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七章:出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七章:出手

謝文東含笑說道:“我姓謝。”

“原來是謝先生!”妖嬈青年滿臉堆笑地說道,說話時還不停的向謝文東拋媚眼。

吳亞潔說道:“徐經理,我們要間包廂。”

“沒問題,這邊請!”妖嬈青年向旁擺了擺手,在前領路,將謝文東和吳亞潔領到一間包廂。

包廂內部十分寬敞,里面的裝修堪稱金碧輝煌,設備也豪華。妖嬈青年在包廂里沒有馬上離開,沒話找話,不經意間打探著謝文東的底細。

換成旁人,或許能被他的說話技巧繞進去,但謝文東又哪會給他機會?反而還從妖嬈青年口中打探出不少關于VIVI的信息。

最后,妖嬈青年看出謝文東對自己不來電,也就知趣的離開了。等他走后,謝文東從口袋里摸出他剛買的兩袋東西。

拿出來一瞧,兩只塑料袋上都印著明晃晃的標識——nescafe,這就是兩袋雀巢咖啡。

謝文東撕開塑料袋的封口,將里面的粉末倒出來一點,用手指攆了攆,放入口中。

味道很甜,顯然這里面充斥著大量的麥芽糖,估計其中的冰毒占比不會超過百分之十。

這一袋的‘雀巢咖啡’,雖然看起來裝的量很多,但其中的冰毒含量,差不多只相當于一粒的搖頭丸。

與搖頭丸不同的是,這種毒品是沖劑,需要酒水或者飲料做輔助。就一袋的‘咖啡’,一千元的新臺幣,相當于兩百多的人民幣,價錢不便宜,稱得上是暴利了。

看一樓生意的火爆程度,這一晚上下來,VIVI光是賣‘咖啡’,至少都能賣個幾十甚至上百萬的新臺幣,日進斗金啊!

一樓的小生意尚且如此賺錢,三樓的大生意,也就可想而知。

想到這里,謝文東嘴角勾起,露出笑容。吳亞潔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她向謝文東那邊湊了湊,小聲說道:“據我所知,這些毒品,都是四海幫自制的。”

謝文東聳了聳肩,含笑說道:“只要有麻黃,做出這種東西并不難。”

麻黃是一種中藥材,不過麻黃可以提取出麻黃素,在麻黃素的結晶里,又可以提取出苯丙胺,而甲基苯丙胺正是冰毒、搖頭丸、興奮劑這些毒品藥品的主要成分。

吳亞潔好奇地問道:“洪門也有賣這些嗎?”

見謝文東轉頭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己,吳亞潔立刻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問了不該問的,她連忙又說道:“對不起,謝先生。”

謝文東淡然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咖啡袋,說道:“這種形式的搖頭丸,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四海幫的毒品制造不怎么樣,但偽裝卻做得很好,放在咖啡袋里,看起來和咖啡真的沒什么兩樣,甚至連顏色、味道都相近,難辨真偽。

兩人坐在包廂里,邊喝著飲品,邊閑聊。過了一會,吳亞潔起身去衛生間。謝文東則隨意地打量四周。

過了有十多分鐘,吳亞潔還是沒有回來,謝文東站起身形,走出包廂。剛好附近有服務生走過,謝文東向服務生打聽下洗手間的位置,走了過去。

當他走過一處轉角的時候,正看到吳亞潔被一名西裝革履的青年纏住。

青年有二十八、九歲的年紀,中等身高,短頭發,圓圓臉,模樣談不上英俊,但也不難看。他抓著吳亞潔的手腕,說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應酬,反正今晚你得陪我!”

吳亞潔被他拽著,踉蹌了兩步,而后方把身形穩住,她擰起秀氣的眉毛,面露不悅之色,說道:“李先生,請你自重!”

青年嗤之以鼻,冷笑著說道:“以前讓你陪我出來坐坐,到夜店玩玩,你推三阻四,搞得自己像貞潔烈女似的,今天你怎么了,還不是陪別的男人出來了?是不是那個男人很有錢,他給了你多少錢,我加倍行不行?!”

吳亞潔氣得臉色煞白,想甩開青年抓著自己的手,但她的力氣沒有對方大,掙扎了好幾下都未能掙脫開。她氣惱地問道:“李明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青年哼笑出聲,身子前傾,突然靠近吳亞潔,在他耳邊說道:“干什么?我就想干你!”說著話,他也不管吳亞潔是不是掙扎,硬拽著她向一間包廂走了過去。

這間包廂,距離洗手間不算遠,里面的空間比謝文東的那間要更大一些,里面還坐著兩個人,都是三十左右歲,身材敦實健壯。

看到李明睿從外面回來,還硬拖進來一個女人,兩名漢子同是一怔,雙雙站起身形,滿臉疑惑地說道:“明少?”

“出去!”李明睿看都沒看他二人,把吳亞潔直接拖到沙發前,用力一推,吳亞潔跌到在沙發上,不等她起身,李明睿的雙手拄在她的兩側,把她困住。

兩名大漢這才看清楚,被李明睿拖進來的女人是隆盛建材的公關部經理,吳亞潔。

他二人暗暗皺眉,吳亞潔可是隆盛建材公司里出了名的交際花,交際面很廣,看明少的意思,是打算對她用強,這要是惹出了麻煩,可不好收場。

兩人開口說道:“明少,還是別惹麻煩了……”

他倆的話還沒說完,李明睿已氣急敗壞地怒吼道:“閉嘴!我讓你們出去,你們沒聽見嗎?”

這兩名大漢都是李明睿的保鏢,見李明睿發了火,兩人不敢再多說什么,默不作聲地打開包廂的房門,正要往外走。

結果他二人的腳還沒來不及邁出房門,從房門外面倒是先進來一人。

一位年紀不大,二十多歲,身穿立領中山裝,相貌清秀的青年。

他完全不像是進入別人的包廂,好像是回到自己的包廂里,進來之后,還不慌不忙地回手把房門關上。

那兩名大漢都愣住了,呆呆地看著這名不請自來的青年,下意識地問道:“你是誰啊?”

進來的這名青年,正是謝文東。他的目光在兩名大漢身上一掃而過,看向包房里面的李明睿和吳亞潔,說道:“我是來帶我的女伴回家的。”

見狀,兩名大漢馬上反應過來,是吳亞潔的同伴找上門來了。雖說他倆只是李明睿的保鏢,但聽了謝文東的話,兩人還是老臉一紅。

原本彎著腰身,困住吳亞潔的李明睿,慢慢挺直身形,不慌不滿地扭轉回身,揚著下巴,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著謝文東。

打量他一會,他哼笑出聲,說道:“你就是亞潔帶來的那個男人?”

謝文東聳了聳肩,懶著回答這么愚蠢的問題。

李明睿的臉色越發陰沉,他冷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謝。”

姓謝?李明睿琢磨了片刻,問道:“你和華泰風投的謝董是什么關系?”

謝文東眨眨眼睛,搖頭說道:“不認識。”

在李明睿的印象中,姓謝的,又非常有實力的,只有華泰風投的謝英忠。而對方又說他不認識謝英忠,那么顯然不是華泰風投的人,那他就只是一個無名小卒了。

李明睿扭回頭,看了吳亞潔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亞潔,你現在的眼光可是越來越差了。”

說著話,他還發出得意的笑聲,看向謝文東,老神在在地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謝文東的目光從李明睿的身上下移到桌臺上,看著桌臺上的酒瓶子。

李明睿繼續說道:“我叫李明睿,我爸是李天洪,三元金融控股就是我家開的!”

說完話,他等著對方做出驚訝之色。

不過謝文東聽了他的話,好像沒事人似的,沒有驚訝,沒有恐懼,也沒有輕蔑,在他的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只有平靜。

謝文東的反應,讓李明睿的面子明顯有些掛不住了,他抬手指著謝文東,狠聲說道:“像你這樣的人,我要弄死你,就是分分鐘的事!”

“你是臺北人吧。”謝文東突然開口問道。

“是啊!”李明睿不明所以地應道。

“臺北在臺灣屬于東北,你是東北人,我也是東北人,不過我們那里的規矩是,能動手就不嗶嗶!”

說話之間,謝文東身形一晃,人幾乎是一瞬間便到了李明睿近前,與此同時,他的膝蓋提起,向前一頂,正中李明睿的小腹。

后者連謝文東是怎么來到自己近前的都沒看清楚,人便已經跪坐到地上,雙手捂住肚子,身子佝僂成一團。

站在房門口的兩名大漢猛然驚醒過來,雙雙驚呼出聲,正要往謝文東撲去,后者提腿,一腳橫掃出去,腳尖正點在桌臺的一支酒瓶子上。

酒瓶飛出,正中一名大漢的腦門,啪,隨著脆響聲,酒瓶破碎,那名大漢捂著自己的腦袋,連連后退,鮮血順著他的手指縫隙流淌出來。

另一名大漢沖到謝文東近前,伸出手來,剛要去抓他的衣領子,謝文東出手如電,捏住他的手腕,向外一掰,大漢吃痛,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旁傾斜。

謝文東一記掃堂腿,將其踢翻在地,緊接著又補上一腳,蹬在對方的胸口上,讓這名大漢身子貼著地面,倒滑出去,與另一名頭部被砸傷的大漢撞在一起,跌成一團。

—待續—

(PS:書友們在支持壞蛋的同時,也請多支持《漢天子》。謝謝!^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七章:出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閱讀《漢天子

看網友對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十七章:出手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