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人生得意無盡歡 > 第756章 恐怖

第756章 恐怖

第756章 恐怖

謝東!吳盡歡揚了揚眉毛,同時在心里驚嘆一聲。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他是真的沒想到,竟然能在馬尼拉,能在他們下榻的酒店里見到謝東。

韓非、梁騰飛、伊達爾戈看到對方是謝東,心頭也同是一震。后面的青幫幫眾們下意識地齊齊抬起手來,插入衣襟內。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從酒店的外面射進來無數顆紅sè的光點,只是時間很短暫,那些紅sè光點一閃即逝,仿佛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連酒店里的工作人員都以為自己眼花了,下意識地向外面望望,也沒看出有什么異常情況,然后紛紛收回目光,繼續各忙各的。

與毫不知情的酒店工作人員相,吳盡歡、韓非、梁騰飛、伊達爾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臉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顯然,酒店外面埋伏大批洪門幫眾,而且都帶著安裝了紅外線瞄準器的槍械。縱然他們能在酒店大堂里當場殺了謝東,他們自己也得被洪門的人打成人肉篩子。

韓非表情僵硬了片刻,接近著,他嘴角慢慢勾起,先是回頭看了一眼手下的眾人,在他的眼神掃視之下,人們伸入懷的手都慢慢抽了出來,當然,他們也并沒有亮出自己的武器。

看到手下人都放棄了掏槍的舉動,韓非臉掛著笑容,慢悠悠地緩聲說道:“冤家找門來了,退讓已毫無意義,哪怕是硬著頭皮,也得頂去!”

說著話,他挺直胸膛,邁步向謝東那邊走了過來,同時哈哈笑道:“謝先生,多年不見,別來無恙。”

梁騰飛看向吳盡歡,小聲說道:“盡歡?”

吳盡歡淡然一笑,說道:“韓大哥說得并沒錯。”說著話,他雙手隨意地插進口袋里,跟著韓非,神態輕松淡然,閑庭信步般的走了過去。

見狀,梁騰飛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最終他深吸口氣,壯著膽子,邁步前行。

梁騰飛和吳盡歡,代表的是國內地下金融體系,謝東代表的是國內地下幫派體系,而韓非則代表的是欲取而代之的挑戰者。

他們四人,可以說是國內地下系統一切動蕩的源頭。有意思的是,他們四人的第一次齊聚一堂并不是在國內,而是在菲律賓的首府馬尼拉。

韓非率先走到謝東近前,和他握了握手,說道:“謝先生!”

謝東笑瞇瞇地說道:“韓兄。”

而后,梁騰飛走前來,背著手,似笑非笑地說道:“謝先生。”

他沒有和謝東握手的意思,謝東更不會桿子去和他握手,只輕描淡寫地回應了一句:“梁先生。”

接著,他目光一轉,看向吳盡歡。

此時的吳盡歡神態很最輕松,也很隨意,他伸出手來,含笑道:“謝先生別來無恙。”

謝東和他握手時,樂呵呵地說道:“我是別來無恙,不過看起來吳先生的狀態似乎不太好。”說話時,他還特意看了看他拄的拐杖。

吳盡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拍了拍自己的腿,有些無奈地說道:“天有不測風云,人有禍兮旦福,禍事找門來,想躲也躲不過。”

謝東笑道:“我從不信命,我相信命運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不過有句話老話說得好,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吳先生選擇自己要走的路,可得慎重,不然這次只是摔傷了腿,下一次會摔傷哪里,可不一定了。”

你何止摔傷過我的腿,還摔死過我的命呢!吳盡歡心里哼笑一聲,隨口說道:“下次我一定多加注意。”他的語氣雖然平淡,但話里話外都透著針鋒相對的意味。

謝東凌厲的目光在他臉掃過,看向韓非,擺了擺手,說道:“諸位都請坐吧!”說著話,他率先在沙發坐了下來。

吳盡歡是緊跟著他坐下的,他現在腿有傷,能坐著,他是絕不會站著讓自己活受罪的。韓非和梁騰飛也相繼落座。

此時此刻這一幕,看在外人眼或許沒什么,但看在內行人眼里,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違和感。

原本不共戴天的四個人,確切是說是謝東、韓非、梁騰飛這三個冤家對頭,此時卻笑呵呵地坐在一起,仿佛許久不見的老朋友。

韓非率先打破沉默,幽幽說道:“沒想到,謝先生竟然也來了菲律賓。”

謝東說道:“聽說這邊的兄弟遇到點麻煩,我沒有不來看看的道理。”

韓非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向來都是謝先生去找別人的麻煩,誰又敢找謝先生你的麻煩呢。”

謝東笑了,說道:“會找我麻煩的人有很多,如韓兄你啊!”

韓非眨了眨眼睛,仰面大笑,過了片刻,他收斂笑聲,說道:“勒沃島之戰,可是謝先生你挑起來的。”

“你錯了。”

“哦?”韓非微微皺著眉頭看著謝東。后者說道:“勒沃島的事,是我兄弟的決定,事先并沒有通知我。”

呵!韓非嗤笑一聲,正要說話,謝東繼續道:“不過,我覺得兄弟的決定是對的,勒沃島,讓它毀了吧,我不想再看到它的存在。”

說著話,他恍然想起什么,轉頭看向吳盡歡,問道:“聽說吳先生也在勒沃島投了錢,還是那里的股東之一。”

吳盡歡伸出兩根手指頭,說道:“兩個億。”

“嗯,兩個億,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謝東含笑道:“這次,恐怕吳先生是要血本無歸了,所以說,投資需謹慎,吳先生也要引以為戒才是。”

“哈哈!”吳盡歡大笑起來,他發現了,坐在這里的人,是一個一個不要臉,當然,也包括他自己在內。

他聳肩說道:“兩個億的資金,對我來說倒也不算什么,不過,”說著話,他看向韓非,繼續道:“韓先生應該不會讓我血本無歸的才是。”

韓非接過話頭,說道:“勒沃島不會毀,現在它在那里,以后,它還會在那里。”

謝東對韓非的目光,笑吟吟地說道:“我很高興。”

“哦?”

“韓兄還是一如既往的如此自信,一如當年。”

聽聞這話,韓非的臉sè不由為之得一變,雙手也下意識地握緊成拳頭。謝東的這番話,無疑是勾起了當年的往事,也讓他回想起那種一敗涂地的羞辱感。

他目光如電地凝視著謝東,好像想把他的心看穿似的。

看著他們四人坐在沙發‘談笑風生’,伊達爾戈敏銳地意識到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他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帶著兩名隨從,快步向酒店外走去。

等他順利出了酒店的大門,伊達爾戈忍不住長長松了口氣,酒店大堂里的氣氛,當真可用風譎云詭來形容。

他回頭向門內望了一眼,收回目光,正要走下臺階的時候,猛然間聽啪的一聲,一道血箭從伊達爾戈的后腦噴射出去。

他仿佛迎面挨了一記悶錘似的,腦袋向后一震,緊接著,他瞪大著雙眼,臉還帶著難以置信的驚sè,人已直挺挺地向后摔倒。

這個變故來得太突然了,他身邊的兩名隨從都是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二人雙雙趴伏在地,與此同時,掏出手槍,向四周張望。

毫無發現,在酒店外面根本找不到射擊的槍手,兩人回頭再看伊達爾戈,哪里還有半點活氣,他眉心彈,子彈把他的腦袋都打穿了。

“啊——”

酒店外面還有不少的客人,見此情景,人們無不尖叫出聲。

酒店大堂里的工作人員也都紛紛跑了出來,看到躺在地,已然氣絕身亡的市長先生,人們無不是一臉的驚駭。

只頃刻之間,酒店的內外已經亂成了一團,有抱著腦袋倉皇逃命的,有躲藏起來打電話報警的,還有嚇得癱軟在地死命嚎叫的。

坐在酒店大堂沙發的四人,誰都沒有動。轉頭看眼被射殺在酒店門口的伊達爾戈,吳盡歡只是在心里暗道一聲可惜,原本已談好的投資案,只怕是要泡湯了。

梁騰飛表面還算鎮定,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謝東這個人簡直是個瘋子,在馬尼拉,在人家的地頭,他竟然這么殺了一名市長?

韓非的心情,則是一路低落到谷底。

要知道他把伊達爾戈成功拉攏到自己這邊,可是費盡了心機,也砸進去大筆的真金白銀,結果謝東的一顆子彈,把他所作的這一切都化為了泡影。

他感覺自己現在像個傻子一樣坐在這里。

算韓非的定力再好,這時候也差點忍不住了。謝東坐在自己的面前,當著自己的面,把自己的種種努力輕而易舉的抹殺掉,欺人太甚,莫過于此。

但他不敢輕舉妄動,謝東能談笑風生的置伊達爾戈于死地,同樣的,他也能置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于死地。

謝東由始至終都沒有向酒店外看一眼,好像這里所發生的一切都早已被他預見到了。

他的目光掃過韓非和梁騰飛,落在吳盡歡的臉,笑瞇瞇地柔聲說道:“雖說路是自己選的,但也有對錯之分,走對了,能長命百歲,走錯了,便可能會萬劫不復,吳先生的路,可要謹慎選擇。”說著話,他手指輕輕敲打著膝蓋,含笑道:“這是我給吳先生善意的忠告。”

洪門和青幫是死敵,雙方的積怨太深,已完全無法化解,最后的結果,不是你死是我往。

至于洪門和六合,積怨也是夠深的,這幾年,雙方拼得頭破血流,對對方早已恨之入骨。

對于謝東而言,韓非和梁騰飛,都是己方不可逆轉的敵人,唯一可以嘗試去爭取一下的,只有吳盡歡。

吳盡歡對洪門有敵意,這一點謝東完全能感受得出來,但有意思的是,吳盡歡既救過李爽,也救過張一,說他是洪門的敵人,還真不太準確。

謝東聰明絕頂,極善于洞察人心,即便只是個陌生人,只要他和對方有過短暫的接觸,也能把這個人判斷出個大概。

但他善于洞察人心的本事對吳盡歡完全無效,他完全看不出來吳盡歡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也分析不出來他這個人是以什么依據來做事,因為他的作所作為都太過矛盾,用常理解釋不了,用非常理也解釋不了。

要說在他們三人當,謝東也對吳盡歡這個人最感興趣。

看網友對 第756章 恐怖 的精彩評論

43 條評論

  1.  沙發# 謝文東 : 2018年04月03日 回復

    老子改名了?

  2.  板凳# 叮當 : 2018年04月03日 回復

    道哥 我那一章恢復記憶

    •  ↓1層 六道的助理 : 2018年04月07日 回復

      不好意思你好像出不來了

  3.  地板# 一直都在 : 2018年04月03日 回復

    下一章就大結局了,其行且珍惜吧。

  4.  4樓# 壞蛋 : 2018年04月04日 回復

    道哥下一部寫壞蛋了吧,最愛謝文東

  5.  5樓# 壞蛋忠粉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求多更

  6.  6樓# 壞蛋忠粉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都一天了,怎么還不更新

  7.  7樓# 壞蛋忠粉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都已經一天了,怎么還不更新

  8.  8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這章就是大結局了

  9.  9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關注微信公眾號,六道,以后會有很多外蕃什么的都發

  10.  10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寫于2018.4.2.

    結束,新的開始
      
    今晚完結,很突然,也是意料之中。
      
    最后一章,以謝文東,韓非,梁騰飛,吳盡歡的大團聚收尾,盟主群里,提到了唐寅,把這茬忘記了,后面又改了改,讓唐寅和尤回對峙了一下。也算給唐寅在這兒打個醬油。
      
    總體還算滿意,你們說爛尾,我也沒有辦法,沒有盡善盡美。

  11.  11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在寫下去也不是很好寫了,我準備在以番外的形式發出。
      
    番外我打算寫下非洲的故事,本來正文里寫了一點,可審核不過,把我寫的刪了,那我就在番外寫,越不讓寫越寫,就是叛逆。
      
    讓我的補更計劃也落空了。
      
    準備休息幾天,過了清明之后開始。
      

  12.  12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今天的更新是六千字的大章,也算是今天3更了吧。
      
    之后還會后、準備新書-開始補番《唐寅》《風鬼》《叛逆》《人生得意無盡歡》外篇,以前欠的帳開始還了。
      
    《人生得意無盡歡》到此告一段落,感謝書友們這一年來的支持!書中有許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也多謝書友們的包容。

  13.  13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這本書不是《壞蛋》的姐妹篇,只是由地下財閥引申出來的一個旁支。《壞蛋》后續的框架越來越大,從這些旁支引出來更多故事,如果可能還會寫下去。正文無法實現的,通過番外實現
     通過這本書,可以看到地下財閥未來的發展方向,以及和洪門之間錯中復雜的關系
     另外,在《人生得意無盡歡》里,也簡單介紹了青幫的發展,接下來,青幫依舊是洪門在世界范圍內最主要的對手之一
    這本書對黑道的內容描寫不多,希望能給書友們帶來不一樣的感覺,再次感謝書友們的支持

  14.  14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第七百五十七章 大魔王(終)

  15.  15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謝文東抽出香煙,點燃,慢悠悠地吸了一口,身子向后倚靠,緩緩吐出口煙霧,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說過,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伊達爾戈本可以安安分分的做他的市長,吃香喝辣,可他非要站在我的對面,非想要搞點事情出來,他不死,誰死?
      
      “在韓兄看來,伊達爾戈在菲律賓很有能量,把他爭取過來,等于抓住了一條很重要的政治資源,但在我眼中,他,以及他的政治資源,都微不足道,殺他,就如同捏死只螞蟻

  16.  16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動手的人雖然是我,可真正殺他的人,其實是韓兄你。”
      
      說話時,謝文東的眼睛越來越亮,即便雙目已瞇縫起來,但也遮擋不住其中射出的光芒。即便是坐在一旁的吳盡歡和梁騰飛都感受到了那股透骨的寒意。
      
      在謝文東身上流露出來的,不單單的殺氣,更是氣勢上的威壓。

  17.  17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面對謝文東,人們常常生出的不僅是恐懼感,更有無力感,仿佛世間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好像整個地球都在他的掌心里旋轉、跳躍,任憑他擺弄。
      
      吳盡歡輕輕嘆了口氣,還是相差得太遠太遠了,六合加永冠加青幫加刺堂加泰坦俱樂部加等等等等,似乎所有的這些都捆綁在一起,還是無法與謝文東,無法與洪門相抗衡。
      
      很簡單,洪門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做他們想做的一切,而他們,只是偷偷摸摸的在暗中行事,這便是雙方之間存在的巨大差距。

  18.  18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吳盡歡看著謝文東,感覺他的頭頂似乎都長出兩根犄角,他就是個大魔王啊!吳盡歡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似乎想要找煙,不過并沒有摸到。
      
      謝文東倒是體貼的把煙盒放到茶幾上,推到他的面前。吳盡歡向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倒也沒有客氣,拿起煙盒,抽出一根,點燃,而后深深地吸上一口。
      
      不等他吸第二口,洪云蕓走上前來,手中還拿著煙灰缸,遞到吳盡歡面前,后者很自然地彈了下煙灰,不過洪云蕓并沒有把煙灰缸拿走,依舊遞在他面前。

  19.  19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吳盡歡一怔,不解地看著她。洪云蕓小聲提醒道:“歡哥現在不能抽煙。”
      
      他身上既有槍傷,又有炸傷,身體正虛弱,這時候還抽煙,對身體太傷了。
      
      見洪云蕓態度堅決,吳盡歡頗感無奈地撇了撇嘴角,感覺自己要是不把香煙熄滅,洪姑娘會一直把煙灰缸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他只好把只吸了一口的香煙放進煙灰缸里。洪云蕓這才拿著煙灰缸退開。
      

  20.  20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韓非和梁騰飛都是心思復雜,思緒萬千,沒注意吳盡歡和洪云蕓之間的這個小互動,但對面的謝文東可是看得清楚,心中對吳盡歡也生出一絲異樣的感覺。
      
      在這樣的場合里,手下人還能在吳盡歡面前如此的堅持,這起碼說明了他們平日里的相處是親密無間的,在這一點上,恐怕韓非和梁騰飛都遠不如吳盡歡。
      
      謝文東看向韓非,含笑說道:“我還是那句話,韓兄在勒沃島上就不用再投入了,人員該撤就撤了吧,堅持下去,只會給自己造成更大的損失。”

  21.  21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此時韓非的臉色已然變得難看起來,他凝視著謝文東,目光銳利的如同兩把刀子。
      
      他的氣勢,或許能壓得倒別人,但壓不倒謝文東,他凌厲的目光或許能嚇得住旁人,但謝文東完全視而不見。
      
      他繼續說道:“實力,是日積月累培養起來的,需要時間,更需要沉淀,短時間內的速成,即便能做得很大,看起來很嚇人,實則也只是空中樓閣罷了。亞洲,韓兄還是放棄努力吧,你進不來,勒沃島只是個開始,接下來,韓兄在這里所擁有的一切,都會被一個一個的拔掉

  22.  22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說話之間,酒店外面警笛聲四起,閃著紅藍光的警車一輛接著一輛的停在酒店的大門口,數以十計的警察急匆匆地跑下警車,開始驅散人群,封鎖現場。
      
      市長被殺,這可不是件小事,當地的警方又哪能不重視。
      
     看到警察來了,梁騰飛不由自主地暗松了口氣,現在有這么多的警察在場,謝文東的膽子再大,也會有所顧慮,不敢再胡作非為,起碼自己現在已性命無憂。
      緊接著,他的神經又開始緊張起來,考慮自己要不要去向警方舉報,就是謝文東殺的人。

  23.  23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似乎看出他心中的想法,當梁騰飛的目光掃過吳盡歡的時候,后者向他微微搖了下頭。
      
      去向警察舉報謝文東,這太幼稚了,別說你沒有證據,就算你有十足的證據,也動不了他。
      
      謝文東這個人向來是謀定而后動,他既然敢坐在這里,就說明他早已布置好了一切。
      
      看到吳盡歡的示意,梁騰飛原本已準備挺身站起的動作,也隨之縮了回去。他眉頭緊鎖,微微垂下眼簾,拳頭也是握了又握。
      
     

  24.  24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憑什么?”一直沉默不語的韓非終于開口了。他目光如電地直視著謝文東,凝聲說道:“幾年前,我輸得不服,現在我依然不服。”
      
      “所以,我才會說韓兄一如既往的自信。只不過自信也要有個度,自信過頭了,那就是天真。”
      
      說話之間,謝文東站起身形,隨手拉了拉有些褶皺的衣襟,樂呵呵地說道:“如果韓兄不信我的話,我們可以賭一賭。”
      
      “賭什么?”
      

  25.  25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賭你的勒沃島能不能挺得過三天!”謝文東笑瞇瞇地伸出三根手指頭,說道:“滅了它,我只需三天。”
      
      韓非沉默了。梁騰飛的額頭滲出汗珠子。吳盡歡則是扶額,看來,兩個億的資金這次是真的要打水漂了。
      
      “從哪里來,回哪里去,或許還有生存下來的空間,一意孤行,只能是重蹈覆轍。當年的‘老朋友’已經剩下不多了,韓兄,好自為之。我能給你的忠告,就這么多,我要說的話,也已經說完了。就這樣吧!”說著話,謝文東伸出手來。
      

  26.  26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韓非坐在沙發上,看著謝文東主動伸過來的手,一聲沒吭,一動沒動。
      
      這時候,已有大批的警察進入酒店,封鎖了酒店的全部出口,并對酒店大堂里的工作人員展開逐一的盤問。
      
      見到韓非沒有和自己握手的意思,謝文東也不介意,聳了聳肩,把手收了回去,雙手隨意地插進口袋里,目光一轉,看向吳盡歡,說道:“伊達爾戈死了,吳先生是最后見到他的人之一,自然也是警方重點調查的對象,恐怕會有些麻煩,吳先生現在不走嗎?”
      

  27.  27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吳盡歡看著謝文東,走?酒店都已經被警方封鎖了,還能走得出去嗎?
      
      謝文東對他淡然一笑,身形一轉,邁步向酒店的大門走去。隨著他一動,周圍那些看似普通住客的人,齊刷刷地跟在謝文東的背后,一并向外走。
      
      見狀,站于韓非身后的幾名青幫人員眼中寒光一閃,不約而同地跟了上去,一個個都已經把手摸到衣襟內。
      
      還沒等韓非做出表態,一名青年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現在青幫眾人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28.  28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這名青年身材高大,模樣也生得俊美,站在青幫人員的前方,嘴角噙著笑意,一派輕松。一名青幫人員表情不善地低聲喝道:“讓開!”
        俊美青年站在原地,紋絲沒動。這名青幫大漢跨步來到俊美青年近前,伸手向他的肩膀抓去
        也就在他的手指頭馬上要碰到俊美青年衣服時,后者隨意地抬起手來,食指只隨意地向外一彈,啪,他的指尖正彈在青幫大漢的胳膊肘
        一瞬間,這名青幫大漢就感覺自己的胳膊如同過了電似的,又酥又麻,已然使不上一點力氣

  29.  29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俊美青年趁機向前跨出一步,肩膀順勢一晃,再看他面前的這名青幫大漢,仿佛被一輛奔馳中的火車撞到似的,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俊美青年并沒有推他,也沒有沖撞他,只是肩膀震動了那么一下,但就這么一下,卻讓一百多斤重的大漢被硬生生的震飛了出去。見此情景,韓非以及在場的青幫人員臉色無不是臉色大變。吳盡歡也不由得瞇縫起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名俊美青年。青幫大漢向后倒飛出兩米多遠眼瞅著要一屁股摔倒地上的時候突然有一人出現在他的背后,一只大手托住了他的后腰

  30.  30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突然出現的這人,正是尤回。他在接住青幫大漢身體的瞬間,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道從對方身上傳來,他單腳用力一踏地面,整個人像根釘子似的扎在地上,硬是一步沒退。
      
      卸掉對方身上的力道,尤回把青幫大漢放到地上,眼睛閃爍著興奮又好戰的光彩,看向那名俊美青年。
      
      對方用的不是蠻力,而是武學中的暗勁。能把暗勁運用到如此自如的地步,是高手!頂尖級的高手!
      

  31.  31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見對方有人能接下被自己震飛的青幫大漢,俊美青年也有些意外,看向尤回的同時,嘴角上揚的幅度更大,露出一顆森白發亮的小虎牙。
      
      兩人對視了一會,尤回邁步走了過去。原本站在俊美青年面前的大漢們紛紛向左右退避,讓出一條通道。
      
      尤回來到俊美青年面前站定,嘿嘿笑道:“功夫不錯!現在的人,練的都是花架子,有真本事的人,已經不多見。”

  32.  32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尤回還沒向前走出兩步,唐寅已躬身向他沖來,其速度之快,似如閃電。別說吳盡歡等人心中一顫,即便是身經百戰的尤回自己也是嚇了一跳,不敢大意,急忙收住腳步,拉來架勢,準備迎戰。
    * 就在唐寅距離尤回還有六米左右時,他雙肩一晃,露出彎月雙刀,接著,右手腕向前猛的一抖,一把彎刀脫手而出,直向尤回的胸口飛去。
    不等尤回轉回身形,后面的唐寅也到了,一刀直取尤回的咽喉。
    *

  33.  33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 尤回無法躲閃,連抬起手臂格擋的時間都沒有,沒有其他的選擇,他只能退。 甩開兩條大長腿,尤回全力的向后急退,其速度也是快得驚人。他快,唐寅更快,嘴角高高挑起,手中彎刀的刀尖離尤回的咽喉只有三寸。
    * 他兩人一進一退,眨眼工夫,就跑出十數米遠。這時,洪家眾人紛紛發出一聲驚呼。
    * 尤回不會回頭看,已然知道自己要頂住后面的汽車了,可是在唐寅犀利的刀勢下,他無法改變方向,明知身后有汽車阻攔,也只能咬牙硬撞過去。

  34.  34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轟隆!尤回的身軀撞在汽車上,發出一聲悶響,其力道之大,連汽車都為之一陣劇烈抖動,車身更是凹陷下去好大一塊。唐寅笑容加深,手臂加力,惡狠狠刺了下去,刀尖在刺破尤回脖子上的皮膚時停下,尤回咬牙,將唐寅的手腕死命的往外推,而後者也同樣使出全力,將刀鋒往前刺。兩人較了五秒鐘的力氣,唐寅見對方的力道不輸自己,馬上改變策略,手臂猛的一收力,借著尤回推動自己的力道,身形如同一道旋風,在尤回身邊滴溜轉過,順勢拔出那把先前刺入車身上的彎刀,接著,

  35.  35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 接著,身形一縱,躍上車頂,雙手向前一遞,兩把彎刀分刺尤回的脖根與後心。
    * 聽身後惡風不善,尤回的身軀靈活地就地一滾,向前軲轆出去。
    * 唐寅怔了一下,他臉上帶著一股興奮,飛身跳下汽車,雙手一晃,向尤回飛撲而去,同時,雙刀刺向他的兩眼。
    * 哎呀!尤回暗暗吸氣,感覺這人無論是刀法還是身法,都太強了,是自己平生僅見。

  36.  36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 好象一下子被吸干,忍不住驚叫一聲。
    * “哈哈!”唐寅大笑,雙臂用力一掄,喝道:“出去!”
    * “呼——”
    * 尤回的身軀象是一只沙袋,竟然被唐寅輪起,硬生生甩了出去,直向院墻撞去。
    * “撲通!”
    * 隨著悶響聲,尤回重重撞在墻壁上,這還多虧他反映夠快,經驗豐富,再臨撞到墻壁前的瞬間將腦袋避開,而是用肩膀頂住墻壁,不然,唐寅這一記重摔,足夠把他的腦袋開花的。

  37.  37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 尤回反彈落地,感覺自己的身體里的骨頭要散架似的,沒有一根不疼痛,胸口發悶,體內反出一口鮮血,他牙關一咬,硬是將進了嘴的血有咽了回去,慢慢從地上爬起。
    * “不錯,不錯!”唐寅彎下腰,揀起落在地上的雙刀,笑道:“你是第一個讓我雙刀脫手的人,不過,這次你就沒機會了!”說完,唐寅右手腕向前猛的一抖,一把彎刀脫手而出,直向尤回的脖子飛去。
    * 只見尤回連反應都還沒來得及,脖子便被唐寅的飛刀切斷

  38.  38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謝文東依舊是面帶微笑,雙手插進口袋,扭轉回頭,看眼俊美青年,笑道:“好了,小唐,我們該走了。”

  39.  39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說著話,他看向吳盡歡,向他揚了揚頭。
      
      吳盡歡欠身回禮,并做個感謝的手勢,表示自己還是想繼續留在酒店里。謝文東也不勉強,淡然一笑,在那名警方高級官員的陪同下,邁步走出酒店。

  40.  40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隨著謝文東一干人等離開,那些與青幫幫眾對峙的人們,也都紛紛后退了一步,然后齊刷刷地離開酒店。
      
      警方的封鎖現場,在洪門這邊,簡直就形同虛設,完全是來去自由。
      
      現在,無論是吳盡歡還是韓非、梁騰飛,都深刻體會到洪門的勢力到底有多大,在菲律賓的能量到底有多強。
      
      當韓非還在努力拉攏伊達爾戈的時候,洪門在這里的勢力早已根深蒂固,手眼通天。

  41.  41樓# 夏文杰 : 2018年04月05日 回復

    (終)

    •  ↓1層 你爸爸 : 2018年04月06日 回復

      傻逼兒子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