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26

番外《拔刺篇》26

搶人

青年助理有些擔憂地說道:“我唯一擔心的就是,此人的腦子似乎有些不太靈光。”

張君怡笑了,說道:“人倒是不傻不笨,就是與世隔絕的日子過得太久了,適應一段時間就好。”

“但我們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給他去適應。”

“嗯。”張君怡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沉吟片刻,揚手說道:“別安排他一個人去做事,多派些人手,照顧著他點。我相信,多磨練幾次,這把利劍,可無堅不摧!”

“我明白了。”

張君怡站起身形,說道:“走。”

“主任要去哪?”

“回趟老宅。”

張君怡和父母并沒有住在一起,他父母所住的別墅,一直都被她稱之為老宅。

她深吸口氣,目光深邃地說道:“以前,是我太低估了謝文東的實力,而這一次,我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再被他鉆了空子。”

稍頓,她問道:“我記得我們在阿德萊德還有幾處房產吧?”

“是的,主任。”

“正好,這段時間,就讓我爸媽去那邊好好度個假。”張君怡深吸口氣,邁步向外走去。

青年助理緊隨其后,喃喃說道:“我覺得還是去歐洲度假更好一些,名勝更多……”

H市,周末。

彭玲待在家里,無所事事。

她現在住的別墅,是謝文東送她的,說是他倆的新家,可惜,謝文東住在這個新家里的天數,屈指可數,尤其是最近,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回來了。

她從房間里出來,剛走到一樓的客廳,正在練瑜伽的文姿立刻站了起來,問道:“玲小姐,你要去哪?”

彭玲待在家里并不算孤單,至少還有文姿在一直陪著她。

她說道:“我想出去逛逛。對了,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玲小姐,聽起來太別扭。”

文姿點頭應了一聲,說道:“玲小姐等我換身衣服,我陪你一起去!”

彭玲無奈地嘆口氣,文姿哪里都好,就是固執的令人無語。她擺手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出去走走就行。”

“沒關系的,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氣。”文姿的動作飛快,健步如飛的跑回自己的房間。

沒用上五分鐘,文姿穿著一身套裝從屋里快步走了出來,對彭玲一笑,說道:“玲小姐,我們走吧!”

長時間的相處,讓彭玲和文姿之間早已變得熟的不能再熟。

邊往外走,彭玲問道:“你擔心我一個人出去會有危險?”

青幫垮了,南洪門也沒了,看起來黑道上的紛爭似乎已經結束,但謝文東卻滯留在南方,遲遲沒有回來,這只有一種可能,就算沒有新的敵人出現,至少也是有新的麻煩了,文姿不得不小心一些。

她笑了笑,親密地挽著彭玲的胳膊,說道:“就算真遇到了危險,當然也有我們的彭大警官挺身而出,哪里還需要用到我啊?”

彭玲無奈地搖搖頭,任憑文姿摟著,說道:“顧左右而言它的本事有進步。”

文姿干笑了兩聲,率先坐進MINI車內。彭玲則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

她啟動汽車,問道:“彭大警官想去哪散心?”

見彭玲托著下巴琢磨著,好半晌沒有回話,文姿笑道:“要我說,實在不知去哪的話,就去商場購物,這是最好的選擇。”

彭玲噗嗤一聲笑了,說道:“就聽你的。”

“出發!”文姿甩手,帥氣地打了個響指,開動汽車,出了別墅。

路上,彭玲問道:“小文,你知道文東現在在忙什么嗎?”

文姿正sè說道:“東哥接手洪天集團,要忙的事情可多了。玲小姐或許還知道洪天集團究竟有多大,光是旗下的子公司,就有數十家,分公司和掛在公司名下的產業,更是多到數不勝數,如果要把每一處產業都巡視一遍的話,沒個三五年都巡視不完呢。”

就在文姿滔滔不絕的時候,彭玲突然打斷道:“你說,文東以后會和金蓉結婚嗎?”

文姿愣了一下,張開的嘴巴慢慢閉上,這個問題,可算是讓她最難回答的問題了。隔了一會,她小心翼翼地說道:“我覺得,在東哥的心里,還是最喜歡玲小姐的。”

“喜歡又有什么用,真心相愛的人,到最后也未必會在一起。”彭玲扭頭看向車窗外,眼中閃過一抹哀sè。

文姿暗嘆口氣,她很想開導彭玲,但又不知道該說什么能讓她的心情好過一點。她說得再多,哪怕是千言萬語,也頂不過謝文東說的一句話。

兩人在商場里逛了一下午,衣服、鞋子、包都買了不少,其中一大半都是文姿的。彭玲的生活很簡單,不喜歡太奢華的東西,那也與她的工作不相符。

傍晚的時候,兩人在餐廳里吃的飯,出餐廳時,已是晚間八點多。

彭玲提議,再去酒吧里坐坐,文姿本想拒絕,但這一整天彭玲都是郁郁寡歡、悶悶不樂,她把拒絕的話又咽了回去,隨即笑呵呵地點頭應了一聲。

兩人去的酒吧是文東會旗下的場子,在這里喝酒,文姿還是比較放心的。

彭玲和文姿都很漂亮,兩人在酒吧里剛坐下,便有人過來搭訕。文姿很認真地擔負起護花使者的責任,來一個,她擋一個,來兩個,她擋一雙。

有文姿在,彭玲倒是也省心了,放心大膽地喝著酒。

一個人若存心想把自己灌醉,很容易,彭玲連喝了幾杯酒后,面頰已是紅撲撲的,頭腦也有些發暈,平日里掛在臉上的冰冷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迷人的媚笑。

她倒是放開了,可文姿卻如坐針氈,見四周不時有不懷好意的目光向自己身邊掃過來,她擔心彭玲若再喝下去,不知得引來多少的狂蜂浪蝶。

當彭玲拿起杯子,準備繼續豪飲的時候,她搶先一步,把她手中的杯子搶走,說道:“玲小姐,你不能再喝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她話音未落,一名青年向她二人徑直地走了過來,路過她倆的時候,青年片刻未停留,只不過順手把彭玲的手腕扣住,什么話都沒說,拉起她就往外走。

突如其來的力道,讓彭玲差點撲倒在地上,她身形不穩地踉蹌了一步,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后,她出于本能的反應,另只手反扣住那名青年的手腕,用力向外一掰,使出個擒拿手。

想不到她竟然還會些身手,那名青年有些意外,他嘴角勾了勾,手臂茫然一震,把彭玲的手掌輕而易舉的震開,扣著她的手腕不松,繼續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文姿終于反應過來,拍案而起,沖著附近的服務生大聲叫道:“攔住他!”

兩名不遠處的服務生快步走了過來,擋在青年的前方,冷聲說道:“兄弟,放開她,她不是你能碰的!”

青年笑了,反問道:“如果我今天就……就是要帶她走呢?”

兩名服務生眼睛一瞇,不約而同地說道:“那你是找死!”

說話之間,一名身材高壯的服務生來到青年近前,二話不說,一拳向他的面門直擊過去。青年不躲不閃,迎著服務生的拳頭,也直擊出一拳。

嘭!咔!

他二人的拳頭撞在一起,青年沒怎么樣,反觀那名服務生,五根手指都被撞變了形,看上去,起碼得有三四根手指被折斷。他一邊嘶喊嚎叫著,一邊踉踉蹌蹌的連連后退。

另名服務生見狀,二話不說,操起旁邊桌子上的一只空酒瓶,對準青年的腦袋,全力砸了下去。他明明出手在前,青年出手在后,但青年的拳頭卻先一步打在他的胸口上。

啪!

這名服務生悶哼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落地后,再看他,胸口處有塊明顯的向下凹陷。

青年一出手,連傷兩人,這下酒吧里可亂了,在場的客人們紛紛驚叫著,爭先恐后的向外跑。

青年倒是也想趁機拉著彭玲,一并跑出去,但猛然間,背后惡風不善,他想都沒想,回身就是一腳,橫掄出去。

咔嚓!

文姿掄過來的椅子,被青年踹了個粉碎,她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兩步,感覺自己的兩只手就如同過了電似的。她手中的椅子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兩根椅子腿。

“你是什么人?”她目光如電,緊緊盯著青年,冷聲問道。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眼前這名青年帶給她的壓迫感,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文姿明白,自己這次是遇到了強敵。

青年看了看文姿,嘴角上揚,說道:“我不想殺女人,識趣的,就讓開。”

雖然對方帶給她無與倫比的壓迫感,但文姿并沒有退縮。她凝聲說道:“你放開她,我自然會讓開!”

“如果我不呢?”

“那你就別想走了!”這話不是文姿說的,酒吧的里面走出來十多名青年。

為首的一人,穿著馬甲,里面赤膊,露出粗壯的手臂,還有胸前大片的紋身。他從后腰抽出開山刀,邊向青年走過去,邊看向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那名服務生。

看清楚了服務生胸前的凹陷后,他目光頓是一冷,臉sèyīn沉地轉目看向青年,說道:“現在,就算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不等青年開口說話,他一揮手中刀,喝道:“給我剁了他!大卸八塊!”

他一聲令下,在場的十數名青年一同拔出片刀,把青年周圍的桌椅推到一旁,然后人們高舉著片刀,向他一同圍攻過去。

見四周的眾人來勢洶洶,刀光劍影,青年終于把彭玲的手腕松開,他身形一晃,突然躥到兩名青年的近前,雙拳擠出,別分打在兩名青年的胸口。

他的動作太快,以至于那兩名青年都沒看清楚怎么回事,人已經向后倒飛出去,落地后,哇哇的各噴出一口老血,躺在地上,身子直抽搐。

青年沒有再多看他二人,身形躍起,分向三個分向,快如閃電般的連續點出三腳。

嘭、嘭、嘭!

他的每一腳都沒有踢空,隨著三腳過后,又有三名大漢倒飛出去,爬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青年出招的速度和力道,都強猛得令人咋舌。文姿拉起還有些晃神的彭玲,急聲說道:“我們快走!”

也不等彭玲做出反應,文姿拽著她的胳膊,飛快地向酒吧外面跑去。

她二人剛剛跑出酒吧,突然間,就聽嘩啦一聲巨響,酒吧的窗戶破碎,從里面飛出來的一個人,混在玻璃碎片當中,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飛出來的這位,正是為首的那名青年頭目。此時,他滿頭滿臉都是血,臉頰上,還插著好幾塊破碎的玻璃渣。

顯然,他是腦袋撞碎了窗戶飛出來的。此時,彭玲業已酒醒大半,看清楚那名青年的慘狀,她臉sè不由得大變。

她二人還沒做出反應,從酒吧的窗內,箭步躥出一人,正是剛才要搶走彭玲的那名青年。

躺在地上的頭目看到他,嘶吼一聲,顫巍巍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掄起開山刀,踉踉蹌蹌地向他撲了過去。

他剛到青年的近前,后者一腳蹬了出去,正中他的面門。

咔嚓!站于附近的彭玲和文姿都清楚的聽到頭目頸骨折斷的脆響聲。

青年面無表情地邁過頭目的尸體,直奔彭玲和文姿走過去,同時抬手指了下彭玲,說道:“我今天只要帶她走!”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26 的精彩評論

1 條評論

  1.  沙發# 唐寅 : 2019年01月07日 回復

    我又要出場了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