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八章:撤離

第八章:撤離

余下的幾名黑衣人見行動已經暴露,無心再戰,調頭就跑。

他們跑出沒幾步,就聽啊啊兩聲慘叫,有兩名黑衣人雙雙撲倒在地。

再他二人的后脖頸處,各插著一把明晃晃的短橫刀。

余下的一名黑衣人都沒敢乘坐電梯,順著電梯間里端的樓梯通道,噔噔噔的跑了下去。

袁天仲追至樓梯通道口,向下看了看,冷笑出聲,并未再追,扭轉身形,向走廊內走去。

同時,他掏出手機,發送信息,就兩個字:搞定。

他的信息發完,走廊兩側的房門紛紛打開,從個個房間里相繼走出來十多名大漢。

人們也不說話,動作熟練的將地上散落的各種武器一一收拾起來。

然后有人取出一捆捆的保鮮膜,將黑衣人身上的裝備卸掉后,再用保鮮膜將其尸體包裹住,最后用黑色的塑料布纏起,抬進各自的房間里。

另有人提著水桶、拖布,將地上的血跡一一沖洗、擦拭干凈。

看這些人的動作,就像是做保潔工作多年的老手,前前后后也就十來分鐘的時間,走廊里已變成干凈如初,什么痕跡都未剩下。

就連空氣中都聞不到絲毫的血腥味,殘留的只是空氣清新劑的馨香。

袁天仲走到二二一五房間的門前,低頭看看,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輕輕敲了兩下房門。

時間不長,房門打開,開門的是金眼。

袁天仲向金眼點了下頭,走進房間里。

舉目一瞧,五行兄弟都在,另外,坐在套房客廳里的還有任長風和張一、孟旬。

張一、孟旬剛到F市不久,謝文東是特意把他二人抽調過來的。

雖說南北洪門已經合并,但謝文東感覺F市這里的局勢太混亂,需要他能信得過的人來掌控局面。

袁天仲的目光在張一、孟旬身上一掃而過,看到手拄著唐刀,正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任長風,他才微微點了下頭,說道:“風哥。”

就內心而言,袁天仲也并不太把任長風放在眼里,只不過任長風的資格老,又是高層人員,屬他的前輩,面子上的尊敬,他還是要做到的。

任長風和袁天仲兩人的性格很像,都是心高氣傲,眼高過頂的人。當然了,他二人也都有各自驕傲的本錢。

兩人每次碰面也都很有意思,都拽得二五八萬似的,誰也瞧不上誰。

閉目養神的任長風撩起眼簾,瞥了袁天仲一眼,問道:“搞定了?”

袁天仲揚著頭,望著棚頂,說道:“按照東哥的意思,放跑了一個。”

“嗯!接下來的事,老劉會處理,你也可以去休息了。”任長風慢條斯理地說道。

袁天仲扭頭看了一眼內室的房門,問道:“東哥還在睡覺?”

他這話不是問任長風,而是問五行兄弟。

金眼說道:“這些日子,東哥一直都沒有休息好。”

“哦。”袁天仲應了一聲,非但沒有離開房間,反而走到沙發旁的貴妃椅前,躺了下來,說道:“事情沒有處理干凈,我在這等一等,沒準東哥起床了,還得安排我去做事呢。”

任長風揚起眉毛,面露不悅之色,正要說話,張一搶先道:“是啊,接下來的事情也肯定少不了!”

稍頓,他又說道:“今晚來的這些殺手,都只是些小魚小蝦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我們還沒釣出來呢!”

孟旬走到在地上堆放了好大一堆的裝備近前,隨手拿起一臺夜視鏡。

他低頭仔細看了看,又拿起件防彈背心,沒有找到編號,隨即用軍刺把防彈背心外面的布料劃開,查看里面的防彈擋板。

過了片刻,說道:“都是美制防備,在國內不太常見!”

任長風隨口問道:“那在哪常見?”

孟旬眼眸閃了閃,說道:“臺灣。”

“哦?”任長風挑起眉毛,舉目看向孟旬。

孟旬說道:“這些裝備,都是特種部隊常用的裝備,不過上面的編碼都被刻意磨掉了,具體是從哪里流出來的,暫時還無從判斷。”

他是南洪門出身后來投靠的謝文東,對于臺灣的情況很熟悉。

袁天仲眨眨眼睛,若有所思地說道:“如果這些裝備真是來自于臺灣,這些殺手也是臺灣人的話,那就有意思了。”

說明F市分堂和臺灣的某些勢力已經勾結在一起,吃里扒外,這是想要造反啊!

聽聞他的話,任長風瞇了瞇眼睛,嘴角掛著獰笑,手掌已把唐刀的刀把握得更緊。

張一眉頭緊鎖,任長風和袁天仲都是不怕事大的主兒,但他卻覺得這次的事情很麻煩。

沒準順著F市分堂的這條線,真的要釣出水下的一頭龐然大物。

那名逃走的黑衣人,順著樓梯通道,慌慌張張地跑到五樓。

他順著走廊,健步如飛地跑到一個房間的門前,有節奏地敲了幾下房門。

很快,房門打開,黑衣人一個側身閃了進去,緊接著,他把房門輕輕關閉,耳朵貼在門板上,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

隔了一會,聽外面一片安靜,沒有任何的腳步聲傳來,他方長長松了口氣。

直到此時,他才看向開門之人。

開門的是個身穿西裝,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個子不高,短平頭,其貌不揚。

這名青年滿臉關切地問道:“老蔡,怎么樣?”

“行動失敗了,趕快撤!”黑衣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摘掉頭頂的夜視鏡,狠狠扯掉頭罩,露出一張黝黑的臉堂。

青年快速收拾著他脫下來的裝備,同時像連珠炮似的急聲發問道:“怎么回事?行動為什么會失敗?謝文東有防備?對方設了埋伏?其它的兄弟呢?”

眨眼工夫,黑衣人已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只身下一條內褲。

他從一旁的衣柜里拿出一只帆布包,打開,邊把里面的西裝、襯衫套在自己身上,邊說道:“其它兄弟,都死了!對方就一個人!只有一個人!”

現在想想當時的情況,他都覺得不寒而栗。

己方在走廊里遇到的那個家伙,根本就不是人,是野獸,是魔鬼,就他媽的不像是個人!

一個人,竟然把己方所有兄弟都殺了,只逃回老蔡一個人,這怎么可能呢?

青年呆呆地看著他,久久會不過來神。

黑衣漢子換上了一套西裝,瞪了青年一眼,沉聲催促道:“還在發什么愣?趕快走!謝文東的人很快就會搜到這里了!”

換好衣服,收拾妥當,各穿著一身西裝的二人從房間里走出來,向是看了看兩邊的走廊,空無一人,而后他倆向電梯間走去。

兩人乘坐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然后開著車,離開酒店,直奔F市的東郊行去,過了月州大橋,兩人開車上了通往機場的高速。

路上,黑衣漢子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時間不長,電話接通,話筒里傳出陰沉沉的話音:“老蔡,怎么是你打我的電話?”

“光哥,出事了,我們中了埋伏,行動失敗,參與此次行動的兄弟,只有我和小李活下來!”黑衣漢子臉色泛白地說道。

看網友對 第八章:撤離 的精彩評論

1 條評論

  1.  沙發# 壞蛋忠粉 : 2018年10月04日 回復

    怎么不更了?難道又被封了?我等壞蛋三已經好久了,求您快點更新▄█?█●給跪了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