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漢天子 >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不得圣寵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不得圣寵

這可真是峰回路轉,誰都沒想到,這樁看似普普通通的侵占民田案,其中竟然還藏有這樣的隱情。

如果真如趙憙所言,是王奔殺害了蔡毅一家,搶走了葉縣北面的那塊地,那么,這塊地現在應該算是無主之地。

劉歙霸占這塊地,就真算不上是侵占民田,充其量能算是侵占了本應該被收回到縣府手里的一塊田地。

劉秀問道:“趙憙,你說的王奔門客,現在何處?

你能否把他找來?”

趙憙正sè說道:“王奔其人,表面仁善,實則心腸惡毒,心狠手辣,殺人越貨之事,背地里不知做過了多少次,與我相識的這名王奔門客,不齒王奔的所作所為,現已離開王奔,就躲在宛城,草民可以把他找來,與王奔當面對質!”

“好!”

劉秀點點頭,說道:“你立刻將他帶來行轅,另,”說著話,劉秀轉頭看向虛英,說道:“即刻知會郡府,派人去往葉縣,將王奔捉拿回宛城。”

“是!陛下!”

趙憙和虛英一前一后的答應一聲,一并向外走去。

趙憙還沒出殿門,劉秀恍然想到什么,又突然叫住了他,問道:“你既然明知道王奔謀財害命,為何不去報官?”

“是因為草民不敢。”

趙憙躬身說道。

“不敢?”

“以前,也有人告過王奔,但因為拿不出真憑實據,也或者是縣府有意包庇,最后都不了了之,反而是舉報之人,相隔沒幾日,便在家中遇害。

草民無權無勢,不敢以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冒險,倘若這次不是陛下親臨南陽,草民依舊不敢向人提及此事。”

趙憙說著話,屈膝跪地,說道:“還請陛下恕罪!”

劉秀眉頭緊鎖地擺擺手,說道:“你起來吧!倘若真如你所言,王奔是十惡不赦之兇徒,朕必嚴懲不貸!”

趙憙說的那名門客,名叫王元,是位年近四十的漢子,身材健碩,體型高大魁梧,一臉的橫肉和絡腮胡須,給人的感覺頗為兇惡。

他住在菜市口一帶,平日里于家中深居簡出,趙憙倒是經常去探望他,時不時的還送去些糧食。

王元和王奔是同族的宗親,也正因為有這層關系,王元頗受王奔的信任和重用。

不過幫王奔做壞事做得太多,王元時常感覺后脊梁冒涼風,覺得這樣下去非長久之計,沒準哪一天東窗事發,自己就得跟著王奔一起去見閻王。

受不了在王奔身邊的擔驚受怕,王元找了個機會,不辭而別,逃到宛城,前來投奔趙憙。

趙憙在南陽的名聲還是挺大的,人們都傳趙憙為人義氣,既愛結交朋友,也樂善好施。

王元投奔趙憙,是想尋求趙憙的庇護。

若是以前,身為中郎將的趙憙庇護王元那是綽綽有余,可問題是,現在他也只是個白丁,在權勢面前,他自保都做不到,更別說去庇護王元了。

不過趙熹也沒有把王元拒之門外,他把王元安置在菜市口附近的一座宅子里,讓他暫時住下來,平時的吃穿用度,都由他來提供。

趙熹現在沒有庇護王元的能力,也沒有狀告王奔的能力,但他敏銳的察覺到這是一個機會,只要找到合適的時機,他便可憑借此事步入仕途。

正所謂機會永遠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趙熹知道了王奔背地里干的那些勾當,沒有聲張,也沒有報官,而是一直在等,等著最佳的時機出現。

結果機會還真被他給等來了。

天子南巡,正好路過南陽,這正是趙熹苦等的良機。

他本打算等到劉秀路過宛城的時候,自己直接去面見天子,將此事稟明。

可沒想到,劉秀路經葉縣的時候,王奔竟然跑去告御狀,還成功告倒了泗水王劉歙。

在得知此事后,趙熹在家中興奮的一蹦多高,仰天長嘆:“大事成矣!”

這是連老天都眷顧他,在為他鋪路啊!當劉終、劉順等劉氏宗親主動上門來找他的時候,趙熹只是表面驚訝,實則心中已經樂開花了,也正因為有前面的這些準備,他才敢在劉氏宗親面前,拍著胸脯打包票,自己能救出泗水王,還能讓王奔死無葬身之地。

這便是事情的前因后果。

趙熹把王元領到行轅,面見劉秀。

見到了天子,王元再不用有所顧慮,有所隱瞞,將他所知道的,還有他親身經歷的所有事,包括王奔謀害蔡毅一家,一五一十地向劉秀講述了一遍,當然,他把自己倒是摘得很干凈,表示自己沒有動手,也沒有殺人。

在聽完王元的講述后,劉秀大怒,猛的一拍桌案,怒聲說道:“好個窮兇極惡、無法無天的賊子!”

有王元這么一個強有力的人證在,都不用提審王奔,就基本可以結案了,他甚至連蔡毅一家人的尸骸被埋在何處,都能說得清清楚楚,這還有什么好審的?

事隔四天,王奔被郡府衙役帶回到宛城,太守劉順,親自審問王奔。

剛開始,王奔還嘴巴硬得很,什么都不肯說,但一件件的大刑用下去,王奔縱然有鋼筋鐵骨,也被各種各樣的大刑磨個粉碎。

最后,王奔終于承受不住酷刑,把他謀害蔡毅一家的事,一五一十地招供出來。

蔡毅的那塊田地,王奔找就相中了,聽說蔡毅要舉家搬走,王奔立刻便找上門,提出想買下這塊地,他給出的價碼是每畝兩百錢。

當時南陽兵荒馬亂,地價也的確是很便宜,但問題是,葉縣這里位于南陽的邊界,沒太受到戰禍的波及,田地的價格,基本在每畝五百錢左右,若是良田的話,價格還會更高一些。

蔡毅沒就沒打算賣地,加上王奔出價這么便宜,蔡毅當場就拒絕了。

王奔好話說盡,但見勸不動蔡毅,也只能無功而返,回到自家,他越想越不甘心,蔡毅一家要搬走了,搬去哪里,誰都不知道,如果他們一家人在半路上突然失蹤,恐怕也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再者說,現在兵荒馬亂的,到處都是賊兵,就算有人察覺到蔡毅一家失蹤,又有誰會懷疑到自己頭上?

蔡毅還沒有搬走,王奔就在葉縣散出消息,說蔡毅把自家的百畝良田都賣給了他。

蔡毅聽聞傳言,也沒當回事,只是嗤之以鼻。

結果,他在居家遷往潁川的路上,被王奔等人追上,全家老小,被王奔等人殺個精光,錢財地契,也被王奔搶走。

處理了蔡毅一家人的尸體后,王奔回到葉縣,拿著從蔡毅那里搶來的地契,順理成章的接收了葉縣北面的百畝良田。

由于前期王奔已經散出謠言,所以葉縣百姓對于他能‘買下’蔡家的這塊田地,也并不覺得意外。

王奔是機關算盡,可就是沒能算到洛陽朝廷在南陽施行一系列的優惠政策后,大批的劉氏宗親會涌入南陽,更沒有想到的是,泗水王劉歙還來了葉縣,一眼便相中了蔡毅家的那塊地,不由分說的就給占了去。

這真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與劉歙相比,窮兇極惡的王奔,也只是算是一條毫無抵抗能力的小魚。

對于自己冒險搶來的地,最終卻被劉歙霸占,王奔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別說是他,就連葉縣令,乃至南陽太守,都不敢管到劉歙的頭上。

王奔在自家肺子都快氣炸了,向來都是他欺負人,什么時候被人如此欺負過?

他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窩火,就在他把抓揉腸的時候,劉秀路過葉縣。

這時候的王奔也是瞎了心,竟然做出一件驚人之舉,去攔阻劉秀的圣駕告御狀。

再后來的事,就是劉秀抓了劉歙,王奔也順理成章的拿回那塊地。

現在一起都真相大白,看罷劉順提交上來的供詞,劉秀面沉似水,對劉順說道:“此賊殺人越貨,草菅人命,罪大惡極,十惡不赦,當處以腰斬極刑。”

劉順急忙躬身施禮,說道:“陛下圣明!”

劉秀說道:“王奔之幫兇,也一個都不能放過!”

“是!陛下!”

“還有,蔡毅再無親人了嗎?”

“這……”劉順垂首說道:“直系的親人都已被王奔殺光,在葉縣,可能還有些旁系的親人。”

劉秀點了點頭,沉吟片刻,說道:“王奔的家財,當依法充公,可拿出一部分,分于蔡毅的親眷。”

“陛下仁德,實乃百姓之幸!”

劉順拱手,一躬到地。

劉秀沒有再多說什么,向劉順揮了揮手。

劉順告退,回到郡府,很快便令人張貼出告示,將王奔的惡行公之于眾。

王奔伏法,葉縣的百姓無不是拍手稱快,在葉縣,王奔可算是當地一霸,受過他欺凌的百姓,不在少數。

先前被劉秀抓了的泗水王劉歙,現也被無罪釋放。

其實劉秀本來也沒難為劉歙,說是抓了他,實則就是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好吃好喝的養著。

當劉歙聽聞王奔的事后,老頭子這下可來了精神,跳腳大罵王奔不是東西,自己當初就是看他面相不像善類,才霸占他的田地。

趙憙出面,狀告王奔,讓所有的事情都得到了圓滿的解決,就連騎虎難下的劉秀,不必再為劉歙的事為難了,順理成章的釋放了劉歙。

劉氏宗親們自然對趙憙感恩戴德,帶著劉歙,一同來拜見趙憙,劉順還記得他當初的承諾,對趙憙說道:“看來,我這個太守之職,以后要讓給趙先生來做了。”

趙憙連忙拱手施禮,說道:“成武侯可是折煞草民了,草民就算長了十顆腦袋,也不敢做這南陽太守啊!”

他說的是實話,在他看來,這南陽太守是最難做的,除了宗親,無論換誰來做,都是如坐針氈。

聽了他的話,劉順哈哈大笑,對在場眾人說道:“趙先生大才,我等當聯名向陛下舉薦才是!”

眾宗親聞言,無不大點其頭。

宗親們可不是說說而已,當天,他們真就一同去了行轅,面見劉秀,向他舉薦趙憙。

對于趙憙這個人,劉秀的印象其實很一般,畢竟趙憙和鄧奉是至交好友,單憑這一點,劉秀對趙憙就喜歡不起來。

但這次趙憙的確是立了功,又幫他解決一個難題,劉秀思前想后,看向劉啟,說道:“阿啟,讓趙憙給你做侯相如何?”

劉啟是劉秀的同輩族兄弟,劉秀冊封劉啟為簡陽侯,不過簡陽在江南,而江南的各郡縣還沒有歸順朝廷,簡陽實則是被控制在簡陽令手里,劉啟這個簡陽侯,屬于有名無實。

作為侯爵,在封地是有侯相的,職責就是幫著侯管理封地,可現在簡陽根本不在劉啟的手里,給他安排一位侯相,也沒什么用啊!劉啟聽后,一臉的為難。

劉秀淡然一笑,慢悠悠地說道:“你們舉薦趙憙,都說他有大才,我且相信。

我給他兩千兵馬,倘若他能攻占簡陽,便可做簡陽侯相,倘若他攻不下簡陽,還是繼續做他的待招公車吧,諸君以為如何啊?”

看網友對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不得圣寵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