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四章 抵達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四章 抵達

桃園機場。

謝文東站在自動售貨機前,看著里面的各種飲品。

飲品上都是繁體字,他能看得懂,只不過看起來很別扭。

這時候,一名身穿制服,年輕漂亮的女郎走了過來,站在謝文東身后,客氣有禮地問道:“老先生需要幫助嗎?”

謝文東沒有回頭,目光依舊落在自動販賣機上。后面的女郎再次問道:“老先生?”

直到這個時候,謝文東才意識到對方是在叫自己。

老先生?

他扭轉回身,樂呵呵地看著后面的那位女郎,笑問道:“小姐是在叫我?”

當謝文東轉回身的時候,那位女郎才意識到自己搞錯了。面前的這人根本不是什么老先生,而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相貌談不上英俊,但卻眉清目秀,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只是一對狹長的丹鳳眼,炯炯有神,亮得驚人。

在她印象里,那些穿著中山裝的人,大多都是上了年紀的臺灣老兵,沒想到,還有年輕人也這么穿。

她臉sè一紅,面露尷尬之sè地抱歉道:“對不起,先生,我以為先生是……先生需要幫忙嗎?”

謝文東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并不需要。

不過女郎卻誤會了他的意思,以為他是不會用自動售貨機,十分熱情的幫他講解道:“這里投幣口,可以投硬幣,下面也可以收紙鈔,你喜歡哪一種,在下面摁下按鈕就可以了……”

聽著女郎滔滔不絕的講述,謝文東一腦門子的黑線,估計這姑娘是把自己當成山炮進城了吧?

等女郎面帶微笑,熱情的講完,謝文東樂呵呵地笑道:“小姐的嗓音很好聽,不過大陸也有自動售貨機的。”所以,你在這里羅里吧嗦個什么鬼?

女郎先是一怔,而后不僅臉紅了,連脖頸都跟著紅了,一臉窘迫地看著謝文東。

這時候,坐在附近的五行兄弟齊刷刷站起身形,走到謝文東近前,先是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那名女郎,然后對謝文東說道:“東哥,三眼哥他們到了。”

謝文東點點頭,對愣在那里的女郎含笑說道:“謝謝姑娘講解。”說完話,他邁步向機場外走去。

剛走到機場的大門口,便見到從外面急匆匆地走進來一大群人,為首的正是三眼、高強、李爽、肖雅等人。

看到謝文東,眾人的臉上無不是驚喜交加,齊齊躬身施禮,異口同聲道:“東哥!”

這時候,不僅那位妙齡女郎看傻了眼,機場大廳里許多人都忍不住駐足觀望。

謝文東沒有多說什么,向快速地三眼等人揚頭示意一下。

眾人跟隨著謝文東一并走出機場,在外面,停著十多輛大小不一的汽車,其中最令謝文東側目是一輛掠奪者。

掠奪者在眾多的汽車當中,絕對屬于高人一頭,乍人一背的存在,也是最顯眼、最醒目的那一個。

重達十五噸的越野車,全身防彈設計,既能抵御沖鋒槍的攻擊,也能抵御手雷的轟炸,甚至連地雷都能防得住。

汽車的輪胎也是防彈設計,即便被反器材狙擊槍打穿,還能正常行走五十公里以上。

掠奪者被譽為世界上最堅固的汽車,像悍馬、路虎之類的越野車,在掠奪者面前,純粹是小巫見大巫。

當然了,它的售價自然也不會太便宜,要緊接兩千萬的新臺幣。

三眼和肖雅等人把謝文東讓到掠奪者近前,說道:“東哥請坐這輛車。”

謝文東拍了拍堅固的車身,發出嘭嘭的悶響,他笑問道:“張哥,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即便在國內,他也用不上這么堅固的汽車。

三眼苦笑,說道:“非常時期,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謝文東不再多言,貓腰鉆進車廂里。

掠奪者看起體型龐大,里面車廂的空間也的確寬敞,擠一擠,容納十個人沒問題。

謝文東進來之后,三眼、高強、李爽、肖雅緊隨其后,也跟著坐了進來。金眼則坐在副駕駛座位上,開車的司機則是肖雅手下的一名親信。

在車內坐定,三眼率先問道:“東哥怎么來臺灣了?而且還來的這么突然?”事先連招呼都沒打一聲。

謝文東沒有直接回答三眼的問題,而是反問道:“四海幫是怎么回事?”

提到四海幫,三眼、李爽、高強的神情都有些不大自然。肖雅說道:“四海幫比我們想象中要難纏,也更狡詐。”

當初青幫在臺灣稱王稱霸的時候,四海幫一直沒有和青幫發生過直接沖突,并且是率先公開表示,愿意尊青幫為首。

也正因為這樣,四海幫的實力不僅得到了保存,而且還得到了大大的發展和提升。

青幫在大陸戰敗后,臺灣這邊,第一個站出來公然反擊青幫殘余實力的,就是曾經和青幫稱兄道弟的四海幫。

四海幫的所作所為,雖然很不仗義,但的確是讓他們占據了極大的先機和主動。

可以說在清除青幫殘余勢力的事情上,獲利最大的就是四海幫。

青幫的殘余勢力,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四海幫所吞并,很多的中高層人員,現在也都成為四海幫的一份子。

目前,四海幫發展勢頭極其迅猛,取代青幫,成為臺灣黑道龍頭大哥的野心,已經非常明朗。

而目前的臺灣黑道,還在公然和四海幫為敵,與四海幫相抗衡的幫派,就只剩下天合會和五湖幫。

天合會是姓國的,根基在北部,與國民黨關系密切,而四海幫的根基在南部,與民進黨關系密切。

可以說這兩個幫派,是天生的死對頭,相互之間明爭暗斗,屬于不打個你死我活不罷休的那種。

而與黨派之間沒什么瓜葛,又和四海幫勢不兩立的,就只有五湖幫一家了。

五湖幫在臺灣的身份比較尷尬。

雖說五湖幫已經并入洪門,但臺洪門殘存的許多元老,并不承認它,再加上政治方面的因素,他們在臺灣也就一直延用著五湖幫的名號。

聽肖雅詳細講述完臺灣這邊的情況,謝文東沉吟片刻,問道:“小雅,既然天合會也和四海幫勢不兩立,為何不先與天合會聯手,共同對付四海幫?”

肖雅搖頭說道:“我們和天合會之間也有不小的沖突,確切的說,是天合會一直想吞并五湖幫,壯大他們自己的實力。”

謝文東哦了一聲,臺灣這邊的情況,的確是挺復雜的,主要是幫派之間的利益沖突,還融合了黨派之間的利益沖突,把原本很簡單的幫派之爭,變得極為復雜。

他沉吟片刻,問道:“目前四海幫和天合會在臺灣的具體實力怎樣?”

肖雅正sè說道:“四海幫有直系堂口八十多個,其中至少有六十多個堂口都在臺灣本地,天合會的情況也差不多,直系堂口就算不到八十,也得有六、七十,而且海外的堂口特別多。就人數而言,四海幫在臺灣的幫眾,超過八萬,天合會也應該有五萬以上。”

謝文東敲著額頭,問道:“四海幫的總部在?”

“高雄。”

“他們在臺北有堂口嗎?”

“有三個堂口。”稍頓,肖雅又補充道:“起碼明面上是有三個。”

謝文東問道:“能拔掉嗎?”

肖雅心頭一震,下意識地看向三眼等人。

三眼清了清喉嚨,接話道:“東哥,臺北雖然不是四海幫的大本營,但現在,臺灣當家的是民進黨,四海幫在臺北的堂口,即便是天合會,也不敢輕易去觸碰。”

謝文東樂了,笑問道:“因為,天合會不敢做,所以,我們也不能做?”

三眼連忙說道:“東哥,我不是這個意思……”

謝文東擺下手,說道:“說說,四海幫在臺北的三個堂口都分部在哪里?又是打著什么幌子?”

肖雅接回話頭,正sè說道:“一個位于淡水,一個位于新店,還有一個位于基隆。”

淡水、新店、基隆都屬于臺北縣。謝文東敲著額頭,腦袋浮現出臺北縣的地圖。

琢磨了片刻,他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這四海幫的三個堂口,都沒離開水啊。”

謝文東記憶力驚人,臺北的地圖他看過幾遍后,里面一些重要的地名就已記得差不多了。淡水是挨著淡水河,新店是挨著新店溪,基隆是挨著基隆河。

李爽聞言,也忍不住笑了,罵罵咧咧地說道:“四海幫的人,設立的堂口都和海有關,選的地方都和水有關,估計上輩子都他媽的五行缺水,這輩子是和水干上了。”

—待續—

看網友對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四章 抵達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