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漢天子 > 第七百九十章 峰回路轉

第七百九十章 峰回路轉

劉秀沉吟了好一會,方緩聲說道:“我會酌情考慮。”

“陛下……”“好了,我已經說了,我會酌情考慮!”

劉秀故意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在場眾人面面相覷,倘若再繼續為劉歙求情,就有逼宮之嫌了。

最后,還是那名老者向劉秀叩首施禮,然后退回到座位上,其余宗親見狀,也都回到各自的位置。

劉秀打了個呵欠,說道:“我累了,諸君若無其它的事,就都先回去吧!”

眾人紛紛起身,向劉秀施禮,齊聲說道:“陛下,臣等告退!”

見劉秀點了頭,眾人紛紛退出大殿。

到了外面,人們一個個都是眉頭緊鎖,其中有人說道:“看來,陛下是不打算輕易放了泗水王,這可如何是好?”

泗水王侵占的只是百畝田地而已,他們當中的不少人,巧取豪奪來的田地可遠遠不止一百畝,一旦被陛下得知,那還了得?

步泗水王的后塵都是輕的。

人們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商議如何能把劉歙救出來。

劉順掃視眾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劉嘉身上。

他問道:“孝孫可有良策?”

在劉氏宗親當中,劉嘉算是足智多謀的人,而且他和劉秀的關系也親近。

劉嘉是在鄧禹攻占長安之后,投奔劉秀的,后來他去到洛陽,被劉秀封為千乘太守。

但劉嘉做太守做了沒多久,身體變得越來越差,便向劉秀請辭。

劉秀也體諒劉嘉,召他回洛陽,讓他在洛陽安心休養。

劉秀平定鄧奉之亂,收復南陽,劉氏宗親紛紛回南陽置地,劉嘉也加入其中。

只不過劉嘉沒有仗勢欺人,也沒有巧取豪奪,在劉氏宗親當中,他所買下的土地算少的了。

見劉順詢問到自己的頭上,有推自己做出頭鳥的趨勢,劉嘉咳嗽了幾聲,擺手說道:“這段時日,我一直在家中靜養,不參與朝政,與陛下也多有疏遠。

依我看,此事倒是可以問問趙憙趙待招。”

聽聞劉嘉的建議,在場的許多宗親眼睛同是一亮。

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都是在赤眉軍攻陷長安之后逃亡到洛陽,投奔劉秀。

在逃亡的路上,他們那叫一個慘,衣服破了,鞋子掉了,身上沒有吃的沒有喝的也沒有錢。

半路上,恰巧遇到了向南陽逃亡的趙憙。

趙憙為人十分仗義,見逃亡的劉氏宗親們皆狼狽不堪,面黃肌瘦,他把隨身帶著的行李都分發給了他們,其中包括救命的糧食,還有錢財、衣服、鞋子等物。

也正是得到了趙憙的救濟,這些劉氏宗親才算是撿回一條命,有驚無險的逃到洛陽。

對趙憙,他們一直心存感激,而且趙憙也向來機敏,謀略過人,或許真能幫他們想出一條妙計。

在劉嘉的提示下,眾人又一同去了趙憙家。

趙憙和鄧奉是至交,鄧奉謀反被殺之后,趙憙受到牽連,好在劉秀不是濫殺無辜的暴君,在調查清楚趙憙和鄧奉之間沒有勾結后,便未對趙憙做出懲處,還任命他為待招公車,也就是國家的儲備干部。

雖說做了待招公車,但沒有人舉薦趙憙,趙憙也只能賦閑在家,終日無所事事。

今日,突然來訪這許多的劉氏宗親,讓趙憙頗感意外,至少他表面上是很意外。

趙憙親自迎出家門,向眾人一躬到地,又驚又喜地說道:“諸公能來寒舍,實在令寒舍蓬蓽生輝,快快快,諸公里面請、里面請!”

“趙待招太客氣了!”

“趙待招請!”

眾人相互寒暄著,走進大門。

在大堂內,眾人紛紛落座,舉目掃視了一圈,趙憙的家雖談不上有多落魄,但也遠談不上有多富貴。

劉玄為帝的時候,趙憙可是平步青云,又被封侯,又被拜為中郎將,少年得志,春風得意,現在他賦閑在家,沒有收入,等于是坐吃山空。

眾人先是相互客套了一番,而后,劉順切入正題,將他們此次的來意,向趙憙詳細講述了一遍,最后,他禁不住長嘆一聲,說道:“泗水王一把年紀,本應頤養天年,誰知現在卻身陷囹圄,不知趙待招可有解救之策?”

聽完劉順的講述,趙憙眨了眨眼睛,喃喃說道:“原來諸公是為泗水王之事而來。”

見他并沒有流露出很驚訝、很為難的樣子,劉終心頭頓是一動,起身離席,向趙憙屈膝跪地,說道:“倘若趙待招能救出家父,趙待招之恩情,終沒齒難忘!”

趙憙嚇了一跳,急忙起身,在劉終面前跪下,說道:“淄川王折煞草民了!”

待招公車是儲備干部,不是正式干部,其身份和普通百姓沒多大區別。

劉順說道:“趙待招若有良策,就請幫幫家父吧!”

趙憙嘆口氣,說道:“草民即便想幫忙,也無能為力啊!”

“為何?”

“草民想見天子,怕是難如登天!”

待招待招,等待召見。

如果天子不召見,那么一輩子都見不到天子。

劉終愣了愣,說道:“只要趙待招能救家父,我可帶你去面見天子!”

趙憙眼眸閃了閃,說道:“只要草民能見到天子,定能救出泗水王!”

一聽這話,在場眾人都愣住了,緊接著又驚又喜地問道:“趙待招有何良策?

快說說!”

趙憙微微一笑,自信滿滿地說道:“我不僅有辦法讓陛下釋放泗水王,而且還能讓狀告泗水王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一時間,屋子里靜得鴉雀無聲,人們面面相覷,突然感覺自己這趟算是白來了,這個趙憙,簡直是信口開河,大言不慚。

他說他能救出泗水王,這或許還有可能,可他竟然能讓狀告泗水王的王奔一命嗚呼,這就太匪夷所思了。

在眾人看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當今可不是王莽那樣的昏君,更不是劉玄那樣的糊涂蟲,當今愛民如子,仁德勤政,又怎會濫殺無辜?

趙憙環視在場眾人一圈,伸出巴掌,向眾人晃了晃,說道:“諸公若是不信我的話,我們可以打個賭,五日之內,陛下定會釋放泗水王,并下令處斬王奔!”

劉終聞言,臉sè漲紅,兩眼晶亮,整個人好像都活過來了。

劉順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拍了拍胸脯,說道:“倘若趙待招能一語成讖,我這個南陽太守,可讓趙待招來做!”

趙憙自信滿滿地說道:“倘若草民未能說到做到,可提頭向諸公謝罪!”

劉終一拍大腿,猛的站起身形,拉住趙憙的手腕,說道:“走!我們現在就去行轅,面見天子!”

雖說劉歙并沒有被打入大獄,只是軟禁在劉秀的身邊,但這也足夠讓劉終這位孝子把抓揉腸的了,此時趙憙言之鑿鑿的說有辦法救出父親,劉終是一刻都不想多耽擱,拽著趙憙就往外走。

“阿終!”

劉順還想叫住他,起碼你先問個清楚,趙憙究竟有什么辦法啊,冒冒失失的把他領到天子面前,倘若他什么都說不出來,那可如何是好?

劉終頭都沒回一下,把趙憙拉出了府邸,直奔行轅而去。

宗親們走后,劉秀總算是得到休息的機會,結果他屁股都沒坐熱呢,虛英從外面走進來,拱手施禮,說道:“陛下,淄川王帶來趙憙求見!”

趙憙?

劉終怎么把趙憙給領過來了?

劉秀揚了揚眉毛,看向虛英。

后者躬身說道:“陛下,淄川王說有要事向陛下稟報!”

劉秀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讓他二人進來吧!”

都不用問,劉終現在來見自己,肯定是為了劉歙的事。

劉秀覺得自己說得已經足夠多了,如果劉終還是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他也沒辦法。

時間不長,去而復返的劉終帶著趙憙走進大殿。

進來之后,劉終是拱手施禮,趙憙則是跪地叩首,施大禮叩拜,說道:“待招公車趙憙,拜見陛下!”

劉秀揮了揮手,說道:“賜座。”

虛英拿著兩只軟墊走了過來,放在一旁。

劉終和趙憙雙雙躬身道謝,而后在軟墊上跪坐下來。

劉秀看向劉終,又好氣又好笑地問道:“阿終還是為了泗水王之事而來吧!”

“正是!”

劉終也不繞彎子,重重地點下頭。

趙憙欠身說道:“陛下,草民有事稟報!”

劉秀看向趙憙,表情淡漠地說道:“講。”

“陛下懲治泗水王,有放縱小人加害忠良之嫌!”

趙憙這一句話,讓劉終的冷汗頓時冒出來了,他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向趙憙,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見到天子之后,趙憙能突然冒出這么一句。

站于殿門一旁的虛英聞言,眉頭緊鎖,下垂的手也隨之抬了起來,握住佩劍的劍柄。

劉秀愣住,過了片刻,他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他看向趙憙,說道:“趙憙,你好大的膽子啊!”

“陛下謬贊了,草民愧不敢當!”

劉秀差點仰面大笑起來,你真當我是在夸贊你呢!他慢悠悠地問道:“你說朕縱容小人,陷害忠良?”

劉終一邊擦額頭的冷汗,一邊向趙憙連使眼sè,示意他趕快閉嘴,別再亂說話了!你再亂講下去,家父都得被你給害死!趙憙仿佛沒看到劉終的暗示,對上劉秀審視的目光,正sè說道:“起碼陛下有輕信了小人之言!”

劉秀不解地問道:“小人?

你說的小人可是指王奔?”

“正是!”

“你為何說王奔是小人?”

“葉縣北部的那塊地,并非王奔的,而是蔡毅的!”

“朕知道,不過,蔡毅已經搬離了葉縣,在臨走之前,將那塊地賣給了王奔。”

趙憙搖了搖頭,說道:“陛下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蔡毅并未賣地,而王奔也未買地,那塊地,是王奔硬搶來的,至于蔡毅一家,早已被王奔殺光!”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都驚呆了,久久未說出話來。

竟然還有這樣的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劉秀目不轉睛地看著趙憙,皺著眉頭問道:“你是說,王奔殺了蔡毅一家,搶走了地契?”

“還有蔡家的錢財,也被王奔洗劫一空。”

劉秀說道:“你說的這些,可有憑證?”

趙憙正sè說道:“草民與王奔的一名門客,私交甚厚,王奔殺害蔡毅之事,正是那名門客所講,還請陛下能明察秋毫!”

說著話,他跪地向前叩首。

看網友對 第七百九十章 峰回路轉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