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六章:陰謀

第六章:陰謀

謝文東笑道:“不管誰是內奸,他們的目標,絕不僅僅是殺了李煜他們幾人這么簡單,目的應該是要把我引到F市。現在我來了,他們的目的業已達成了,接下來,也勢必要有所行動了!”

 

他話鋒一轉,問道:“老劉已經到F市了嗎?”

 

“波哥還沒到,不過暗組有批兄弟已經先到了。”

 

“盯著陳逸帆,我要知道他這幾天的一切動向。”

 

金眼、木子、水鏡互相看了看,心中已然有數,東哥懷疑的人,就是這位F市分堂的堂主。

 

當天晚上,陳逸帆在洲際酒店包下一間大會場,設宴款待謝文東。

 

F市分堂不是個小堂口,記錄在冊的兄弟就有數百號人,即便是最底層的兄弟,手底下都有一批小混混,如果把這些小混混們都算進來,上千人都擋不住。

 

會場的空間有限,自然不可能每個兄弟都來參加,此次凡是能來參加宴會的人,要么是堂口的干部,要么是在堂口混了十來年的老人。

 

等謝文東出場時,原本嘈雜的會場瞬時間變得鴉雀無聲,在場的眾人齊刷刷地站起身形,面向著謝文東,躬身施禮,異口同聲道:“東哥!”

 

南北洪門之爭的時候,北洪門勢力并沒有打到F市這里,F市堂口的人員十分整齊,與謝文東為首的北洪門勢力,也談不上有多么不共戴天的仇恨。

 

現在南北洪門合并了,洪門由謝文東做主,F市堂口的人員也很少有退出社團的。

 

謝文東向在場眾人一笑,擺了擺手,說道:“諸位兄弟都請坐吧!”

 

“謝東哥!”人們整齊劃一地紛紛坐回到椅子上。

 

陳逸帆滿臉堆笑地來到謝文東近前,手指著會場前排中央的一張圓桌,說道:“東哥,這邊請、這邊請,位置已經安排好了!”

 

落座之后,陳逸帆又熱情地幫著謝文東倒滿酒,而后他高舉起自己的酒杯,大聲說道:“今日是東哥第一次來我們F市,兄弟們一起敬東哥一杯!”

 

“敬東哥!”

 

陳逸帆一呼百應,這個時候,F市堂口的人誰會不爭著搶著表現?一旦能讓謝文東記住自己,以后飛黃騰達的機會還能少得了嗎?

 

在場的眾人再次站起身形,齊齊向謝文東高舉起酒杯。

 

謝文東一笑,拿起面前的杯子,環視會場內的眾人,笑問道:“洪門統一以來,諸位兄弟覺得自己的日子是比以前好了,還是比以前差了?”

 

眾人面面相覷,有人搶先說道:“東哥,兄弟們當然是比以前好了!”

 

謝文東問道:“比以前好在了哪里?”

 

這一下沒有人再接話了。其實南北洪門才剛剛統一,就算有變化,也不會出現的這么快。

 

謝文東含笑說道:“只要兄弟們肯腳踏實地的為社團做事,我可以保證,以后兄弟們的生活會越過越好!這路,只要走對了,以后自然會前程似錦,走錯了,便隨時可能摔個粉身碎骨。這杯酒,兄弟們不必敬我,可敬我們腳下的路!”

 

說著話,他舉起酒杯,環敬了一圈,然后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在場的眾人眨巴眨巴眼睛,一個個呆呆地看著謝文東,不知該作何反應。

 

陳逸帆愣了片刻,連忙說道:“來來來,我們敬東哥!敬前程!”

 

“敬東哥!敬前程!”在場眾人回過神來,齊聲說道,然后紛紛將杯中酒喝掉。

 

一杯酒下肚,陳逸帆再次幫謝文東倒滿一杯酒,含笑說道:“此次東哥來F市,可是讓F市分堂蓬蓽生輝,兄弟再敬東哥一杯!”

 

謝文東的手指輕輕揉搓著面前的酒杯,笑道:“陳堂主……”

 

“東哥叫我老陳就好。”

 

“老陳。”

 

“哎!”陳逸帆急忙躬身。

 

“你要知道,我這次來F市,不是來參觀的,而是來揪出殺人兇手的。”

 

“是、是、是!屬下明白!”

 

“我還是那句話,你是F市分堂的堂主,發生在你眼皮子底下的事,你就必須得處理好,如果你做不來,就換個人來做,我想,愿意在F市堂口認真做事的人,應該不在少數。”

 

“是、是、是!”陳逸帆連連點頭,額頭上業已冒出虛汗。他躬著身子說道:“東哥放心,東哥交代給屬下的任務,屬下一定盡心盡力完成,三日之內,屬下定會給東哥一個滿意的交代。”

 

“如此甚好。”謝文東柔聲說道,而后他拿起酒杯,向前一遞,碰了下陳逸帆手中的杯子,將酒水倒入口中。

 

此時陳逸帆的身子都是僵硬的,機械性地將杯中酒喝掉,然后魂不守舍地坐回到椅子上。

 

謝文東沒有再看他,他已經把這根弦逼得足夠緊了,再逼下去,便有可能斷掉,那就得不償失了。

很快,堂口里的干部們相繼起身,紛紛來到謝文東這桌,競相敬酒。

 

謝文東倒也是來者不拒,有人來敬,他就與之碰杯喝酒,時間不長,謝文東已是十多杯酒下肚。

之后再有人來敬酒,謝文東便不喝了,被他身邊的五行兄弟擋了下來。

這一頓飯,恐怕除了陳逸帆有點心不在焉外,其余的人都很盡興。

以前人們沒見過謝文東,對他的印象都是道聽途說來的,現在見到他本人,人們對他也有了全新的認識。

謝文東身上有東北人的豪爽,也有久居上位者的威嚴和氣度,有待人的平和,更有洞察人心的銳利。

等飯局到了尾聲,謝文東顯然已不勝酒力,起身時,身形都是搖搖晃晃的。

陳逸帆心中一動,高舉著酒杯,用發硬的舌頭大聲嚷嚷道:“兄弟們,我們最后再敬東哥一杯!”

眼瞅著飯局結束了,人們當然不想錯過這個最后表現的機會,一個個踉蹌著起身,高舉著酒杯,大聲吼道:“敬東哥!”

很多人都已經醉得站都站不穩,舉著酒杯的手一個勁的搖晃,杯中酒是留一半,灑一半。

謝文東瞥了陳逸帆一眼,淡然一笑,拿起杯子,說道:“干!”說話之間,咕咚一聲,他又把一杯酒飲盡。

“干!”

堂口眾人扯脖子大喊著,紛紛將最后一杯酒喝掉。

飯局結束,謝文東回樓上的房間休息,分堂的眾人也都紛紛離去。

陳逸帆先是把謝文東送回到房間,見他回到房間里,直接躺在里屋臥室的床上,他也不好久留,向五行兄弟告辭。

離開酒店,陳逸帆坐上自己的汽車,而后他急匆匆地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時間不長,電話接通。

“老陳,飯局結束了?”話筒里傳來似笑非笑地問話聲。

“光哥,剛才在飯局上,謝文東又是話里話外的警告我,要我盡快查出殺手。”

陳逸帆一邊說著話,一邊擦著額頭的虛汗。“他就給我三天的時間,如果三天之內還找不到人,F市堂口的堂主,恐怕就要換人來做了。”

“呵呵!”話筒里傳出笑聲,“老陳,你急什么?沉住氣,事情會解決的。”稍頓,電話那邊的人問道:“謝文東住在洲際酒店?”

“是的,光哥。”

“他帶了多少人?”

“人……人是不多,就十幾個二十個吧!不過堂口這邊出的人不少,得有數十人。”

謝文東到了F市,他的人身安全,自然是由F市分堂這邊負責。這次謝文東下榻洲際酒店,F市分堂派出數十名精銳人員,給予保護。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而后對方慢悠悠地說道:“今晚,你們不是喝了很多酒嗎?謝文東的人沒醉,但你的人,應該都醉倒了!”

陳逸帆吞了口唾沫,心思轉了轉,倒吸口涼氣,驚駭道:“光哥的意思是,今晚,今晚便……便要動手?”

“既然機會都來了,不抓住,豈不可惜?”

陳逸帆額頭的虛汗更多,他用袖口抹了抹,顫聲說道:“謝文東若是死在F市,我……我也就完蛋了……”

“老陳,我給過你的承諾,一直都有效!等事成之后,無論你來臺灣,還是去到別的什么地方,我都會安排的妥妥帖帖,讓你和你的家人,一輩子吃喝不愁。”稍頓,“我的話,你懷疑?”

“不不不,誰不知道光哥的海風堂在四海……”

“現在南洪門已經沒了,是北洪門在做主,你以為你這個堂主還能做多久?北洪門的人,真的能容忍你們這些南洪門的干部存在嗎?倘若什么都不做,那就是在等死,以后什么都得不到!”

“我……我明白!”

“好了!等事成之后,我的人自然會安排你來臺灣,之后你要去哪,都由你自己做主。等會,我會讓我的兄弟給你電話,你安排他們混入洲際酒店,之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的人,自然會處理。”

“是!光哥!”陳逸帆支支吾吾地說道:“光哥,那我……我的家人……”

“放心,他們現在在這里,好吃好住,過得舒服著呢,你現在要和他們視頻嗎?”

“不,不用了。我等光哥的電話。”

“嗯,就這樣吧。”

掛了電話,陳逸帆忍不住長長吁了口氣。感覺背后涼颼颼的,后衣襟的衣服都已被冷汗浸透。他對開車的手下說道:“把空調關了!”

開車的青年臉色煞白,急忙關掉空調。

而后,他結結巴巴地問道:“帆哥,我……我們真的要?”

“放心吧!我不會扔下你不管的!等我走的那天,一定帶上你!”陳逸帆疲憊地閉上眼睛。

看網友對 第六章:陰謀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