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39

番外《拔刺篇》39

翻臉

張君寒的發問,讓議論紛紛的會場,立刻變得寂靜下來,眾人的目光也齊刷刷地落在梁騰飛身上。

梁騰飛拿出金sè的煙盒,打開,從里面抽出一支雪茄,點燃,吸了一口,慢悠悠地說道:“我剛才說過,尤金對我們的情況還算滿意。”

說到這里,他頓住,挑起眼簾,目光如炬地看向張君寒,問道:“君寒,你覺得我為何要加個‘還算’二字?”

張君寒和坐在他旁邊的張君怡同是皺起眉頭,目光幽深地看向梁騰飛,等他繼續說下去。

梁騰飛把玩著手中的打火機,毫無預兆,他猛然把打火機摔在桌子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打火機在桌面上都彈起多高。

在場眾人,身子也隨之同是一震,臉sè頓變。

梁騰飛用夾著雪茄的手直接指向張君寒,說道:“就他媽是因為你,因為你們昊天金控!昊天金控的近況,還用我在多說什么嗎?惹出一屁股的麻煩,誰還愿意讓你們沾邊,誰還敢讓你們沾邊?”

張君寒坐在椅子上,放于桌案上的拳頭握得咯咯作響。

梁騰飛深吸口氣,把自己的火氣盡量壓下去,臉上的表情也漸漸恢復平和。

他變臉如同翻書一樣,微微一笑,柔聲說道:“君寒,這次的買賣,你們昊天金控就別參與了,這是尤金的意思,更是國外那些老頭子們的意思。”

靜。偌大的會場內,靜得鴉雀無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張君怡猛然一拍桌案,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沒等她開口說話,張君寒先是呵呵地輕笑,漸漸的,他變成了仰面大笑。

他沒有看身旁的張君怡,只是拉了拉她的胳膊,他目光從梁騰飛身上慢慢挪開,在吳駿伊、周玉廷、韓啟明三人的身上一一掃過,說道:“同生死,共進退!五大家族,有難同當,有福同享,老祖宗們立下的誓言,歷代當家人立下的誓言,都他媽的是在放屁嗎?你們當昊天是什么?是尿壺嗎?需要的時候就拿出來用用,不需要的時候就扔到床底下?”

梁騰飛抽著雪茄,仰面望天,一聲未吭。

韓啟明和吳駿伊慢條斯理地喝著茶水,對于張君寒的質問,置若罔聞,事不關己。

周玉廷則是連續拍了幾下桌案,沉聲說道:“君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么話?”

“我太知道我現在在說什么了。”張君寒雙目通紅,凝視著周玉廷,咬牙說道:“旁人不幫我也就罷了,可連舅舅你都不肯幫我?”

這次的做空行動,昊天金控一旦被排除在外,損失的大小倒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以后再有類似的行動,昊天金控都難以再擠入其中。

如果昊天金控被排擠出五大家族,其固有勢力,會迅速被另外的四大財閥所吞噬掉,這關系到昊天金控乃至整個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張君寒能不急嗎?他哪還能再坐得住?

張君怡環視在場眾人,凝聲質問道:“昊天金控現在之所以惹了一身麻煩,又是為了誰?”

稍頓,她咬牙說道:“是只為了我們昊天金控自己嗎?不是,是為了你們,是為了我們大家!除掉謝文東,等于除掉了我們所有人的眼中釘肉中刺,現在謝文東對我們昊天金控進行報復,你們非但不出力幫忙,還要把昊天金控排斥在外,這就是你們平日里口口聲聲的情義嗎?”

張家兄妹連珠炮似的的質問,讓在場眾人的面子都有些掛不住了。

“君怡,話可不能這么說。”吳駿伊慢悠悠地說道:“當初,我可是好言提醒過君寒的,想要除掉謝文東,什么時候都可以,只有現在不行,這段時間太過敏感,可你們聽了嗎?沒有,反而還變本加厲,與謝文東斗得不亦樂乎,現在,你們兄妹倆又站出來指責我們把昊天金控排斥在外,未免,也太過胡攪蠻纏了吧?”

“胡攪蠻纏?哈哈,吳叔叔好一個胡攪蠻纏啊!”張君怡怒極而笑,如果不是還保留有最后的一絲理智,現在她真想指著吳駿伊的鼻子破口大罵。

梁騰飛把手腕上的一串佛珠手鏈摘下來,用手指慢慢的捻動,說道:“種因得因,種果得果,提醒過你們的事,可你們不聽,又能怨得了誰呢?我說,這次的行動,你們不要參與,并沒有說,以后所有行動,昊天都不可參與,做到這個程度,對你們昊天,我已經是仁至義盡,你們還有什么好不滿的呢?”

張君寒氣得身子直哆嗦,殺人不過頭點地,梁騰飛是想把昊天逼到絕境嗎?

梁騰飛嘴角上揚,悠然而笑,話鋒一轉,說道:“其實,如果昊天金控真想參與這次的做空行動,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張君寒對梁騰飛沒有好印象,從來都沒有過,因為他倆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冷著臉,問道:“梁兄這話是什么意思?”

“聯姻。”梁騰飛目光一轉,看向張君怡,說道:“君怡若是和我結婚,我自然會幫昊天金控說話,我想,國外財閥也會給我這個面子。”

張君寒臉sè一變,下意識地看向身旁的張君怡。后者則是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目光呆呆地看著梁騰飛,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其實,以梁騰飛六合控股當家人的身份,配張君怡是綽綽有余,一旦兩家真的聯姻,實力弱的昊天金控還是占了大便宜呢。

但是有一點,在場的眾人都很清楚,梁騰飛已經結過兩次婚了,但現在他還是單身,原因很簡單,他的前兩任妻子都已經死了,被他活活打死的。

若光看外表的話,恐怕誰都想不到,斯斯文文、謙謙君子形象的梁騰飛會是個心理變態的家伙,被他折磨死的女人,不在少數,一旦接受他的求婚,那么下一個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張君怡。

還沒等張君怡說話,張君寒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他目光如電地注視著梁騰飛,用拳頭捶著自己的胸口,一字一頓地說道:“梁騰飛,你給我記住了,無論我張家,我昊天金控淪落到什么地步,我張君寒都不會賣妹求榮!”

說著話,他低頭看眼仍呆坐在椅子上的張君怡,沉聲問道:“你還坐在這里干什么?跟我走!”

“堂哥!君寒,我……”

“你什么你,跟我走!”張君寒緊緊扣住張君怡的手腕,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硬拽著她,邁步就往外走。

對于張君寒的反應,梁騰飛非但未氣,還仰面大笑起來,沖著張君寒的背影說道:“君寒,回去好好考慮一下我的提議,你想振興昊天金控,與我六合聯姻,是你最好的選擇!”

已經走到房門口的張君寒突的停下腳步,轉回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說道:“我張君寒的腦子是不太聰明,也不如你們諸位,但什么是狼子野心,什么是引狼入室,我還是能分辨清楚的。”說著,他環視眾人,點了點頭,說道:“殺人不過頭點地,逼人也不要太甚,惹毛了我,大不了大家拼個魚死網破,誰他媽都別想好過!”

說完話,他用力推開房門,拉著張君怡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君寒——”周玉廷急忙站起身,抬手想叫住張君寒,回應他的是房門被狠狠甩上的一聲巨響。

會場外面的走廊、大廳里,站滿了黑衣大漢,見到張君寒和張君怡兩兄妹出來,其中二十多名黑衣大漢快步迎上前來,齊齊躬身施禮,說道:“先生!大小姐!”

張君寒什么話都沒說,仍扣著張君怡的手腕不放,走的那叫一個干脆。

眾黑衣大漢緊隨其后,跟著張君寒和張君怡,離開會所。

直到坐進車里,張君寒的身子都是哆嗦著的,牙關咬的咯咯響。

張君寒脾氣暴躁,無論遇到大事小情,只要稍不順心,總會引起他的暴怒,但張君寒的發怒也有真假之分,他真發怒的情況極少,大多時候都是故意做出來的假象,是他刻意的讓人以為他性情暴躁,粘火就著。

還是那句話,出身于他們這種大家族的人,沒有一個是白給的,尤其是能坐上掌門人位置的人,個個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張君寒自然也不是例外。

不過,張君怡能看得出來,張君寒這次是動了真火。她小聲說道:“堂哥,你抓疼我了!”

“啊?”張君寒楞了一下才回過來神,這才注意到自己還死死扣著張君怡的手腕呢。

他用了兩次力,才費勁的把僵硬的手指張開,看著張君怡白皙的皮膚上明顯的露出一大塊的烏青,張君寒滿臉歉意地說道:“君怡,我……”

他話才剛出口,張君怡突然撲進他的懷中,把他的腰身摟抱得緊緊的。

這可能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張君寒原來這么爺們,這么有男子漢氣概,也讓她第一次覺得,自己這位堂哥的脊梁,或許真的能支撐起整個家族,支撐起偌大的昊天金控。

從不與人親近,更不與自己親近的張君怡,竟然會主動抱住自己,這讓張君寒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他僵住片刻,慢慢環住張君怡的肩膀,問道:“君怡沒有怪我吧?”

張君怡沒有說話,靠進張君寒懷中的小腦袋微微搖了搖。

“如果,剛才我不拉你走的話,你會接受梁騰飛的求婚。”他的話,不是發問,而是肯定。他很清楚自己這位堂妹為家族犧牲一切的決心和勇氣。

張君怡依舊沒有說話,在他懷中的小腦袋輕輕點了一下。

張君寒輕嘆口氣。過了一會,感覺自己的胸口濕熱,又過了片刻,張君怡慢慢離開他的懷抱,眼眶濕紅,而他的胸口,也被浸濕了好大一片。

“堂哥后悔了嗎?”張君怡垂首問道。

“不會。”張君寒苦笑道:“六合不同于大唐,大唐的胃口沒有那么大,也吃不下昊天金控,與大唐聯姻,是雙贏,而六合不一樣,它早就在覬覦昊天,與六合聯姻,等于是主動給了六合機會,最后倒霉的會是我們。”

“如果我們夠小心,夠謹慎,就可以避免被吞并的命運,同時還能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張君怡抬起頭來,她的眼中已沒有淚珠,只是眼眶還有些紅紅的。

張君寒搖頭道:“梁騰飛是個什么樣的人,我清楚,你更清楚。嫁給他,你覺得你能活上幾年?一年兩年,還是三年四年?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我的妹妹往火坑里跳,更不可能拿我妹妹的性命去換一個未知的未來。”

就投資給言,這并不是一筆合算的買賣,收益未必很大,但其中難以掌控的變數又太多。

在商言商,這就是商人的思維方式,當然,張君寒還不會蠢到把后面的那句話說出口。

張君怡心頭一暖,這就是她當初為何選擇張君寒的原因,很簡單,他重親情,而這又恰恰是大家族中所欠缺的。

她對張君寒一笑,說道:“堂哥今天的表現,當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哦?”

“像個男人!”

張君寒仰起頭,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一會,他反問道:“你這是在夸我嗎?”

張君怡咯咯地笑了起來。

須臾,她問道:“堂哥有什么打算?”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39 的精彩評論

5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7年02月07日 回復

    沒有人看?

  2.  板凳# 謝文東說道 : 2017年08月24日 回復

    有 。

  3.  地板# 小壞 : 2018年03月12日 回復

    和謝文東聯手弄死四家地下財閥

    •  ↓1層 懶驢尥蹶 : 2019年05月19日 回復

      英雄所見略同

  4.  4樓# 吳盡歡 : 2018年08月11日 回復

    是的呢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