜歡,給他再多的錢,他也不愿意走。

謝文東抬起手指,敲了敲額頭,說道:“如果有立場這么堅定的兄弟,還是需要把他留在社團里,不過,這也需要你們去做思想工作。”

稍頓,謝文東意味深長地說道:“我們現在做的,不是兔死狗烹,鳥盡弓藏,卸磨殺驢,而是在防患于未燃。

“社團里上上下下,有多少的兄弟,你二人心里都很清楚,這么多的人,遍布全國各地,這么大的組織,嚴謹、系統又有紀律性,上面的人又怎會不忌憚?如果我們自己不裁員,恐怕用不了多久,上面的刀也會砍在我們的身上,逼著我們強行割肉,若是走到了這一步,我們自身的損失就太大了。

“自行減員,既是做給上面看的,也是我們保存實力的一種手段。裁掉的兄弟們,并沒有散,而是轉移到了公司,當社團有需要的時候,還可以第一時間把這些兄弟們統統都召集回來,社團的實力非但不會受減員的影響,反而還會在暗中茁壯成長,變得更加強大。”

謝文東的核心思想是,飛鳥盡了,良弓可以藏,但絕不能棄。

說白了,他是把社團看成了軍隊。軍隊的規模太大,難免遭人忌憚,讓人覺得受到了威脅,裁軍只是個表象,而被裁掉的人,其實都轉變成了預備役。

這就像中國當年裁軍一樣,原本幾百萬的軍隊,被裁成現在的兩百多萬,看起來軍隊數量是大大減少了,但中國卻又弄出來一百多萬的武警。

武警的名字雖然叫武裝警察,可實際上又受中央軍委的領導,受正規化的軍事化訓練,遵守軍隊的條令條例,真到了戰爭需要的時候,這一百多萬的武裝警察,其實可以直接轉變成軍隊,頂到前線去。

謝文東現在做的,和中國當年的做法,其實采用的都是同一個策略。

看起來像是自己給了自己一刀,又是放血又是割肉,實際上,只是拖了一件衣服,暫時放進了衣柜里而已,在需要用到它的時候,隨時可以把這件衣服從衣柜里拿出來,繼續穿在身上,披掛上陣。

三眼和東心雷也都不是死板腦筋的人,兩人一點就透,雙雙點頭應道:“東哥,我們明白該怎么做了。”

“不管是留在社團里,還是轉到公司,多讀點書,總是沒有壞處的。”謝文東意味深長地說道。

“是,東哥說得對。”三眼和東心雷都還在琢磨減員這件事,兩人對謝文東的話也只是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謝文東撇了撇嘴角,加重語氣道:“我重點說的就是你倆。”

三眼和東心雷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連咳了幾聲,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滿臉的尷尬。

吃飯中的任長風,表面上不動聲sè,慢條斯理地嚼著油條,但放于桌下的手卻慢慢掏出手機,給下面的兄弟們群發一條短信:以后,都給我認真讀書!別整天擺出一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樣子。

“好了,我們現在說第二件事,毒品生意,我們現在得考慮,要有計劃的進行縮減……”

視訊會議還在繼續,任長風傳出的信息,第一時間傳到了隔壁。

辦公室的隔壁,有兩個辦公區,右邊的辦公區是秘書區,左邊的辦公區是保鏢區。

秘書區里,謝文東的直屬秘書,就多達五人,三男兩女,助理更是有十好幾個。

保鏢區里,除了五行兄弟外,還有十幾個長年跟在謝文東身邊的貼身兄弟。

不過五行兄弟大多時候都不在這里,偌大的辦公區,便是他們這十幾人的天下了。

眾人在辦公區里正個忙個的,有的在玩撲克,有的在玩電腦游戲,還有的人在健身鍛煉。

突然,人們的手機一同發出嘀嘀的聲響,人們拿出手機低頭一瞧,皆看到了任長風發來的那條信息。

人們看罷,面面相覷,皆是滿臉的莫名其妙,不明白風哥這又是抽的哪門子的風。

其中一名大眼睛的青年笑嘻嘻地說道:“好端端的,風哥怎么自我檢討起來了。”

其他眾人聞言,皆忍不住笑出聲來。另一名青年樂道:“風哥的耳朵可尖著呢,在背后這么說風哥,小心讓風哥聽到,活剝你的皮!”

任長風高冷,生性如此,但在私下里,和兄弟們也打打鬧鬧慣了,彼此的關系都很親近。

大眼睛青年從記事本上撕下一頁,團了團,揮手向另名青年扔了過去。后者早有防備,手掌向外一揮,紙團斜著彈開,打在不遠處的一名大漢身上。

那名大漢反應也快,在紙團快要落地的時候,他猛然用腳尖一挑,紙團又再次飛了出去。

這顆紙團,在辦公區內飛來飛去,但就是不落地,眾人也玩得不亦樂乎。

當紙團飛向燕九的時候,他用頭把紙團頂向一名光頭大漢那邊。

旁人都在玩,只有他捧著一本書看得認真,紙團打在他的身上,他也毫無反應,啪的一聲,紙團滾落掉地。

見狀,眾人皆大失所望,齊齊發出噓聲,又個忙個的去了。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23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