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24

番外《拔刺篇》24

聘請

燕九氣呼呼地罵了一聲:“媽蛋!”他沖著光頭大漢說道:“挺大腦袋,對,就說你呢,別看別人,你怎么這么掃興啊!”

光頭大漢抬頭,先是看了看四周,最后對上燕九不滿的目光,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叫石俊生,不叫挺大腦袋!”

聞言,周圍有好幾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石俊生,很漂亮的名字,只不過和這位光頭大漢不太搭邊。

他的模樣倒也生得不太難看,就是一顆比旁人大了好幾圈的腦袋格外的醒目,更醒目的是,他還剃了個大光頭,如果有陌生人走進辦公區里,第一眼注意到的人肯定就會是他。

“小九,如果你再這么叫我,我可就生氣了!”石俊生的臉上帶著憨厚,一本正經地說道。

“好了好了,大頭,以后我不叫你挺大腦袋了!”燕九露出一副以后我會注意的樣子。

周圍的人都在笑,石俊生卻未聽出來問題,又低下頭,繼續看書。

燕九窮極無聊地向后倚靠,仿佛一灘爛肉似的癱在椅子上面,嘆道:“今天不會又什么事都沒有吧,好無聊啊!”

周圍的眾人也都是心有戚戚焉,紛紛長吁短嘆聲。

燕九抱怨了一會,目光又落到石俊生身上,笑嘻嘻說道:“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人有雨傘,我有大頭!”

眾人聞言,又好氣又好笑,有名青年翻著白眼說道:“小九,你這嘴巴可真夠碎的!”

自從燕九加入進來之后,辦公區里就很少有安靜下來的時候,哪怕沒人跟他聊天,他自言自語都能說得一包勁。

燕九嘿嘿一笑,起身走到石俊生近前,拍拍他肩膀,問道:“大頭,你看什么書呢?”

石俊生抬頭瞅了他一眼,說道:“工業企業實用會計!”

“你能看得懂?”

“不能。”

“那你還看!”

“剛才風哥不是說了嗎,讓我們多讀書。”

“……”燕九無語凝噎,憋了一會,他再次拍拍石俊生的肩膀,嘆道:“大頭,你可真聽話啊!”

石俊生沒有理他,繼續專心致志地看書。燕九將剛才落地的紙團撿起,揚頭說道:“兄弟們,咱們繼續!”

一顆小小的紙團,卻讓這些平日里冷酷無情、殺人不眨眼的社團精英們,玩得興高采烈,不亦樂乎。就在眾人一邊打著紙團,一邊齊聲喊道:“一百零五、一百零六、一百……”

這時候,任長風從外面走了進來。頓時間,辦公區里安靜下來,在空中彈來彈去的紙團,也終于掉落到地上。

任長風掃視了眾人一眼,又看看地上的那顆紙團,面無表情地說道:“都玩得挺開心啊!”

一句話,讓在場眾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回到各自的座位上。任長風在辦公區的走道里走了一圈,最后在石俊生身邊站定,說道:“你們都學學石頭,你們在玩的時候,只有石頭一個人在看書。”

他瞪了眾人一眼,低頭柔聲問道:“石頭,看什么書呢?”

石俊生急忙把手中的書遞給任長風。

后者接過來,磕磕巴巴地念道:“工業企業實用會(hui)……會(kuai)計。嗯,挺高深的,能看懂嗎?”

石俊生騰的一下站了起身,震聲說道:“看不懂!”

在場的眾人嘴角抽動,一個個都險些憋成內傷。

任長風干咳了一聲,又不滿地瞪了眾人一眼,訓斥道:“你們都笑什么?就是因為不懂,所以才要看,懂了還用再看嗎?”

“子曰:溫故而知新……”

任長風手指著燕九,大聲道:“你就話多!”

燕九嚇得一縮脖,不敢再接話。

任長風又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剛才在視訊會議上,東哥提出來,近期社團要裁員,有六成左右的兄弟將離開社團,轉到公司去上班。”

這句話,就如同一顆深水炸彈,讓在場眾人頓時間再無絲毫的嬉笑之意,人們面sè同是一正,驚訝地面面相覷。

燕九喃喃說道:“減員六成的兄弟,怎么,怎么一下子要減員這么多人啊?”

任長風問道:“你們想做這六成兄弟中的一員嗎?”

“不想!”眾人異口同聲道,回答得干脆。

“既然不想,以后就多向石頭學學,沒事的時候,多看看書,對你們又能有什么壞處?你們都互相看一看,一副副沒文化的蠢樣子,你們自己看了不上火,我看了都上火。”

燕九撓撓臉頰,低聲嘀咕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任長風回頭指著自己的鼻子,嘴巴本已經張開好大,最后又慢慢合上了。

他不再就看書的事多言,話鋒一轉,說道:“社團減員的事,上面有老雷負責統籌,下面也需要有人去巡視,明天,我就得離開G市,我不再期間,你們的主事人就由……就由石頭暫時來擔任。”

眾人瞪大眼睛,就因為石頭剛才看了這么一會書,就把他升官了?人們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石俊生身上,都以為以他憨厚的性格,肯定會拒絕,沒想到,石俊生騰的一下再次站了起來,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畢恭畢敬地向任長風深施一禮,拍著胸脯說道:“風哥放心,風哥不在期間,石頭一定會保護好東哥,照顧好大家!”

“嗯!”任長風對他的回答很是滿意,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坐下吧!”說著話,他又環視眾人,邊用手指點著一旁的桌案,邊意味深長地說道:“能坐在這里的人,沒有誰是傻子!當別人是傻子的人,往往他在人家的心里才是真正的傻子!”說完,他揮揮手,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繼續干活吧!”說完,他轉身離去。

辦公區里,一片安靜。許久,人們的目光在再次投向石俊生,那一道道復雜的小眼神,像刀子似的在他身上亂飛。

一名青年率先站起身,向外走去,路過石俊生身邊的時候,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挑起大拇指,贊道:“高!”

石俊生茫然地抬起頭來,不解地看著他。青年剛走過去,另有一名青年上前,依舊是拍他后背一下,挑起大拇指:“厲害!”

“真人不露相!”

……

燕九是最后一個,走到石俊生近前,也是挑著大拇指:“深藏不露,大智若愚。”后面又補了一句:“不過你還是挺大個腦袋!”

石俊生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站起身,問道:“你們……你們都去哪啊?”

“吃飯去!”走在后面的人頭也不回地向后揮揮手。

“也……也帶我一個啊!”石俊生忙道。

“你可快看你的書吧!”這回眾人是異口同聲道。

“……”

————我是突然出現在你面前的分割線————

張君怡家。

周末,張君怡不用上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在看報紙,青年助理從外面走了進來,到了她近前,低聲說道:“主任,人來了。”

張君怡放下手中的報紙,說道:“讓他進來。”

“是!主任!”青年助理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時間不長,一名青年被他從外面帶了進來。

青年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不高,相貌清秀,身上的衣服很普通,看上去已有些年頭,顯得陳舊,不過洗得很干凈。

張君怡坐在沙發上,微微歪著頭,打量著青年。青年則是好奇地東張西望,環顧四周,對別墅里的擺設,看什么都挺好奇的。

“你叫什么名字?”看他站在原地,腦袋轉了轉去,向四周看個不停,張君怡率先打破沉默,問道。

青年的目光終于落到張君怡身上,一對晶亮的眼睛,看起來干凈又清澈。

他的目光在張君怡身上停留不到三秒鐘,便落到茶幾的果盤上,幾只果盤里擺放的水果都不少,其中有好幾種水果他以前連見都沒見過。

許久都等不到他的回話,張君怡微微蹙眉,她忍不住看向站于一旁的青年助理。

青年助理當然察覺到張君怡的不滿,他清了清喉嚨,說道:“單先生,主任在問你話呢!”

過了一會,青年才回過神來,目光再次看向張君怡,說道:“我叫單戰。”

“單戰!”張君怡琢磨著他的名字,疑問道:“你是單老的?”

“徒弟。”青年補充道:“我是二……二徒弟,我上面還有位師兄,叫單英。”

他說話時有些小結巴,并不明顯,但對于張君怡來說,卻是大失所望。她笑了笑,說道:“我以為,單老就算不親自出馬,也會派來一個像樣的人,結果,只派來一個孩子。”

在張君怡眼中,這位叫單戰的青年實在太年輕了,或許長年待在山里的關系,不善于溝通交流,看起來又不諳世事,完全是一副土包子的模樣。

單戰聞言,正sè說道:“我已經二十六歲,不再是個孩子。”

張君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見他說話時,眼睛不停掃向茶幾上的水果,她隨手指了指,說道:“果皮看起來像蛇皮的果子,它叫蛇皮果,那個看起來像佛頭的果子,叫釋迦,都是熱帶水果。”

“哦!”單戰一本正經地應了一聲。

“想吃嗎?”張君怡拿起一顆蛇皮果,拋了拋,問道。

“嗯,想吃。”單戰看著她手中的蛇皮果,還咕嚕一聲,吞了口唾沫。

張君怡說他是個孩子,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倒也沒說錯,他不通人情世故,也不懂得在人前掩飾,心里的想法都在臉上表現出來,往好聽了說,叫淳樸,往難聽點說,就是個心智未開的小傻子。

她把手中的蛇皮果放回到果盤里,雙臂張開,慵懶又隨性地搭在沙發的靠背上,慢悠悠地說道:“我這里的水果,可以隨便你吃,但前提是,你得向我證明,你有本事吃得掉它們。”

隨著她的話音,在大廳的四根柱子后面各走出一名彪形大漢。

單戰向他們四人掃了一眼,目光又落回到果盤上,似乎這四人的突然出現,完全沒有那幾盤水果對他有吸引力。

“你很愛吃。”張君怡含笑道。

“師父說,貪食不好,是習武之人的大忌之一。”單戰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但你還是很愛吃。”張君怡眨著眼睛。

“嗯……嗯。”單戰很誠實地點下頭。

突然之間,張君怡倒是有點喜歡眼前這個傻乎乎的青年了。她抬手指了指站于柱子旁的四名大漢,說道:“你不要小瞧他們,比如他(她指著其中的一名漢子),乃是太極拳高手……”

她話沒說完,單戰說道:“我練的是形意拳。”

張君怡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自己在介紹太極拳的高手,可他卻突然蹦出個形意拳。她不動聲sè地問道:“所以呢?”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24 的精彩評論

1 條評論

  1.  沙發# 任長風 : 2017年08月24日 回復

    坐沙發嘍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