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25

番外《拔刺篇》25

高手

單戰聳聳肩,不以為然地說道:“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

聽聞他的話,被張君怡指著的那名漢子眼中射出兩道精光,直勾勾地盯著單戰。

張君怡噗嗤一聲樂了,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不是你的對手?”

單戰說道:“他不行,他們四個都不行。”

“還沒有動手過招,你就知道他們都不是你的對手?”張君怡挑起眉毛。

“只要在氣勢上壓不倒我,他們就不行。”

“不妨試一試。”那位練太極拳的大漢開口說話:“嘴上功夫了得的人,我見得多了,是騾子是馬,先拉出來溜溜。”

張君怡含笑點點頭,說道:“我覺得這話說得不錯,單戰,只要你能打得贏他們四人,無論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哪怕是天上的星星。”

單戰樂了,問道:“當真?”

“當然。”

“好,我就要那些水果。”單戰看了一眼茶幾上的幾只果盤,而后轉身向練太極拳的漢子走了過去。

那名漢子也不含糊,迎著單戰,走上前去,當兩人之間只剩下兩步遠的時候,才雙雙站定。

漢子拱手道:“張峰!”

單戰也是抱拳拱手,說道:“單戰!”

他話音剛落,腳下突然一個墊步,人已到了張峰的近前,右臂的胳膊肘順勢頂向張峰的面門。太快了!單戰的身法和出手,快到讓人有目不暇接之感。

原本慵懶坐在沙發上的張君怡,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身,身子前傾,目不轉睛地看著打斗中的二人。

張峰也沒想到單戰的速度會這么快,他本想使出四兩撥千斤的技巧,可是根本來不及,他只能抬起手掌,擋在自己的面前,硬接單戰的重擊。

啪!單戰的肘攻被張峰勉強接下,后者被震得連連后退,他的身形還未穩住,單戰又是一個墊步,人再次到了張峰的面前,拳頭由下而上的擊出。

這一記上鉤拳,又快又突然,張峰再也閃躲不開,被這拳正打在下巴上。

隨著骨頭破裂特有的脆響聲,張峰的身子都明顯向空中彈起一截,而后仰面朝天的摔在地上,鼻孔里滲出血絲,嘴巴里全是血。

他人躺在地上,四肢抽搐了幾下,很快便沒了動靜。

此情此景,讓坐于沙發上的張君怡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她呆愣片刻,向青年助理甩下頭,后者快步上前,先試了試張峰的鼻息,再摸摸他的脖頸,臉sè頓是一變,向張君怡緩緩搖下頭。

被張君怡高薪聘請來的太極拳高手,竟然和單戰只打了一個照面,便被他一拳給打死了,他究竟還是不是人啊?青年助理看著單戰,目光發直,面露驚sè,過了許久,他目光緩緩下移,特意看了看他的拳頭。

單戰的拳頭,拳鋒有一塊塊的凸起,連手指的關節處,也有一塊塊的凸起,那些都是長年練拳,硬磨出來的老繭。

兩名青年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將張峰的尸體抬出別墅。單戰撓了撓頭發,對張君怡說道:“我不知道,他這么不抗打!”

他話音剛落,另有一名大漢從腰間快速抽出兩把匕首,先是亮出個起手勢,而后,他倒握著雙匕,向單戰拱手抱拳,說道:“我叫李文慶,請賜教!”

單戰看了看他手中的雙匕,抱拳道:“請!”

“亮出你的武器!”

“沒有。”

李文慶聞言,皺了皺眉頭。單戰提起雙拳,說道:“拳頭就是我的武器,隨便什么東西,都可以作為武器。”

聞言,李文慶斷喝一聲,手持雙匕,向單戰箭步沖了過去,手中的匕首,惡狠狠地刺向他的左右胸口。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單戰竟然一個墊步,迎著匕首的鋒芒直撞過去。

當匕首的刀尖馬上要近身的時候,他雙拳向上齊出,先打在李文慶持刀的雙臂上,讓他的兩只胳膊不由自主地向上揚起,匕首也隨之刺偏了方向,鋒芒從單戰的頭頂上呼嘯而過。

都不等李文慶收招,單戰揚起的拳頭猛然向下砸去,正中李文慶的頭頂,嘭,那一瞬間,李文慶就覺得自己仿佛挨了一悶棍似的,兩眼發黑,雙耳嗡嗡作響,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他快,單戰的速度更快,一個墊步踏出,整個人躥出能有一丈遠,瞬間就到了李文慶的近前,借助沖刺的慣性,一拳向前直擊,打在李文慶的胸口上。

咔嚓!胸骨的斷裂之聲,清晰可聞,李文慶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不招不架,就是一下!這便是形意拳的精髓。沒有花架子,沒有虛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最強的力量,進攻人體的中路要害,這便是形意拳的宗旨。

單戰的招法談不上有多精湛,他剛才所用的幾招就是形意拳中的十二洪錘,這是很多剛入門的人都會的拳路。但由他使用出來,威力卻大的驚人。

就拿形意拳中很簡單也是最基礎的墊步來說,它考驗的是人體瞬間的爆發力,尋常的形意拳高手,墊步能躥出一米、兩米就已經很不錯了,可單戰的墊步,一下子能躥出一丈開外,而且很輕松就做到了。

如果單看他的外表,很難讓人相信,在這副并不算高大魁梧的小身板里,竟然凝聚著如此強大的爆發力。

一拳殺一人,兩拳殺兩人,如果說第一次的對決是對方大意了,那么這二次的對決,可以說完全體現出了單戰的實力。這兩場對決,也讓單戰技驚四座。

早已站立起來的張君怡怔住良久,突然拍起巴掌,撫掌大笑起來,問道:“單戰,你練拳練了多久?”

單戰說道:“我六歲練拳,已……已經有二……二十年了。”

“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看來這話說得還真有道理啊!”

她向茶幾上的果盤揮了揮手,說道:“這些,都是你的了。”說著話,她又向青年助理揚下頭。后者會意,從一旁拿出兩只旅行包,一并放到茶幾上。

等單戰走到近前后,青年助理把兩只旅行包的拉鏈打開,里面裝著的是滿滿的百元鈔票,粉紅一片。

張君怡拍了拍一個旅行包,說道:“這個,是送給單老的,你拿回去,孝敬師父。這一個,是送給你的,有了錢,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買得到。”

單戰對鈔票的興致不大,他從小到大,都住在深山老林里,即接觸不到錢,也用不到錢,他抓起一顆蛇皮果,先拿在手中看了看,而后隨意的向衣服上蹭了蹭,張嘴就咬。

張君怡發出咯咯的笑聲,把他攔住,接過他手中的蛇皮果,剝掉外面的果皮,而后遞還給單戰,柔聲說道:“這個要剝皮吃。”

單戰看著掌心里白白的果肉瓣,嘀咕道:“這看起來像是大蒜。”

青年助理在旁忍不住笑了一下,說道:“但比大蒜好吃多了。”

單戰掰下一瓣,放入口中,嚼了兩口,不由得大點其頭,沖著張君怡咧嘴笑道:“是比大蒜好吃!”

“單戰。”

“嗯?”

“我需要你幫我去做一件事。”

單戰的嘴巴里塞滿了果肉,他囫圇不清地說道:“你剛才說,我就算想要天下的星星,你都會給我,是在糊弄我吧?”

張君怡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把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從衣內提出來一條項鏈,解開,遞給單戰,說道:“等你幫把我交代的事情辦妥了,這個就送給你。”

單戰好奇地接過項鏈,項鏈的白金的,墜子也是白金的,做成了球形,表層有很多的鏤空,看起來像是顆玲瓏球,不過撞在里面的卻是顆黑sè的小石頭。

張君怡含笑講解道:“里面裝著的,是塊隕石的碎片,經探測,這塊隕石已經有上百億年了,比地球的年紀都要大。隕石沒有落在地球之前,它就是天上的星星,我說可以把星星送給你,不是在糊弄你吧!”

單戰驚訝地張大嘴巴,仔細看著項鏈墜子里面的小石頭,喃喃說道:“原來這就是隕石,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隕石。”

又看了一會,他把項鏈遞還給張君怡,說道:“師父常說,山外的人都很狡詐,嘴里明明說的是一,心里想的卻是二。你不一樣,你沒糊弄我,你的事,我幫你辦了。”

張君怡抿著笑,低頭看著單戰遞回的相項鏈,并沒有伸手去接,說道:“你也不錯,我很喜歡,這條項鏈,現在就送你了。”

單戰大搖其頭,說道:“我不要了。”

“為什么?你不是很喜歡嗎?”張君怡不解地問道。

“君子不奪人所愛。”單戰正sè道。

“哈哈!”張君怡仰面而笑,把單戰的手拉過來,將項鏈放在他的掌心里,說道:“現在,它就是你的了!”

見單戰還要推辭,張君怡固執地握緊他的手,意味深長地說道:“再珍貴的物件,它也是死的,而人卻是活的,你比它重要。”

張君怡這番話的意思是,再怎么珍貴的東西,它終究也是死的,是可以用金錢來做出衡量的,而人卻是活的,只要有本事,便可以創造出無限大的價值,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就價值而言,像單戰這樣的人才,要遠遠大過這么一條項鏈。

單戰聽不出那么多的話外之音,他只明白一點,張君怡對他是真心好,他想要什么,她就會給他什么。

他看著手中的項鏈,手指慢慢握緊,抬起頭來,對上張君怡的目光,一字一頓地說道:“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張君怡笑了,這是她最近這段時間里,聽到的最動聽的話。她側頭說道:“小趙。”

青年助理走上前來,躬身說道:“主任。”

“你去安排一下住處,再派人帶著小單到商場逛一逛,喜歡什么就買什么。”

“好的,主任!”青年助理向單戰擺擺手,說道:“單先生,這邊請!”

青年助理把單戰帶走,看到還有兩名大漢臉sè難看地站在大廳里,張君怡什么話都沒說,向他二人揮下手,兩名大漢耷拉著腦袋,走出別墅大廳。

剛才對陣單戰,他二人卻連出手都沒敢出手,這也讓他倆的確難以抬起頭來。

時間不長,青年助理返回,他來到張君怡身旁,低聲說道:“主任,我看這位單先生很不簡單啊!”

他們請來的可不是尋常的練家子,而是練家子當中的高手,可在單戰面前,完全是不堪一擊,單戰的實力可見一斑。

張君怡嘴角勾起,笑了笑,說道:“看來,這次我們總算是找對了人。”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25 的精彩評論

1 條評論

  1.  沙發# 謝文東說道 : 2017年08月24日 回復

    善戰!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