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二十六章:掃蕩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二十六章:掃蕩

外面的激戰還在繼續,李彭年掏出手機,給四海幫的海風堂堂主楊守光打去電話。

時間不長,電話接通,李彭年清了清喉嚨,說道:“喂,是光哥嗎?我是李彭年!”

“嗯!阿年,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你那邊怎么那么亂?”話筒里傳出楊守光的問話聲。

“是這樣的,光哥,VIVI現在正遭到一群蒙面人的襲擊!”

“什么?有人襲擊了VIVI?”

“是的,光哥!對方是什么來頭,我現在還不清楚,不過對方用的家伙都很厲害,我這邊已經傷亡了不少的兄弟!”李彭年面sè凝重地說道。

VIVI并不是海風堂的場子,而是歸海輝堂所有,只不過海風堂有座據點在北投,距離VIVI不算遠,這也是李彭年向楊守光求助的原因之一。

聽電話那頭沉默下來,李彭年小心翼翼地說道:“光哥,場子里可是屯了不少的貨,其中有一部分,還是海風堂的,VIVI若出了事,損失的可不僅僅是海輝堂。”

海風堂和海輝堂都是四海幫的分堂,雖說大家都是同門,但不代表他們之間的關系會有多好。海風堂和海輝堂的實力都很強,海風堂堂主嚴守光,和海輝堂堂主金景輝,也都是總堂主的熱門人選。他二人表面和氣,稱兄道弟,實際上,還是存在瑜亮情結的。

“阿年,你這是在威脅我啊?”楊守光似笑非笑地問道。

“不!光哥,兄弟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威脅光哥你,兄弟現在是真的沒辦法了,才不得不求光哥幫忙,請光哥拉兄弟一把!”李彭年賠笑著說道。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一會,說道:“二十分鐘后,我的人會到VIVI!”

“謝謝光哥!謝謝光哥!”李彭年點頭哈腰地連連道謝。

“行了。”電話那頭的楊守光掛斷電話。

李彭年放下手機,看了眼屏幕,嗤笑出聲。

一名穿著西裝的漢子走了過來,小聲說道:“光哥,來襲的人并不多,我們也不用求到海風堂的頭上吧?還是給輝哥打電話吧!”

李彭年白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懂什么?!”

稍頓,他幽幽說道:“楊守光說二十分鐘內,會派人過來,我們得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在二十分鐘內把人給派過來!”

那名漢子眨眨眼睛,一開始還沒回過味來,琢磨了片刻,他倒吸口涼氣,張開嘴巴,剛要說話,然后向兩邊瞅了瞅,靠近李彭年,細語道:“難道,年哥懷疑這次的事,是海風堂在暗中搞鬼?”

李彭年說道:“老大要金盆洗手,誰來接班,懸而未決,可VIVI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真的和海風堂沒干系嗎?就算沒干系,我已經及時通報了海風堂,VIVI真出了事,責任也不會只在我們海輝堂一家頭上!”

那名漢子露出恍然大悟之sè,向李彭年連連點頭,說道:“年哥,我明白了!”

李彭年拿著手機,正要給自己的頭頂上司金景輝打電話,突然之間,就聽咣當一聲巨響,賭場里端的那扇小鐵門,被重物從外面撞開。

在場的眾人,包括李彭年在內,都嚇了一跳。剛才和李彭年說話的那名大漢,抽出手槍,向暗門那邊一步步走了過去。

他還沒走到暗門近前,原本虛掩的小鐵門猛的打開,從里面躥出一條黑影。精神高度緊張的那名大漢,本能反應的對準黑影,連開了兩槍。

嘭、嘭!隨著兩聲槍響,黑影應聲倒地。大漢走到近前,低頭一看,臉sè頓變。原來被他打倒是這個黑影,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出去的刀仔。

他拿著手槍的手都直哆嗦,轉回頭,臉sè煞白,對李彭年顫巍巍地說道:“年哥,是……是刀仔……”

他話音未落,鐵門內,傳出噗的一聲悶響,緊接著,大漢一屁股坐到地上,他難以置信地低下頭,只見他的心口窩處,露出一個彈洞,鮮血正順著彈洞,汩汩流淌出來。

“干……”大漢只罵出一個字,人已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在他倒地的同時,從鐵門內,躥跳出來數名蒙面人,手中皆端著M16步槍,進入賭場內,連續扣動扳機,見人就掃。

李彭年的手下,做夢也沒想到,從賭場的密道里,竟然冒出來敵人。準備不足之下,瞬間便有六、七人被打倒在地,皆是身中數彈,當場就不行了。

“是敵人,快隱蔽!”李彭年反應倒快,第一時間躲在一張賭桌的下面,同時大聲喊叫道。

賭場內的眾人,各找掩體躲避,同時亮出手槍,開火還擊。

數名蒙面人無法直接攻擊到敵人,他們的M16也沒有挺火,持續掃射,以兇猛的火力壓制住敵人。

噗、噗、噗!安裝著消音器的M16,持續噴射出火焰,子彈撞擊賭桌,噼啪作響,打出一個個彈洞,打在椅子上,木屑飛濺。

幾把M16步槍,已把賭場人員完全壓制住,另有兩名蒙面人,槍口上移,對準賭場棚頂的大小吊燈,一同掃射。

人能躲避,但燈躲避不了,只眨眼的工夫,隨著噼里啪啦的脆響聲,賭場內的燈具全部破碎,只頃刻之間,偌大的賭場,變成漆黑一片。

李彭年愣了片刻,立刻意識到不好,對方一定戴有夜視鏡!他急聲喊道:“撤退!快撤退……”

來不及了!

隨著兩聲嘭嘭的悶響聲,兩顆震撼彈,一并在賭場內炸開。

那一瞬間所產生的強光,在黑漆漆的賭場內,形成強烈的反差,躲藏在掩體后的賭場人員,皆有受到波及,剎那,人們的眼睛變得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見了。

與此同時,人們的耳朵里也只剩下嗡嗡的鳴叫聲,什么都聽不見了。

幾名蒙面人紛紛從地上站起身形,不慌不忙地從衣內掏出夜視鏡,戴在頭上,人們一邊向賭場里面走著,一邊不停地扣動扳機,持槍射擊,將躲藏在掩體后面,正抱著腦袋,捂著眼睛的賭場人員,一一射殺在地。

當李彭年雙耳的鳴叫聲漸漸小了,眼睛也逐漸恢復視線的時候,他慢慢抬起頭來,定睛細看,己方人員,現在還能喘氣的只剩下他一個,其余的兄弟,已然全部倒在血泊當中。

而在他的周圍,還站在五名蒙面人,他們穿著黑衣、黑褲、黑軍靴,頭戴黑sè的頭罩,看不到他們的眼睛,只能看到厚重的夜視鏡,五名蒙面人,仿佛五頭黑sè的魔鬼、幽靈。

他們手中端著的M16步槍,槍口正冒著青煙,他們則是在有條不紊地更換著彈夾。

李彭年呆呆地看著五名這蒙面人,吞了口唾沫,顫聲問道:“你們……你們都是什么人?為什么……為什么要襲擊VIVI……”

他正說著話,猛然把手槍舉了起來,對準一名蒙面人便要開槍。他身邊的一位蒙面人顯然早有準備,一腳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李彭年的手腕。

啪!

李彭年就感受手腕一麻,手中槍斜飛出去好遠。他忍不住驚叫出聲,捧著被踢得疼痛欲裂的手腕,又驚又駭地看著對方。

“你不用管我們是什么人,你只需記住,你是替楊守光死的,等見到了閻王,就說是楊守光送你來的!”一名蒙面人更換完彈夾,拉動槍栓,發出咔咔的脆響聲。

“你……你們都是光哥派來的人?是光哥從大陸找來的殺手?”

大陸人和臺灣人說話,還是很容易分辨的。臺灣人的普通話,是四個音調,大陸人的普通話,則是五個音調,多出個兒音。

李彭年顯然是誤會了蒙面人的話,以為他們都是楊守光派來的,而且為了撇清關系,還是楊守光專門從大陸聘請來的殺手。

幾名蒙面人懶得回答他的疑問,更懶得去糾正他的錯誤,說話的蒙面人將槍口抬起,對準了李彭年的腦袋。

“別……別殺我……”看著黑洞洞的槍口,李彭年一臉的驚恐。混黑道的,不代表他不怕死,李彭年也是人,當槍口對準自己的腦袋時,他整個人如同掉進了冰窖里,但頭上和身上,卻是汗如雨下。

“楊守光給了你們多少錢?我……我可以加倍!一倍、兩倍、三倍,還是五倍,隨便你們定,還……還有,”

說著話,他手指著賭場的一側,說道:“那……那里是中控室,里面有錢,還有貨,你們都可以拿走……”

噗!

李彭年的話音戛然而止,與他說話的那名蒙面人,已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射出膛口的子彈,精準地打在李彭年的眉心處,后者聲都沒再吭一下,一命嗚呼。

現實和電影不一樣,殺人之前,沒有那么多羅里吧嗦的廢話。

要殺你,就是要殺你,沒有解釋,沒有炫耀。誰又會對一個死人去解釋、去炫耀?那是腦子有病。

蒙面人槍殺了李彭年,幾人互相看了看,然后低頭瞅瞅手表,齊刷刷地轉身,向中控室方向走去。

中控室的門是鎖著的。一名蒙面人放下背后的背包,從里面拿出一小包黏性炸藥,動作嫻熟地將其粘在門鎖上,再插上引信。

而后人們向旁退出一段距離。蒙面人拿出遙控器,控制引信,隨著嘭的一聲悶響,門鎖被炸穿,中控室的房門也應聲而開,同一時間,里面還傳出數聲尖叫。

(PS:這是過年期間的最后一章!今年過年,六道要回老家,不能及時更新,請書友們見諒!順祝書友們新年快樂,六道在此,給書友們拜個早年!)

看網友對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二十六章:掃蕩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