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一章 算計

第十一章 算計

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視頻畫面。
  
  拍攝的地點,是位于海邊碼頭,一艘停靠在碼頭旁的漁船,已被眾多的黑衣人控制住,很快,有幾名漁民打扮的漢子被黑衣人押下了漁船。
  
  另外,碼頭的地面上還趴著兩位,這兩人,陳逸帆都見過,那正是楊守光的手下人。
  
  看到這段視頻,陳逸帆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徹底蔫了。
  
  謝文東緩聲說道:“洪門已經合并,本不應再分南北,可是,我現在還做不到一視同仁,對南洪門這邊的兄弟,我大多會照顧一二,就怕下面的兄弟說我處事不公,寒了南洪門弟兄的心,也愧對向大哥對我托付。”
  
  聽聞這話,陳逸帆心頭發酸,鼻涕眼淚一并流淌下來。他慢慢從地上爬起,跪在謝文東面前,抱著腦袋,痛哭失聲。
  
  謝文東繼續說道:“我能照顧南洪門的兄弟,可是兄弟你,為何不能照顧我嗎?”
  
  陳逸帆低垂著頭,眼珠子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毯上,顫聲說道:“東哥,我錯了!我做錯了!”
  
  “每個人都會犯錯,只是有些錯誤可以被原諒,有些不可以。不管是不是可以被原諒的錯誤,既然知道錯了,就該彌補。說吧,到底是誰。”
  
  “是……是……”陳逸帆擦了擦臉上的水珠,也不知道那是汗水還是淚水。他最終把心一橫,說道:“是四海幫的海風堂!”
  
  “臺灣的四海幫?”
  
  “是!”
  
  謝文東敲了敲額頭,看向任長風,問道:“長風,我們有接觸過四海幫嗎?”
  
  任長風也是一臉的茫然,模棱兩可地說道:“可能,有過接觸吧!”
  
  臺灣是個小地方,但四海幫可不是個小幫派。
  
  四海幫的幫眾,起碼得有數萬人,甚至超過十萬都有可能,光是它的直系堂口,就有八十多個,散布在臺灣、香港、內地,乃至世界各處。
  
  海風堂,也只不過是四海幫八十多個直系堂口中的一個而已。
  
  因為四海幫的勢力太大,分布得太廣,和洪門都有得一拼,所以某些堂口之間是不是有過碰撞、摩擦,任長風一時間還真不太好判斷。
  
  陳逸帆小心翼翼地看眼謝文東,然后忙又垂下眼簾,小聲說道:“東哥支持五湖幫,而五湖幫在臺灣,發展迅猛,大有取代四海幫的勢頭,所以,四海幫早已將東哥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這次刺殺東哥的人,就是出自于四海幫的海風堂,他們都是涼山部隊的退役特種兵。”
  
  謝文東的確是支持五湖幫,三眼、李爽、高強等人,都已被謝文東派到臺灣,其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在臺灣扶植五湖幫。
  
  以前,四海幫和五湖幫,都是被青幫壓著的。
  
  現在青幫垮了,臺灣的各大黑幫都在爭奪龍頭老大的位置,自身實力雄厚的四海幫,和業已得到謝文東大力支持的五湖幫,自然而然地形成水火不容之勢。
  
  不過四海幫在臺灣把五湖幫打得再狠,也沒多大用處,屬于治標不治本,哪怕是把五湖幫滅了,只要謝文東還在,五湖幫也能死灰復燃,東山再起。
  
  這次四海幫把矛頭對準謝文東,可不是閑的沒事干,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考量,最終高層的建議得到統一,就是先把五湖幫背后這座最大的靠山扳倒。
  
  可惜,謀劃了這么久,到最后還是功虧一簣。
  
  謝文東那么精明,很快便分析清楚了其中的利害關系,了然于胸地點了點頭。
  
  陳逸帆斷斷續續地繼續說道:“東哥,并非兄弟……并非屬下存心要聯合外人謀害東哥,而是……而是四海幫的那群混蛋,綁架了我的家人,我是為了家人的安全,被逼無奈才……才對不起東哥的……”
  
  謝文東看著陳逸帆,過了許久,問道:“海風堂的堂主是誰?”
  
  “他……他叫楊守光。”
  
  “現在哪里?”
  
  “這……屬下……屬下不知道。”陳逸帆緩緩搖頭。他是真的不知道。楊守光可能在臺灣,也可能不在。
  
  海風堂是四海幫的直系大堂口,楊守光在四海幫,屬于核心的高層人員,能掌握他具體去向的人,并不多,至少不是陳逸帆能了解的。
  
  “你們平時怎么聯系?”
  
  “電話。”
  
  謝文東看眼任長風。后者拉開陳逸帆的衣服,從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機,又摸了摸他的褲兜口袋,確認沒有其它的電話了,這才把搜出的手機交給謝文東。
  
  后者向金眼揚了揚頭,說道:“交給老劉,讓老劉去查一下。”
  
  金眼應了一聲,接過手機,揣入口袋里。
  
  陳逸帆怯生生地看眼謝文東,見他的丹鳳眼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他哆嗦了一下,忙又垂下頭。
  
  他心里明白,接下來,該輪到自己了。
  
  他跪在地上,提心吊膽的等著,等著謝文東做出決定。
  
  其實他心里明鏡似的,背叛社團,聯合外人,謀害老大,只這一條,他有十個腦袋都保不住。
  
  不過他多多少少還存在著一分期盼,一分僥幸。
  
  以陳逸帆的罪過,謝文東以家法處死他,一點問題都沒有,只不過現在是敏感時期。
  
  南北洪門剛剛合并不久,他就處死了F市分堂的堂主,這件事傳開,很可能會引起南洪門各堂口的恐慌,讓本就沒有穩定的局勢,變得更加混亂,也會給別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機。
  
  凝視陳逸帆好一會,謝文東緩緩開口說道:“把陳逸帆交給蕭方處置吧!”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同是一怔。陳逸帆眼中頓時閃現出求生的欲望。
  
  蕭方可是南洪門這邊的元老,雖說已經歸順了謝文東,但畢竟都是南洪門的老兄弟,對自己,多多少少會講些情分的。
  
  陳逸帆所想,也正是任長風等人擔心的問題。
  
  任長風走到謝文東近前,小聲說道:“東哥,讓蕭方來處置陳逸帆,不太妥吧?”
  
  謝文東笑問道:“為何不妥?”
  
  “蕭方和南洪門的人……”可是一個鼻孔出氣的,讓蕭方處置陳逸帆,不等于擺明了放陳逸帆一條出路嗎?
  
  勾結外賊,謀害老大,如果這都可以不用死的話,以后豈不人人都可以這么干了?社團以后還能有安穩的日子嗎?
  
  謝文東向任長風一笑,站起身形,拍了拍他的肩膀,柔聲說道:“長風,你別小看了蕭方,他可是聰明絕頂的人!”
  
  說完話,他伸了伸筋骨,說道:“趁現在天還沒亮,我再去瞇一覺。”
  
  任長風愣了一下,忙又問道:“東哥,在碼頭抓到的那些人?”
  
  “你看著處理就好!”任長風做事,謝文東還是很放心的,這樣的小事,他也會處理的很好,該審的審,該殺的殺,不會留下麻煩,也不會漏掉線索。
  
  謝文東回房間休息了,任長風沒有再多說什么,走到陳逸帆近前,抓著他的后衣領子,把他從地上提起來,說道:“走吧!你是生還是死,就看蕭方的了。”
  
  任長風把陳逸帆帶走了,剩下的袁天仲和褚博,也雙雙走出房間。
  
  到了外面,袁天仲扭了扭脖子,頸骨發出嘎嘎的脆響聲。
  
  他狀似隨意地說道:“什么四海幫、海風堂,什么涼山特種部隊,如果不是東哥想要活口,他一個都跑不了!”
  
  褚博莫名其妙地看眼袁天仲,心里嘀咕,這和我說這些干啥?
  
  袁天仲見褚博眨著眼睛,一臉呆萌地看著自己,他樂呵呵地點下頭,拍拍褚博的肩膀,說道:“年輕人,好好努力,以后,或許有一天你能追上我現在的水平。”
  
  說完話,他打著呵欠,慢悠悠地回了房間,留下腦袋里仿佛有千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的褚博。
  
  PS:更新遲了,抱歉,以后盡量早更新提前發~ 后面可能會出一個褚博篇,變成殺手之王的特別篇~后面還會有一波壞蛋的衍生周邊送給大家做活動禮物,不對外售賣,珍藏品!

看網友對 第十一章 算計 的精彩評論

1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8年10月27日 回復

    怎么沒寫了?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