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二十九章:勾心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二十九章:勾心

李勉帶著陳啟程,還有那幾個蛇頭,以及繳獲的武器,回到海風堂在北投的據點。

此時,海風堂的堂主楊守光業已趕到北投的據點,和他一起的,還有另外幾個堂口的堂主,包括海輝堂的堂主金景輝在內。

VIVI是海輝堂旗下的場子,這次出了這么大的事,金景輝不可能不出面。VIVI一直有幫海風堂寄賣毒品,VIVI出了事,海風堂損失自然也不小,楊守光當然也要出面。

至于趕來的另外幾名堂主,則是敏銳地嗅出這次事件非比尋常,第一時間趕來一探究竟。

李勉進入據點,看見這么多的堂主都在,他躬身施禮,逐一問候了一遍:“光哥、輝哥、政哥……”

楊守光和金景輝都是面沉似水,后者沒有說話,只是目光yīn冷、臉sèyīn沉地看著李勉。楊守光問道:“阿勉,人抓到了?”

李勉欠了欠身,說道:“光哥,抓到了一個,另外還抓了幾個蛇頭。”說著話,他向外面的手下招了招手。

手下人將只是帆布包提了進來,放到地上。李勉上前,將其一一打開,在場的幾名堂主走上前來,低頭一看,包里面裝的全是武器,還有作戰服等裝備。

金景輝看罷,臉sè黑得快要滴出水來,他凝聲問道:“李勉,這件事是誰干的?”

李勉沒有回答,而是先看向楊守光,見后者微微點下頭,他方開口說道:“輝哥,我抓的那個人,是天合會的。”

“果然是他們!”VIVI被人毀了個徹底,而且死傷那么多人,金景輝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就是天合會,整個臺灣,恐怕除了天合會,也沒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了。

楊守光眨眨眼睛,心中暗笑,這下可有熱鬧看了。天合會把海輝堂那邊苦心經營多年的VIVI給毀了,接下來金景輝又怎么可能善罷甘休,怎么可能不去報復?

只要海輝堂和天合會杠上了,這對海風堂而言,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楊守光故作表情凝重地走到金景輝近前,拍了拍他的胳膊,語氣悲憤地說道:“輝哥,你也別太沖動,這次天合會敢對VIVI下手,定是做了萬全的準備,貿然行事,只怕損失更大啊!”

他的勸慰,無疑于火上澆油。金景輝聽聞他的話,肺子都快氣炸了。

楊守光繼續說道:“這次VIVI被天合會毀了,海輝堂自然是損失慘重,我海風堂的損失,可也不小啊,輝哥,你看看,是不是可以把海風堂的損失補給我們!”

金景輝看向楊守光的眼神都快噴出火來。這個時候,楊守光來和自己說這些,不是落井下石又是什么?

他一字一頓地說道:“光哥的損失,應該去向天合會去要!”

楊守光清了清喉嚨,頗感無奈地說道:“事情一碼歸一碼!我們海風堂的貨,是在輝哥的場子里丟的,我們要找,當然也是找輝哥要了!”

金景輝沒有說話,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楊守光。楊守光也不畏懼,似笑非笑地和他對視,兩人的目光都快碰撞出火花。

堂主之間的矛盾,李勉完全插不上手,他躬著身子,倒退了兩步。

在場的另幾名堂主見狀,紛紛上前,勸說道:“光哥、輝哥,現在仇家都找上門來了,我們自己就別爭了!”

“是啊,當務之急,是想想我們該如何找回場子吧!”

海和堂堂主李啟政攤著雙手,說道:“這次的事,可不是海輝堂一家的事,而是我們整個四海幫的事啊,天合會都已經踩到我們的頭頂上了。”

李啟政和金景輝的關系特別好,當初兩人是同一批加入四海幫的,年輕的時候,就有過命的交情,現在兩個都是一堂之主,關系也更進一步。

在李啟政的勸說下,金景輝收回目光,瞇縫起眼睛,深深吸了口氣,握緊了拳頭。

海德堂的堂主肖復榮眉頭緊鎖地說道:“當前的局勢,我們還真不方便出面報復天合會。”

見眾人紛紛向自己看過來,肖復榮意味深長地說道:“再過幾個月,就是總統競選,黨團那邊想要連莊,趙老也要我們這段時間不要惹是生非。”

金景輝咬牙說道:“現在可不是我們要惹是生非,而是人家主動踩上來了,榮哥的意思是,我們海輝堂就該什么都不做,就活該吃下這個啞巴虧?”

見金景輝一副要把自己生吞活剝的樣子,肖復榮聳聳肩,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提一下老大的交代嘛。”

海德堂堂主肖復榮,屬于四海幫的中間派,既不傾向于海輝堂,也不傾向于海風堂,肖復榮的性子也有些軟弱,不是那種特別強硬的社團大哥。

金景輝白了他一眼,一字一頓地說道:“這件事,我絕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這個仇,我一定要找天合會討回來……”

他話沒說完,李啟政拍了拍他的胳膊,正sè說道:“輝哥,我覺得榮哥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倘若真因為輝哥的關系,影響到黨團的連莊,恐怕,老大都不好出面保你啊!”

“你……”金景輝沒想到連李啟政會站出來和自己唱反調,他瞪大眼睛,難以置信掉看著他。

李啟政向金景輝偷偷使個眼sè,說道:“折騰了大半宿,天都快亮了,輝哥不餓,兄弟的肚子可在打鼓呢,要不,我們出去喝兩杯?”

金景輝和李啟政的關系太熟了,兩人之間,一個眼神的傳遞,就能明白對方的心思。金景輝看出李啟政有話要說,他強壓怒火,點點頭,說道:“也好,我們出去吃點東西。”

李啟政向他笑了笑,然后又轉頭看向楊守光,說道:“這次,光哥幫著海輝堂抓住了人,又搶回一大批軍火,輝哥也應該好好感謝一番光哥!”

還沒等金景輝說話,楊守光忍不住笑了出來,擺手說道:“謝就不必了,我也是為公司做事嘛!”

李啟政含笑說道:“光哥,你看,抓到的那個人,還有繳獲的這些武器,是不是也該交給輝哥處理。”

楊守光揚起眉毛,正要說話,李啟政又道:“輝哥要找上天合會算賬,手里也得有憑有據才是,不然,空口無憑,輝哥也不占理啊!”

在場的另幾名堂主聞言,紛紛點頭,表示李啟政說的沒錯。

楊守光與李啟政對視片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向一旁的李勉點點頭,說道:“阿勉,把你抓到的人,還有繳獲的東西,統統交給輝哥。”

“是!”李勉答應一聲,走到金景輝近前,擺手說道:“輝哥,人就在外面。”

金景輝向楊守光點點頭,說了一聲‘謝了’,而后大步流星地走出去。

看著金景輝和李啟政雙雙離去的背影,楊守光的眼眸幽暗不明。

肖復榮和另幾名堂主也紛紛向楊守光告辭。

時間不長,據點里便只剩下楊守光和李勉。楊守光問道:“阿勉,你說,金景輝這次真的會去找天合會報仇嗎?”

如果海輝堂和天合會能斗個頭破血流,這是他最愿意看到的事,他的海風堂可以在旁打打邊鼓,坐收漁人之利。

李勉看了一眼楊守光,小聲說道:“光哥,金景輝講義氣,在公司里很得人心,但論頭腦,就是個莽夫,如果沒人幫襯他,他這次一定會去找天合會拼命,不過,有李啟政在,事情不會這么簡單,以李啟政的頭腦,他一定會阻止金景輝蠻干。”

“哼!”楊守光嗤笑出聲,說道:“李啟政就是金景輝身邊的跟屁蟲,阿勉認為他能攔得住金景輝?”

李勉苦笑,語氣篤定地說道:“一定能!”

金景輝能成為楊守光最大的競爭對手,他這個人本身并沒有多大的能耐,或者說他身上的缺點太多,沖動易怒,遇事暴躁,沉不住氣等等。

可關鍵的問題是,金景輝身邊偏偏有李啟政這么一個沉穩老成,處變不驚,足智多謀的人幫襯著他,他二人的優缺點,完全是互補型的,兩人的配合,不是實力相加,而是實力相乘,在李勉心目當中,李啟政對楊守光的威脅,要在金景輝之上。

楊守光深深看了一眼李勉,沉思片刻,嘖了一聲,同時又搖了搖頭。

金景輝和李啟政離開海風堂的北投據點,兩人坐在車上,金景輝開門見山地問道:“阿政,你想要說什么?”

“輝哥,這次VIVI被毀,并非壞事,而是我們的機會來了!”

“啊?”金景輝一臉的詫異,茫然不解地看著李啟政,自己苦心經營多年,寄予厚望的VIVI被天合會給毀了,這還不是壞事,還機會來了?什么狗屁機會?

李啟政一笑,慢悠悠地說道:“把這件事搞大!借用媒體,能搞多大,我們就把它搞多大!”

見金景輝還是一臉的問號,李啟政輕嘆口氣,問道:“輝哥,現在黨團那邊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連莊啊!”金景輝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沒錯,最重要的事就是連莊!”李啟政說道:“我們現在手里要人證有人證,要物證有物證,借用這些,足可以把天合會推到風口浪尖。天合會的背后可是國民黨,天合會如此膽大妄為,這把火勢必會燒到國民黨身上。我想,這應該是黨團那邊最愿意看到的情況了。”

金景輝聽后,恍然大悟,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我怎么沒想到呢!”

李啟政樂呵呵地說道:“趙老要退休了,公司的新老大人選,已迫在眉睫,如果輝哥能借用此事,成功幫黨團連莊,輝哥說,黨團的那些大佬們,他們能不支持輝哥來接手公司嗎?楊守光做的再好,沒有黨團大佬們的支持,他也坐不上老大的位置!”

—待續—

(PS:書友們在支持壞蛋的同時,也請多支持《漢天子》。謝謝!^ ^)

點擊下方閱讀《漢天子

看網友對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二十九章:勾心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