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歸一 > 第八十八章 尋找癩頭黿

第八十八章 尋找癩頭黿

吳中元說完,王欣然微微皺眉,她沒問吳中元為什么提起那只癩頭黿,因為她已經猜到了吳中元的想法。

吳中元也沒有再說什么,因為他也知道王欣然已經明白他想到的是個什么主意了。

短暫而快速的思慮過后,王欣然拿起手機進入總部系統,查閱關于癩頭黿的資料。

“你感覺這個辦法有沒有可行性?”吳中元問道。

王欣然搖了搖頭,“說不好,等我先查查那癩頭黿的情況,然后再征求一下動物學家的意見。”

這些事情只能由王欣然去辦,吳中元能做的就是自床上躺著等。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吳中元迷迷糊糊想要睡著時,王欣然說話了,“癩頭黿屬于鱉的一種,是肉食性爬行動物,有很強的領地意識,也有很強的攻擊性。”

聽到王欣然說話,吳中元撐臂坐起,“還有呢?”

王欣然又說道,“理論上這兩只動物如果相遇,很可能會互相攻擊,但它們都生活在鄱陽湖水域,又都有一定的智商,不能排除它們是‘好鄰居’的可能。退一步說,即便不是好鄰居,之前也很可能有過打斗,已經分出了強弱,再遇到,弱者很可能會主動避讓,不與對方打斗。”

“癩頭黿的活動區域離蛟龍的活動區域有多遠?”吳中元問道。

王欣然拿起手機,調出了鄱陽湖水域圖,走過來指給吳中元看,“黑龍潭在這兒,癩頭黿生活的地方叫萬壽灣,在黑龍潭上面的這條支流上,兩者之間的直線距離在三十里左右。”

吳中元想了想說道,“上次他們用輪船追趕蛟龍,蛟龍是往下游逃走的,這可不可以理解為蛟龍不敢冒犯癩頭黿的領地?”

王欣然點了點頭,“有這個可能,但也不能排除它順流而下是為了游的更快以擺脫他們追趕的可能。”

吳中元正要接話,王欣然站了起來,“太晚了,睡吧,明天去實地觀察一下。”

吳中元有心事,睡的并不踏實,天亮之后早早起身,催著王欣然吃過早飯,二人乘車前往湖邊。

鄱陽湖有很多支流,黑龍潭在鄱陽湖的北岸偏西,附近并無村莊,在陸地和湖泊之間有長達十幾里的濕地,此時這片濕地里長滿了高高的蘆葦。

現在是水鳥筑巢育雛的季節,但這附近的蘆葦叢里并無水鳥棲息,別處的蘆葦叢里呱呱嘎嘎,而這里卻是死寂一片,這一情形也表明附近有猛獸潛藏,水鳥感知到了危險的存在,主動避開了這片區域。

二人登上了河邊的一座沙丘,觀察周圍的地勢和上下游的支流河道。

“你不是會看風水嗎,”王欣然手指上游的萬壽灣和這里的黑龍潭,“你看看這兩個地方哪里的風水更好?”

“這可說不好,”吳中元搖頭,“風水好不好得看對誰而言,對蒼蠅來說糞坑就是風水寶地,對青蛙來說爛泥塘也是風水寶地。”

王欣然側身躲風,捂手點煙,“我的意思是讓你看看這兩個地方哪里更好,對動物來說誰占據了好地方,就說明誰更厲害一點。”

仔細觀察過后,吳中元搖了搖頭,“我不太了解癩頭黿和蛟龍的生活習性,很難說這兩個地方對它們來說哪里更好。”

王欣然也只是隨口一說,并不抱什么希望,聽吳中元這么說,也就作罷了。

“你感覺癩頭黿能不能跟蛟龍正面抗衡?”吳中元問道。

王欣然點上香煙,深吸了一口,“鱉并不是種溫順的動物,它們的攻擊性很強,癩頭黿更甚,如若不然,之前也不會掀翻誤入萬壽灣的船只了,另外,有句俗話叫‘長蟲吃鱉,兩家不得’,這兩種動物如果爭斗,恐怕都占不到便宜。”

吳中元尚未接話,王欣然又說道,“我們也不需要它們分出生死,只需要設法引誘它們彼此爭斗,分散蛟龍的注意力,然后趁機下水。”

“咱們得盡快,”吳中元說道,“她們被困在水下已經一天半了。”

“我知道,”王欣然點了點頭,“潛水設備已經準備好了,為了安全起見,會有兩個同事跟咱們一起下水,他們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中午之前就能趕到咱們入住的賓館。現在咱們需要做的是盡快確定是把蛟龍引過去,還是把癩頭黿引過來?”

吳中元接口說道,“我感覺蛟龍生活在黑龍潭并非偶然,我懷疑它很可能在守護什么東西,此前她們不但驚動了蛟龍,還暴露了自己的意圖,如果他們現在仍在水下的那處空間,蛟龍要么已經進入那處空間把她們給殺掉了,要么就是寸步不離的在門口守著,不讓她們有上浮離開的機會。”

吳中元說完,王欣然再度點頭,吳中元的分析很有道理,此前蛟龍撞翻輪船之后沒有屠殺那些攻擊過它的船員,而是急切的趕回了黑龍潭,這一舉動表明黑龍潭里有它非常在乎的東西,在它發現有人潛入水下空間之后,一定會想方設法阻止對方離開。

確定了只能將癩頭黿引過來,接下來要想的就是怎么把癩頭黿引過來。

都說術有專攻,動物學家比二人更了解癩頭黿的習性,他們根據季節以及癩頭黿的體積還有它沖擊船只的舉動所發生的季節判斷出萬壽灣里的那只癩頭黿應該是雌性,癩頭黿屬于鱉的一種,這種動物雌性的形體都比雄性要大很多,有些甚至是雄性的數倍大小。

此外,之前幾次癩頭黿攻擊過往船只,全部發生在五月到十月,這個時間段兒正是鱉類產卵的季節,鱉每年都會多次產卵,并不只有一窩,所以在萬壽灣附近的沙灘上,極有可能有癩頭黿下的蛋。

癩頭黿和鱉類一樣,都有護卵的行為,它們產卵之后會將卵埋起來,但它們不會走遠,會在能夠看到產卵地的某個地方藏匿,一旦發現有誰動了它們的卵,就會沖過來進行攻擊。

總部由此給二人提出了一個建議,尋找癩頭黿的卵,毀掉一部分,激怒它。帶走一部分,引它追趕。

癩頭黿最有可能產卵的地方總部也幫忙找了出來,有兩個疑似地點,一個是萬壽灣的東南邊緣,那里有大片沙灘。二是在萬壽灣與鄱陽湖交接的區域有處小島,那里也具備鱉類產卵的條件。

總部在給出建議的同時,也給二人提了個醒兒,千萬不要被龜兔賽跑的寓言故事所誤導,鱉的移動速度非常快,普通的鱉類能以每小時六十公里的速度持續移動十分鐘以上,而人的奔跑速度是每小時三十公里,說白了就是人跑不過鱉。

確定了大致思路,二人回返賓館,此前王欣然只說有兩個同事陪他們一起下水,沒想到來的人遠不止兩個,呼啦來一群,都進門之后吳中元數了數,一共有八個人。

眾人就在二人的房間里開會,王欣然負責分工,其中兩人攜帶武器和少量食物跟他們一起下水。

再派兩人自黑水潭附近觀察接應,一方面負責接應下水的自己人,另一方面負責抓捕可能趁機上浮的趙穎等人。

剩下四人兩人一組,分別搜尋兩處癩頭黿可能產卵的疑似地點,其中兩人負責操控無人機,自空中觀察預警,另外兩人負責尋找鱉卵,找到之后帶上部分鱉卵駕駛水上摩托引癩頭黿往黑水潭去。

分配任務之后,王欣然又做了補充,如果趙穎等人拒捕,可以開槍。如果確有必要,也可以考慮開槍射殺癩頭黿和那條蛟龍。

“你們不會真的帶來了重機槍吧?”吳中元插言。

“帶了,”其中一人接話,然后指著鋪在床上的地圖,“我在這個位置,如果遇到危險,盡快向我靠攏。”

隨后眾人又探討了一些細節,以及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下午兩點,眾人離開賓館,分頭就位。

吳中元和王欣然與另外兩個趕來支援的年輕人自碼頭登上一艘快艇趕赴黑龍潭附近水域,途中王欣然為彼此做了介紹,這兩個年輕人都是十八分局的外勤人員,男的叫張書凱,方臉小平頭兒,擅長水下搏殺,女的叫呂佳慧,圓臉短頭發,專攻水下考古。

下午三點,四人趕到預定地點,自近岸的地方借助蘆葦隱蔽等待。

王欣然發出指令,命眾人開始行動。

呂佳慧隨身攜帶的小型儀器能夠顯示兩架無人機的航拍畫面,張書凱與她一同查看畫面,以防操控無人機的同事觀察疏漏。

王欣然再次檢查吳中元的防水背包,“你確定要下水?”

“嗯,我水性還可以。”吳中元點了點頭。

王欣然自然看得出吳中元很緊張,“你沒受過相應的訓練,之前也沒使用過潛水器材,下水之后只需正常呼吸,別的什么都不用做,我會帶你下沉。”

“好。”吳中元再度點頭。

“你真的沒必要跟我們一同下水。”張書凱抬頭看向吳中元。

“我不會拖累你們。”吳中元說道。

“我不是怕你拖累我們,我們是擔心你的安全。”張書凱遞了把手槍過來,“會用嗎?”

王欣然撥回了那把手槍,“不用給他,他有。”

張書凱收回手槍,將視線移回顯示屏幕。

無人機的畫面可能也實時傳回了總部,總部有人沖王欣然說了什么,王欣然與操控無人機的人取得了聯系,“小麟,方奕,讓無人機飛低一點,癩頭黿會通過口器噴吐體內廢物,鱉津會在水面上形成泡沫,重點搜尋水面上有大片泡沫的區域。”

此時負責尋找挖掘的兩個人已經自小島和河岸沙灘開始尋找,這二人攜帶的小型儀器可以找到藏在沙子下面的鱉卵,儀器工作的原理是什么不得而知,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東西并不是設計出來專門兒尋找龜蛋和鱉卵的。

鱉卵找到不少,但都是普通鱉卵,沒有個頭兒很大的,在挖掘的同時,真的會有癩頭黿出來試圖攻擊,但這些都是普通的癩頭黿,最大的不過臉盆大小,一腳就踢開了。

找了半個小時,仍無發現。

此時太陽已經偏西了,吳中元有點著急,“過去十幾年了,那只癩頭黿會不會已經跑到別的地方去了?”

“應該不會,這種動物不會輕易更換生活區域。”王欣然說道,經過了昨夜和今天的惡補,她都快成鱉類專家了。

無人機是用電的,續航也就半個小時,眼見電量不足,其中一人便操控無人機回返更換電池。

在飛經一片沼澤地時,返航的無人機突然失去了畫面……

看網友對 第八十八章 尋找癩頭黿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