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漢天子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城外相會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城外相會

劉永的死,等于是除掉了唯一一個能在漢室正統這方面與劉秀競爭的對手。

作為與劉秀同時期存在的地方豪強,劉永手中也掌控了大量的資源。

在赤眉軍西進,攻占長安之后,劉永幾乎接管了赤眉軍留下的全部地盤,控制著豫州、青州、兗州、徐州接近個州府,而在當時,劉秀所掌控的只有幽州、冀州和以洛陽為中心的河南郡。

劉永只有劉秀這么一個敵人,而當時劉秀外有強大的赤眉勢力、劉永勢力,內又有彭寵、鄧奉的造反作亂,可以說劉永與劉秀相比,占據了天時、地利等一系列的有利因素。

可是明明手握著一把好牌,劉永卻偏偏給打崩了。

劉秀的強大,那只是次要因素,劉永失敗的真正主因,還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劉永缺乏劉秀那種殺伐決斷的魄力,對于地方割據勢力,如張步勢力、董憲勢力,他沒有想過去征服,而是采用許下承諾,讓他們主動歸附于自己的懷柔政策。

在張步、董憲都同意向劉永效忠之后,劉永便對這兩股勢力放手不管了,導致劉永、董憲、張步這三方勢力,從來都沒有完全融合到一起。

看起來,劉永好像坐擁四個州府,勢力龐大,如日中天,可實際上,劉永真正能掌控的只有豫州這么一個州。

當以劉秀為首的洛陽軍大舉進攻豫州,漢軍長驅直入,直逼睢陽的時候,只有劉永一人在孤軍奮戰,而張步、董憲都是一副事不關己,作壁上觀的態度。

這也成了劉永戰敗被殺的直接原因。

看完吳漢傳來的戰報,劉秀也是難掩臉上的喜sè,將竹簡卷起,對虛英說道:“好了,回去休息吧!”

“是!陛下!”

劉秀躡手躡腳的回到寢帳。

他剛坐到床上,yīn麗華睜開眼睛,嗓音沙啞地問道:“陛下,出了什么事?”

“沒事,快睡吧!”

劉秀把竹簡放在一旁,拍了拍yīn麗華的玉臂,柔聲說道。

yīn麗華聽后,重又閉上眼睛,再次進入夢鄉。

劉秀躺在床榻上,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劉永死了,豫州群龍無首,張步、董憲勢力,也失去了天然屏障,接下來,己方大軍可乘勝追擊,進取對張步和董憲。

想到這里,劉秀看看身旁的yīn麗華,又翻身坐起,高抬腿輕落足地走出內賬,到了外賬,他拿出一張帛詔,唰唰唰地寫下一封詔書。

詔書的前半段,他著重表彰了吳漢和蓋延的功績,并對斬殺劉永、棄暗投明的慶吾贊賞有加,封他為侯。

在詔書的后半段,劉秀責令吳漢率王梁、陳俊諸將,進軍東郡,剿滅東郡境內的敵方勢力以及有敵方起義軍,另又責令蓋延,徹底消滅劉永的殘余勢力,包括董憲、張步二賊。

他的詔書寫了兩份,一份傳給吳漢,一份傳給蓋延。

漢軍的這次東征,吳漢和蓋延都是軍中主將,而且劉秀給吳漢和蓋延的命令也不一樣,詔書傳給其中任何一個人都不太合適,劉秀便不厭其煩地寫了兩份詔書。

劉秀覺得自己想得已經夠周到了,不過還是引來一人的不滿,龐萌。

龐萌是綠林軍出身,原為王常的部下,隸屬綠林軍中的下江系。

劉秀和王常的關系特別好,自然而然的也就和下江系的綠林軍將領相處融洽。

后來劉玄派謝躬到冀州壓制劉秀,龐萌便是謝躬的下屬之一。

再后來,謝躬被殺,龐萌順理成章的歸順劉秀。

龐萌這個人,雖說有點小心眼,但性情比較溫和,為人也很忠厚,頗得劉秀的賞識。

劉秀曾說過,可以托付六尺之孤,可以托付一縣百里之地,非龐萌莫屬。

通過劉秀對龐萌的評價,也能看出劉秀對龐萌的喜愛。

龐萌頗受圣寵,這讓軍中將士們都眼紅不已。

原本溫和忠厚的龐萌,人也漸漸飄了起來,在軍中指手畫腳,說一不二,就連主將蓋延,他也越來越不放在眼里。

這自然引起了蓋延對龐萌的強烈不滿。

劉秀的詔書傳到大營,蓋延召集眾將共看,卻唯獨不找龐萌。

而在劉秀的詔書當中,也的確沒有提到龐萌只言片語。

天子詔書,總共就那么幾句話,提到的自然都是主將,不可能把下面的普通將官都挨個提一遍,表彰一遍。

但龐萌知道此事后,心中卻是大為不滿。

他倒不是生劉秀的氣,而是生蓋延的氣,認為肯定是蓋延在私下里向陛下告了自己的狀,向天子進了讒言,所以天子才會在詔書中對自己只字未提。

打下睢陽,斬殺劉永,自己也是立下了汗馬功勞的,倘若不是蓋延說了自己的壞話,天子不可能不表彰自己。

劉秀的寵信,并沒能讓龐萌變得兢兢業業,反而讓他整個人都膨脹起來。

就連劉秀在詔書中沒有提到他,都使得他認定是蓋延給自己穿小鞋,向天下進讒言,說自己的壞話。

在這種心理的作祟下,他對蓋延越發的看不順眼,兩人之間的矛盾也是越來越大。

恐怕劉秀自己都沒想到,他的詔書,竟然會給蓋延和龐萌之間埋下決裂的種子。

翌日。

黎丘城外漢軍大營,中軍帳。

劉秀召集眾將,宣布了劉永被殺的好消息。

眾將聽后,無不喜形于sè,但很快,人們的喜悅又都消失。

人家吳漢和蓋延的東征,已經大獲全勝,攻克睢陽,斬殺賊首劉永,可己方的南征,直到現在,還被秦豐拖在黎丘,兩者之間的差距,讓在場諸將的顏面多少有些掛不住,包括岑彭、朱祐等人在內。

朱祐騰的一下站起身形,大聲說道:“陛下,微臣以為,我軍當即刻強攻黎丘,擒下老賊秦豐!”

他話音剛落,在場諸將紛紛起身,插手施禮,說道:“陛下,微臣愿打頭陣!”

“微臣愿打頭陣!”

環視一圈主動請纓的諸將,劉秀微微一笑,說道:“今日,我要去往城前,和秦豐相見!”

“陛下,微臣以為,對秦豐這個老匹夫,已沒什么可說的了,干脆就直接打吧!”

朱祐義憤填膺、急不可耐地說道。

劉秀說道:“黎丘雖未彈丸小城,但城高墻堅,易守難攻,且城內敵軍數量眾多,強攻起來,我軍的傷亡必然不小,此戰,能不打就盡量不要打。”

別看劉秀自舂陵起事以來,一直在征戰,不過劉秀并非好戰之人,打了這么多年的仗,看了那么多的生生死死,他也實在是打夠了,如果能不發生交戰,能以言語勸降秦豐,這是最好不過的了。

眾人都能領會劉秀的心思,互相看了看,最終紛紛坐了回去,異口同聲道:“陛下英明,陛下仁德!”

劉秀在岑彭、朱祐諸將的簇擁上,帶著數千兵馬,從漢軍大營里出來,直奔黎丘的西城門而去。

快要進入黎丘的百步之內時,從城頭上飛射下來一箭,啪的一聲釘在地面上,這是秦豐軍的以箭示警,警告劉秀等人,再繼續往前走,城頭就要對他們放箭了。

在劉秀的授意下,一名漢軍騎兵策馬沖了出去,快馬加鞭地跑到黎丘西城門前,沖著城頭高聲喊喝道:“陛下親臨黎丘,欲與秦豐一見,讓秦豐出城說話!”

此時,秦豐早已登上城頭,正站在城門樓內,探著腦袋向下看著。

聽聞劉秀已到黎丘的消息,秦豐心頭一震,他探出頭來,沖著城外的漢兵大聲問道:“劉秀現在何處?”

那名漢兵臉sè頓是一變,揚頭怒視著城頭上的秦豐,回手一指,說道:“陛下在此!”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望,由于距離太遠,秦豐也看不太真切。

秦豐沉吟了一會,說道:“我可以出城與劉秀相見,但雙方所帶之隨從,都不能超過三人!”

那名漢兵沒有再說話,只冷冷看了秦豐一眼,撥轉馬頭,跑回去向劉秀報信。

很快,漢軍在距離黎丘城百步遠的地方,設置了一個小棚子,小棚子四面鏤空,只幾根柱子支撐,內部的地面上鋪著塌子,中央擺放著一張小木桌,木桌的兩邊各放置了一張軟墊。

桌面上,擺著茶壺和茶杯。

劉秀帶著虛英、虛庭、虛飛前來,其余人等,都退到百步之外。

見狀,秦豐點了點頭,轉身正要下城墻,出城與劉秀相見,這時候,一名將領快步上前,向秦豐插手施禮,小聲說道:“大王,微臣手下有一位神射手,可拉五石弓,百步之內,箭無虛發。”

漢軍設置的小棚子,距離黎丘正是百步。

言下之意,己方的這名神射手站于城頭之上,可直接射殺劉秀。

秦豐聞言,眼眸頓是一閃,緊接著他擺了擺手,說道:“不可如此!”

即便他狠毒了劉秀,但談判就是談判,趁著談判之機,暗箭傷人,非君子所為。

在當時,人們看待道德比什么都重,道德高尚的人,哪怕沒什么真才實學,也可以被推舉入朝為官。

漢代時期,大名鼎鼎的‘舉孝廉’就是這么來的。

所謂的舉孝廉,就是推舉孝子或廉潔官吏。

百善孝為先,孝道在德行當中排名首位。

秦豐雖和劉秀是死敵,但他不屑于暗箭傷人,這種事也超過了他做人的底線。

秦豐并未接受部下的意見,帶著三名武藝高強的侍衛,下了城墻,領著一隊兵馬,從黎丘城內出來。

他將出城的兵馬留下,只帶著三名貼身侍衛,直奔劉秀所在的小棚子而去。

很快,秦豐便到了小棚子近前。

劉秀端坐在小棚子里,虛英、虛庭、虛飛三人站在外面,秦豐回頭,示意三名侍衛都留在棚外,他翻身下馬,邁步走進小棚子里。

“秦公,請坐。”

劉秀沖著秦豐微微一笑,向自己的對面擺了擺手。

“蕭王!”

秦豐向劉秀拱了拱手。

聽聞蕭王二字,帳外的虛英、虛庭、虛飛三人臉sè同是一變,手也隨之抬起,握住佩劍的劍柄。

見狀,秦豐帶來的三名貼身侍衛也都齊齊握住佩劍,目不轉睛地盯著對面的虛英三人。

秦豐叫劉秀蕭王,等于是說,他不承認劉秀的稱帝,他只承認劉玄對劉秀的冊封。

在更始朝廷里,劉秀為蕭王,他秦豐為楚黎王,大家同為王,沒有誰高誰低之分。

他的心思,劉秀立刻便領悟到了,也不生氣,微微一笑,再次說道:“秦公請坐。”

這回秦豐沒客氣,在劉秀的對面坐了下來。

劉秀提起茶壺,倒了兩杯茶水,向對面的秦豐擺擺手。

秦豐沒有拿起杯子喝茶的意思,他是沒有害人之心,但誰知道劉秀有沒有害他之心,倘若劉秀在茶水中下了毒,他一命嗚呼,又找誰說理去?

看網友對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城外相會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