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漢天子 > 第七百九十四章 突生變故

第七百九十四章 突生變故

看秦豐不肯喝茶,劉秀也不勉強,他拿起茶杯,慢悠悠了喝了一口,含笑說道:“這是我從洛陽帶來的涼茶,秦公不想嘗嘗嗎?”

見劉秀都已經把茶喝了,秦豐也沒什么好顧慮的了,拿起茶杯,咕咚一聲,一口把茶水喝盡。

劉秀嘴角揚了揚,笑問道:“秦公以為此茶如何?”

秦豐表情怪異地看了一眼劉秀,他以為劉秀專程從洛陽帶來的能是什么名品上等茶葉呢,就此時喝的這種茶,他平日里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見劉秀還厚著臉皮問自己此茶如何,秦豐都差點氣樂了,說道:“等蕭王回洛陽時,老夫倒是可以送蕭王一些好茶。”

劉秀聞言,仰面大笑。

每個人口味不一樣,他喜歡這種甜絲絲的涼茶,不過很顯然,秦豐定是不太喜歡。

他突然話鋒一轉,說道:“劉永死了。”

秦豐先是一愣,緊接著身子又是一震,詫異地看著劉秀。

秦豐和劉永之間倒是沒什么聯系,但俗話說的好,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劉永在東,他在南,這一東一南,遙相呼應,倒也極大的分散了漢軍的兵力。

現在突然聽聞劉永死了,秦豐頓是生出唇亡齒寒之感。

他瞇縫起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劉秀,一字一頓地問道:“蕭王可是在詐老夫?”

劉秀淡然一笑,反問道:“秦公以為這么大的事,朕能對你扯謊嗎?”

秦豐眉頭緊鎖,垂下頭,沉默未語。

劉永若活著,秦豐這邊多少還能有些指望,萬一劉永在豫州打勝仗了呢?

如此一來,劉秀只能把主力大軍放在豫州,甚至連岑彭都有可能調到東線戰場,這樣自己也就得到了喘息之機。

可現在劉永死了,他心底里最后的一絲希望也隨之破滅。

秦豐放于大腿上的雙手慢慢握緊成拳頭。

看他臉sè變換不定,劉秀說道:“先有田戎戰敗,現劉永又被殺,秦公死守著黎丘,還能指望誰呢?”

秦豐臉sè一變,緊接著他身子前傾,怒聲說道:“我麾下有近十萬大軍,且黎丘城高墻堅,易守難攻,城內糧草物資皆充裕,蕭王真以為自己已經贏定了嗎?”

劉秀聳聳肩,語氣平和地問道:“能守多久?”

“啊?”

“城內的糧草、物資,還夠秦公堅守多久的?

一個月、兩個月?

還是一年、兩年?”

劉秀說道:“秦公心里應該很清楚,黎丘已成甕中之鱉,是一塊死地,堅守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秦公就算不在乎麾下近十萬將士的生死,難道秦公連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了嗎?”

秦豐的拳頭握得更緊,兩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劉秀,一聲未吭。

劉秀慢悠悠地說道:“只要秦公現在肯降,以前的恩怨,我可以既往不咎,還可以封秦公為楚侯,南郡的五個縣,可作為秦公的封地,秦公以為如何?”

劉秀這已經是大手筆了,整個南郡才十七個縣,劉秀肯分出五個縣作為秦豐的封地,差不多是把南郡的三分之一都讓給了秦豐,只要他肯主動投降。

秦豐吞了口唾沫,沉默未語。

他不得不承認,劉秀開出的條件很優厚,也很誘人,只是讓他從王降為侯,他心里的那一關實在是有些過不去。

他又沉吟了半晌,說道:“倘若蕭王能封老夫為楚黎王,老夫可尊稱蕭王一聲陛下!”

言下之意,他還是想做王,繼續在南郡做他的楚黎王。

劉秀正sè說道:“高祖祖訓,非劉姓者不得為王!朕繼承漢室江山,行漢制,施漢法,又豈能違背祖訓?

秦公開出這樣的條件,未免就太強人所難,也太無誠意了吧。”

秦豐再次沉默下來。

對于劉秀說的這一點,他也是認同的,畢竟洛陽朝廷里有那么多功高蓋主的大臣,但都因為異姓的關系,沒有被封王,最高就是被封了侯。

其中封地最多的當屬鄧禹,有三個縣的封地。

可現在劉秀承諾于他,要給他五個縣的封地,其實這已經是開了洛陽朝廷的先河。

秦豐思前想后了一番,問道:“不知蕭王會給老夫哪五個縣?”

劉秀仰面而笑,擺手說道:“南郡諸縣,秦公可任選!”

聽聞這話,秦豐眼眸又是一閃。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對面的劉秀,好像想看進他的內心深處似的。

過了好一會,他幽幽說道:“蕭王不會是在哄騙老夫吧?”

劉秀淡然一笑,幽幽說道:“朕乃天子,金口玉言,出爾反爾,此乃小人行徑,秦公還沒有重要到讓朕自毀名譽、聲望的地步吧?”

秦豐聞言,老臉頓是一紅。

劉秀繼續說道:“荊州已經打了太多的仗,荊州百姓,流離失所,餓殍遍野。

朕,不愿意再打仗,也不愿意再看到荊州百姓慘死于沙場之上,生靈涂炭。

倘若秦公真能一心為了楚地,一心為了荊州百姓著想,就放下刀劍,與朕化干戈為玉帛,此為荊州之幸,更為南郡之幸。”

劉秀的這番話,有說進秦豐的心坎里。

的確,荊州百姓太苦了,先是和王莽打,然后各地的割據自相殘殺,再然后是和劉秀打。

這些年來,又哪里過過一天消停的日子?

當年那么繁華興盛的荊楚之地,現在是打得滿目瘡痍,破敗不堪。

秦豐久久未語,劉秀也沒有催促他,拿起茶壺,又給自己和秦豐各倒了一杯茶。

現在劉秀是真心實意的勸降秦豐,甚至不惜給秦豐五個縣的封地。

首先,秦豐的麾下的確還有好幾萬的兵馬,其次,秦豐在南郡的威望頗高。

如果秦豐肯主動投降,以后朝廷治理南郡,將會事半功倍。

劉秀把新倒的一杯茶都喝完,見秦豐還在轉動著眼睛,琢磨個不停,他笑問道:“秦公考慮得如何?”

“這……事關重大,我還需仔細斟酌!再仔細斟酌一下!”

秦豐心不在焉地說道。

劉秀點點頭,也不追著秦豐一定要他立刻就給自己答復,他想了想,說道:“三日!我給秦公三日的時間考慮,可好?”

秦豐想了想,點點頭,說道:“好!三日之內,無論老夫是接受還是不接受,都會給蕭王一個答復。”

“我們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劉秀和秦豐達成了口頭上的約定,就秦豐究竟要不要歸順洛陽這件事,兩人定下三日之約。

之后,劉秀含笑擺擺手,說道:“秦公請用茶!”

秦豐看了看面前的茶水,這種甜兮兮的涼茶他實在是喝不慣,但又不好拒絕,只能硬著頭皮,把這杯茶也一口喝掉,而后他站起身形,向劉秀拱手說道:“蕭王,老夫要回去了!”

劉秀跟著起身,意味深長地說道:“還望秦公能三思而行,黎丘城內十萬將士的生死,現都在秦公的一念之間。”

秦豐看了劉秀一眼,暗嘆口氣,心里琢磨著,等回城之后,他需召集眾將,再做最后一次商議,只要還要突圍的希望,他就要和劉秀死扛到底。

但凡還有一線生機,秦豐就不想向劉秀投降。

秦豐又向劉秀拱了拱手,轉身走出小棚子。

劉秀跟著走了出來,背著手,含笑看著上馬的秦豐,說道:“朕等秦公的消息。”

回頭看了劉秀一眼,秦豐點下頭,沒有再多說什么,雙腳一磕馬腹,催馬前行。

目送著秦豐帶著三名隨從走遠,虛英等人來到劉秀近前,虛英牽著馬兒,邊把韁繩交給劉秀,邊小聲問道:“陛下,秦豐真的會歸順朝廷嗎?”

劉秀搖了搖頭,秦豐最終會做出什么決定,劉秀現在也不好做出判斷。

投降,丟掉的是顏面,而拒不投降,丟掉的則是性命,秦豐究竟會選擇要顏面還是要性命,劉秀現在也不知道。

就在劉秀接過韁繩,準備上馬的時候,突然之間,就聽背后傳來尖銳的破風聲。

他下意識地回頭看去,陽光刺眼,只隱約能看到秦豐等人漸行漸遠的背影。

也就在他愣神的瞬間,一道寒光從空中墜落下來,直奔劉秀的面門。

劉秀預感到危險了臨近,下意識反應的向旁一側頭,就聽沙的一聲,一支箭矢貼著他的臉頰飛過,正釘在他背后戰馬的脖頸上。

戰馬嘶鳴一聲,轟然倒地。

人們定睛再看,只見在馬頸上,觸目驚心地插著一根箭矢。

舉目看向劉秀,他的那邊臉頰都紅了。

虛英大駭,急忙拉著劉秀,連連后退,與此同時,他抬起另只手,將拇指和食指含入口中,吹出尖銳的哨音。

哨音一起,原本位于百步開外的漢軍將士齊齊沖了過來。

劉秀這邊發生的變故,自然也驚動了秦豐。

秦豐回頭觀望,正看到劉秀的戰馬被射殺的那一幕,至于劉秀有沒有受傷,他看不清楚,虛英、虛庭、虛飛已第一時間把劉秀護在他們三人的身后。

秦豐只愣了片刻,立刻反應過來,定是城頭上有人放冷箭,欲射殺劉秀。

他暗叫一聲糟糕,還想回去一探究竟,他身邊的三名侍衛急忙把他拉住,變sè道:“大王快走!”

這時候,大批的漢軍將士已經直奔小棚子沖過來,秦豐若回去,還焉有命在?

秦豐急得抓耳撓腮,但也沒辦法,只能在三名侍衛的保護下,倉皇逃回到黎丘城內。

進入城里,他都沒顧得上下馬,便大聲喝問道:“剛才是何人在放冷箭?”

一名將領急匆匆地跑過來,插手說道:“大王,是末將令人放的箭!末將以為,只要劉秀死了,城外的敵軍,可不攻自破……”他話都沒說完,秦豐已一馬鞭子抽打過去,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那名將官雙手掩面,摔倒在地,身子佝僂成一團,嗚嗚地哀嚎。

秦豐不解氣,翻身下馬,掄起馬鞭,在那名將官身上一頓亂抽。

他邊打邊怒聲道:“本王需要你自作主張嗎?

本王還需要你自作主張嗎?”

周圍諸將反應過來,急匆匆上前,插手施禮,七嘴八舌地說道:“大王息怒!請大王喜怒啊!”

談判的時候,暗箭傷人,秦豐心里很清楚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

原本劉秀已經給他開出了優渥的條件,給了他一條退路,現在,都隨著這一記冷箭煙消云散了!

看網友對 第七百九十四章 突生變故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