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歸一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身處險境

第一百五十九章 身處險境

照看火堆的同時,吳中元順便兒把衣服烤干了,由于之前在外面凍的時間太長,緩過來之后手腳都開始發癢。

癢是可以忍受的,困也能忍耐,但饑餓是無法克制的,由于要照看火堆,也不能睡,干脆出去狩獵。

雅利安人有一種尋找和馴服野獸的特殊技能,原理是通過調整自己的呼吸,摒除心中雜念,讓自己進入一種類似于老僧入定的無我狀態。

“我”是什么,我是五感的自我認知,進入無我狀態,五感就會處于蟄伏停滯狀態,此時被后天五感壓抑住的先天第六感就會蘇醒,第六感跟直覺有些相似,但也不完全一樣,第六感蘇醒之后能聽到原本聽不到的細小聲音,能看到原本看不到的細微景象,能聞到原本聞不到的微弱氣味,還可以感覺到周圍一定距離內存在的活物兒。

這種感覺有點像道家所說的天人合一的那種感覺,感知的距離也不是固定的,而是因人而異,確切的說是因靈氣修為的高低而異,因為靈氣修為越高,人體機能就越強,感官也就更加敏銳。

尋找野獸比較容易,馴服野獸相對困難,尋找野獸靠的是低層次的感知,而馴服野獸靠的是高層次的感應,一臺收音機可以接收很多不同的頻道,這就是尋找野獸。而想要馴服野獸,就必須把自己的頻道調整到與想要馴服的野獸相同的頻道上,以此來感應并影響它們的情緒。

不過這種方法對人無效,原因也很簡單,人的思維是最復雜最善變的,這一刻喜歡你,下一刻可能就恨你了,根本就無跡可尋。而動物的情緒簡單且穩定,不會輕易發生變化。

想要進入無我狀態也不用閉上眼睛,閉上眼反而會孳生雜念,這種感覺就像汽車空檔滑行,也不用熄火兒,把檔摘下來就行了。

雖然是初次嘗試,吳中元卻并不感覺生澀,因為這種方法三胡已經完整的轉移給了他,包括施展的技巧和所需要注意的問題。

他現在連淡紅靈氣都夠不上,憑借自身并不強大的第六感,所能感知的范圍只有十幾米,只能一邊緩慢行走,一邊搜尋感應。

不管什么做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感應搜尋也是一樣,使用第六感會大量消耗人的精力,很容易疲憊,好在沒走出多遠,他就感應到了非常明顯的活物兒。

活物兒在右邊的草叢里,離他約有十米左右,察覺到活物兒的存在,他沒有立刻放箭,而是凝神感知那活物兒具體是什么,感覺這東西是最難以掌控的,越是刻意,越是不準,他感覺草叢里藏的應該是只兔子,但射中之后拎出來的卻是一只山鼠。

人得善于反省和總結,這次之所以產生了誤判,主要是因為自己在感知的同時摻雜了主觀臆斷,說白了就是在他看來兔子藏在這里的可能性大,任何摻雜了主觀臆斷的判斷都是不客觀的。

這只山鼠個頭不小,足有三斤多,但個頭兒再大它也是只老鼠,對于老鼠,他是本能的排斥的,可是他實在沒有精力再做搜尋,而且篝火也不能長時間無人看護,最終只能把那山鼠給拎了回來。

回來之后,往篝火里添上木柴,又試了試那年輕女子的鼻息,雖然微弱卻還算平穩。又摸了摸她的手,還行,不是很涼,要是涼可就不樂觀了。

然后開始收拾山鼠,開膛破肚,斷頭去尾,用洞外的積雪擦洗干凈,插上了棍子,但是這東西實在是面目可憎,眼下還沒有餓到那個程度,猶豫過后沒有立刻炙烤,又送到洞外的積雪里凍起來了。

大量失血之后是需要少量補水的,但病人不能喝冰水,得喝熱水,火倒是現成的,雪也是現成的,但沒有燒水的容器,思慮過后出去砍了根碗口粗細的樹干,用白日搶來的匕首將其中間挖空,裝上積雪自火上炙烤,這種作法也能將水燒熱,但燒開是不可能的,而且燒好的熱水還有木頭的氣味。

暈死過去的人是不能吞咽的,喂水得一點一點的喂,喂急了會嗆到她,折騰半天,終于喂下了半碗。

這時候應該是凌晨三四點鐘,吳中元困乏交加,身心俱疲,實在是撐不住了,但又怕睡過頭篝火熄滅洞內的溫度會降下來,于是就將木柴自篝火處堆積到了自己躺臥的地方,長度約有一米左右,篝火燒過來之后,他就會被烤醒。

沒過多久,他就被燙醒了,此時外面蒙蒙亮,天上又開始飄雪花了,收拾好火堆,他又去試那年輕女子鼻息,沒有好轉的跡象,呼吸好像更微弱了。

燒好熱水之后,再度扶起那年輕女子想給她喂水,伸手之后卻發現年輕女子的后背很涼,他雖然一直在為山洞升溫,卻忽視了年輕女子始終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山洞里也沒有什么東西可以給她鋪墊,無奈之下只能把衣服脫下來給她鋪上了,但他只有這一身衣服,給她鋪上,自己就會凍的的受不了,沒辦法,只能出去尋找樹枝干草,干草也不容易找,大部分都被雪水打濕了,一上午沒干別的,就忙著烘草鋪床了。

不但鋪了個厚厚的草床,還堆積樹枝做了堵擋風的矮墻,山洞的洞口太大了,不能讓冷風直接吹到她。

有事情做,就不會胡思亂想,吳中元雖然忙碌,卻不再似昨天那般空虛了,哪怕再沮喪也總得接受現實,不能沉浸在對現代的留戀和回憶里,現代再怎么美好,也回不去了。

他吃的最后一頓飯是昨天的早飯,現在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想把山鼠烤了,想了想又不舍得,萬一再找不到其他食物怎么辦,得出去再轉轉。

這次他的運氣比較好,不用刻意尋找,沒走出多遠就遇到一只海東青,這家伙逮到一只山兔,正在樹上大快朵頤。

見到吳中元靠近,海東青想要振翅飛走,但它舍命不舍財,還非要抓著沒吃完的兔子跑,吳中元搭箭開弓,一箭撂倒。

海東青沒有死透,還在撲騰,吳中元就先拎起了那半只兔子,老鷹進食有個習慣,喜歡先吃內臟,肉都沒怎么吃。

看罷兔子,吳中元的視線移到了海東青身上,一瞥之下發現海東青左腿上綁著個小竹筒兒。

看到這個小竹筒兒,他反應了過來,這只海東青是人為馴養用來傳遞消息的。

待海東青死透了,他把竹筒解了下來,拔掉木塞,取出了里面的布卷兒,布卷上沒有文字,只有三個紅sè的十字。

吳夲知道的事情他大部分都知道,這三個符號是熊族的暗語,他們在召集駐外的紫氣高手前去都城,十字的數量代表了緊急程度,三個十字是最多的,說明情況最為緊急。

看罷布條兒,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熊族的老窩兒是不是被人端了,但轉念一想,這種可能性不大,雖然熊族現在已經沒落了,但俗話說爛船還有三斤釘,不管是牛族還是鳥族,都不可能在己方不受損傷的情況下滅掉熊族。

此外,熊族位于兩族中間,西面是牛族,東面是鳥族,唇亡齒寒,此消彼長的道理誰都懂,誰先把熊族滅了,誰就會遭受損失,而另外一方就會趁機發兵坐收漁翁之利。

熊族現在就是個左右受氣的角sè,誰都欺負它,但除非鳥族和牛族其中一族具備了一打二的實力,否則誰也不會先滅熊族,讓別人白撿便宜。

知道有這么回事兒,他也沒有過分在意,拎著海東青和兔子就回去了,他現在沒能力改變什么,知道了也白知道,就跟老百姓天天看新聞關心國家大事兒一樣,其實知道了也是白知道,什么都改變不了,國家大事自有身居高位的人處理。

出來一趟,順便兒再拖點兒柴禾回去,近處的干柴都被他撿光了,好在火燒旺了之后,濕木頭也能著。

兔子是剝皮,海東青是拔毛兒,不過他都沒舍得吃,而是把那山鼠拿出來烤上了,

用火烤食物,烤不出滋滋冒油的效果,不管是兔子還是山鼠,脂肪都不多,架在火上烤很容易外面黑糊糊里面血淋淋,正確的作法是離火堆稍微遠一點,慢慢烘烤,想烘熟得一個多鐘頭。

連鹽都沒有,怎么可能好吃,不過也不是很難吃,老鼠和兔子都屬于嚙齒類動物,味道差別不大。

吃完山鼠,又出去尋找木柴,想讓篝火一直燃燒需要消耗大量木柴。

由于需要保持山洞里的溫度,吳中元就沒辦法往太遠的地方去,下午三四點鐘,雪停了,他趁機跑到山頂往東眺望,山野之中雪白一片,并無村落的影子。

半夜時分,年輕女子發出了一聲低微*,吳中元起身過去查看,發現她氣息倒是粗重了不少,但有些發燒。

眼下也做不得別的,只能喂了她點溫水。

他生平還是頭一次這么盡心的照顧一個人,之所以要救她也不是因為她是個女人,就算對方是個男人他也會救,至于理由和動機他也說不清楚,可能是因為自己生性善良,也可能只是因為自己閑著沒事兒。

睡眠不足令吳中元一直昏昏沉沉,年輕女子什么時候醒了他也不知道,直到聽到后面傳來聲響,他才反應過來,起身繞到墻后,只見年輕女子已經掙扎著坐了起來。

見年輕女子眉頭大皺,吳中元便不敢太過靠近,“你傷口還沒愈合,別亂動。”

年輕女子沒有立刻接話,只是皺眉看著他,良久過后,冷冷問道,“我昏迷多久了?”

“你是昨天夜里暈過去的。”吳中元說道。

年輕女子貌似有些焦慮,但她并未很明顯的表現出來。

“你渴不渴?”吳中元問道。

年輕女子歪頭看他。

吳中元將那個儲水的木杯拿過來遞給了她。

年輕女子挑眉看了他一眼,拿過木杯聞了聞,聞過之后才喝了一口。

對方如此警惕令吳中元有些尷尬,“我要想害你,早就害了,不會等到現在的。”

年輕女子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如果真的是你救了我,我會獎勵你的。”

“呵呵,我不要你的獎勵,”吳中元干笑了兩聲,“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平心而論,對方的反應令他有些寒心,不過好人做到底,她現在無法走動,總得給她提供食物。

剛剛走出山洞想要拿埋在雪里的食物,突然發現一只巨大的老鷹自東面疾飛而至,此時正在斂翅下落。

見此情形,吳中元急忙跑回山洞,“糟了,你的敵人來了。”

聽得吳中元的呼喊,年輕女子掙扎著站了起來,但她太過虛弱,剛剛站起又癱倒在地。

吳中元抓起弓箭跑了過去,“他馬上就要下來了,我背你走。”

年輕女子皺眉歪頭,用懷疑的眼神看他。

“快點兒,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吳中元急切催促。

吳中元話音剛落,洞外就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得意的笑聲,“哈哈哈哈,已經來不及啦。”

吳中元聞聲回頭,只見一個披著紫sè披風的中年男子已經走進了山洞,此人中等身材,四五十歲,國字臉,頜下留有一撮小胡子。

小胡子一副甕中捉鱉的勝利姿態,進來之后也并不急于動手,而是湊近火堆伸手烤火,“這天兒可真夠冷的。”

年輕女子冷然一笑,并未接話。

小胡子又說道,“我們高估了你,還一直在往東追,沒想到你躲在了這里,我們追過頭了。”

年輕女子仍未接話。

小胡子笑問,“說吧,神龍的使者都跟你說了什么?”

年輕女子此時正在環視左右尋找自己的短劍,在看到自己的短劍被吳中元當做柴刀放在了篝火旁邊之后,沖他投去了一個怪罪的眼神。

“不著急,你慢慢考慮。”小胡子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情。

眼見小胡子沒有立刻動手的意思,吳中元猜到他在等自己的同伴,如果另外一個人來到,逃走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關鍵時刻一定要當機立斷,想到此處,吳中元突然驚愕的看向洞外。

小胡子受其誤導,本能的轉頭回望,吳中元趁機自箭囊里抽出四支箭矢夾于指尖,旋指開弓,四支箭矢首尾相連,激射而出。

待小胡子反應過來,箭矢已經近身,此人反應很是迅捷,左右開弓,格飛了前面的兩支箭矢,但另外兩支箭矢也緊隨而至,他無暇格擋,只得仰身疾退。

“三星追月!?”年輕女子驚呼。

吳中元顧不得接話,扔掉弓箭接連封穴,施出風行術抱起年輕女子疾沖而出……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看網友對 第一百五十九章 身處險境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