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漢天子 > 第七百九十六章 相互猜忌

第七百九十六章 相互猜忌

申屠剛向劉秀欠了欠身,正sè說道:“主公已經收到陛下的詔書。”

劉秀哦了一聲,問道:“那為何隗公還遲遲不按照朕的旨意行事?”

申屠剛說道:“陛下有所不知,并非主公不遵圣命,而是力不從心,難以從命啊!”

劉秀不解地問道:“這是為何?”

申屠剛說道:“盧芳一直對西涼虎視眈眈,一旦主公出兵攻打蜀地,盧芳必定會趁虛而入,屆時西涼空虛,實在難以抵御強敵。”

劉秀露出恍然大悟之sè,說道:“朕聽說公孫述曾派使者給隗公送去印綬,封隗公為大司空,扶安王,朕還以為,隗公是有所心動呢!”

申屠剛心頭一震,急忙說道:“陛下,絕無此事!”

劉秀不解地問道:“申屠持書的意思是,公孫述從未向隗公送過官印和王公印綬?”

“不不不,微臣不是這個意思。”

申屠剛說道:“陛下,主公曾與公孫述交鋒多次,不管公孫述提出什么條件,主公絕不會向公孫述俯首臣稱,還望陛下明察!”

申屠剛說的是事實,隗囂的確和公孫述打過好幾次仗。

其中最為激烈的一次,是呂鮪在陳倉起事,勾結公孫述,舉數萬大軍入侵三輔,當時鎮守三輔的正是馮異。

馮異麾下兵力不多,面對數萬之眾的賊軍,顯得人單勢孤,力不從心。

馮異來不及向洛陽求助,就近給隗囂傳說,隗囂得知此事后,立即派出麾下大將楊廣,率軍數萬,馳援三輔。

這一戰,隗囂軍是主力,馮異反而成為輔助,驍勇善戰的楊廣在三輔地區,連戰連捷,大敗呂鮪軍,以及支持呂鮪的公孫述軍,將入侵三輔地區的賊軍全部驅逐了出去。

說起來,隗囂也是幫了洛陽朝廷不少的忙,前有對付赤眉軍,后有驅逐呂鮪、公孫述,洛陽朝廷能擊敗赤眉,隗囂功不可沒,洛陽朝廷能守住三輔,沒讓公孫述的勢力蔓延出蜀地,隗囂也同樣是功不可沒。

聽完申屠剛的話,劉秀心有所感地點點頭,說道:“隗公于漢室,的確有大功啊!隗公在西涼,南拒公孫述,北御羌胡,東抵盧芳,可謂居功至偉!”

申屠剛急忙向前躬身施禮,說道:“微臣代主公謝陛下盛贊!”

劉秀一笑,說道:“公孫述在蜀地稱帝,實乃朕之心腹大患,申屠持書回到涼州后,可向隗公轉達朕的意思。”

申屠剛拱手說道:“陛下放心,微臣回去之后,定將陛下之心意轉達于主公。”

劉秀說道:“朕三番五次邀隗公入朝為官,可隗公都未肯,朕與隗公神交已久,奈何一直無緣相見,朕希望隗公能來洛陽,與朕把酒言歡。”

申屠剛含笑說道:“微臣定會向主公轉達陛下之邀。”

雖然隗囂幫過劉秀不少的忙,但劉秀對隗囂還是很不放心。

自隗囂臣服劉秀以來,一次洛陽都沒來過,很簡單,他是不敢來,怕自己到了洛陽之后就回不去了。

他對劉秀有忌憚,不敢到洛陽,劉秀對他的忌憚也變得越來越深,在劉秀看來,隗囂只是表面對自己臣服,實則,他就是想偏居一隅,在西涼稱王稱霸。

即便察覺出隗囂對自己可能是三心二意,劉秀現在也奈何不了隗囂,畢竟像公孫述、盧芳以及張步、董宣等等賊寇,他們的威脅都要遠大于隗囂,即便劉秀要對付隗囂,其順序也要排在這些人之后。

這些劉秀和隗囂的使者申屠剛會面,相談甚歡,申屠剛對劉秀的態度也是十分敬重,畢恭畢敬。

但劉秀對這次的會面并不滿意,因為完全沒談到實質性的內容。

他希望隗囂能出兵蜀地,攻打公孫述,申屠剛說會把此事轉達給隗囂;劉秀希望隗囂能到洛陽任職,申屠剛說會把此事轉達給隗囂;劉秀希望即便隗囂即便不愿在洛陽任職,哪怕你過來一趟,我們見見面也好,申屠剛還是說會把此事轉達給隗囂。

說了一大通,申屠剛什么事情都決定不了,什么事都拍不了板,一切都需回到涼州,轉達給隗囂。

這讓劉秀清楚的意識到,隗囂派來使者,只是為了安撫自己,表明他隗囂并未對自己生出異心。

對此,劉秀嗤之以鼻,倘若你心中無鬼,你又怕什么,又在擔心什么?

以前,在劉秀的心目當中,隗囂是可以劃入自己陣營這一邊的。

可隨著隗囂派出申屠剛,出使洛陽后,反而讓劉秀在隗囂的頭頂上畫了個問號。

現在劉秀還不至于把隗囂劃入敵對陣營,但他也很難再把隗囂當成自己人了。

翌日,劉秀召來來歙,讓他隨申屠剛一同回涼州。

來歙和隗囂的關系特別好,兩人是在長安相識的,后來隗囂回了涼州,來歙則投奔了劉嘉。

再后來,來歙跟著劉嘉一同投奔劉秀,來歙被封為太中大夫,隸屬于光祿勛。

見到來歙后,劉秀說道:“我記得,來大夫與隗囂交情莫逆。”

來歙連忙說道:“是的,陛下!微臣與隗公相識于長安,這些年來,一直都有書信往來。”

劉秀點點頭,說道:“不日,申屠剛便要返回西涼,你隨他一同去趟西涼。”

來歙一怔,但也沒敢多問,向劉秀拱手說道:“微臣遵命。”

“到了西涼,見到隗囂后,你可向他言明,只要隗囂肯來洛陽為官,朕可冊封他為涼侯,并讓他留任西州大將軍。”

劉秀說道。

來歙心頭一震,涼侯!難道陛下要把整個涼州都封給隗囂不成?

他變sè道:“陛下,這……”劉秀說道:“此行,來大夫只需把我的話,原原本本的轉達給隗囂就好。”

來歙深吸口氣,向前躬身施禮,說道:“微臣遵命。”

劉秀沒有再多說什么,揮手道:“退下吧!”

“微臣告退!”

來歙走后,劉秀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案。

冊封隗囂為涼侯,這已經是他能給出的最大承諾,如果隗囂還是不肯接受,那只能說明他確實對自己生出了二心。

劉秀正在琢磨的時候,張昆走進大殿,來到劉秀近前,躬身說道:“陛下,皇后有請。”

他現在正在為隗囂的事情煩心,隨口問道:“何事?”

張昆小心翼翼地說道:“聽長秋宮的宮娥說,是二皇子病了。”

劉秀先是一怔,隨即站起身形,揚頭說道:“走!去長秋宮!”

當劉秀到長秋宮的時候,院子里跪著好些的宮女、內侍,另外還有嬤嬤和大宮女步履匆匆的進進出出。

見狀,劉秀暗暗皺眉,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人們回頭一瞧,見是陛下來了,紛紛叩首施禮,說道:“陛下!”

一名嬤嬤一溜小跑地來到劉秀近前,躬身說道:“陛下,二皇子突染惡疾,又是發熱,又是嘔吐,定然是他們沒能照顧好二皇子,才讓二皇子染此惡疾!”

劉秀聞言,向跪下一片的宮女和內侍揮揮手,說道:“都起來!”

人們看看那名嬤嬤,一個個哆哆嗦嗦的都沒敢起身。

劉秀見狀,緊鎖眉頭,沉聲道:“朕讓你們起身,都沒聽見嗎?”

那名嬤嬤連忙說道:“都還愣著做什么?

還不快起來?

少在這里礙陛下的眼!”

聽了嬤嬤的話,在場的宮女和內侍們才紛紛起身,一個個縮著脖子,端著肩膀,紛紛退去。

劉秀看了那名嬤嬤一眼,這個嬤嬤他認識,算是圣通的奶娘,當年跟著圣通一同去到真定王府,后來又跟著圣通一同入宮。

以前劉秀也沒怎么注意她,現在看來,在長秋宮,自己這個天子說的話,還不如她一個嬤嬤管用。

劉秀暗暗搖頭,邁步向里走去。

嬤嬤一溜小跑地跟在劉秀的身后。

劉秀問道:“輔兒的病情如何?

可有請御醫?”

嬤嬤連忙說道:“今日一早,二皇子就吃不下,到了中午時,又是發熱,又是吐的,御醫就在殿內,正為二皇子診治。”

劉秀點點頭,沒有再多問,邁步進入大殿。

周圍的宮女紛紛跪地。

劉秀沒有理會,大步流星地進入內室。

此時,郭圣通正在內室里焦急不安地來回徘徊,一名御醫在床前為劉輔診脈。

劉輔剛剛出生沒多久,只是襁褓中的嬰兒罷了,此時他躺在小床上,臉sè泛白。

看到劉秀來了,郭圣通眼圈一紅,正要說話,劉秀向她擺擺手,又指了指御醫,示意她不要說話,別影響御醫的診脈。

郭圣通眼中蒙起一層水霧,劉秀上前,握住她的手,并捏了捏她的手背,示意她安心,輔兒不會有事。

郭圣通的眼淚如同短線的珍珠,滴滴答答地落了下來,抱住劉秀的腰身,依偎進他的懷中,眼睛卻不停地看向小床上的幼子。

過了好一會,御醫總算是為劉輔把完脈,他把劉輔的衣袖向下拉了拉,又將他的小胳膊放入被子里,然后起身,回頭一瞧,發現陛下不知什么時候到了,他急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說道:“微臣拜見陛下!”

“快快請起!”

劉秀快步上前,把御醫攙扶起來,問道:“李御醫,輔兒的病情如何?”

御醫正sè說道:“現在節氣轉涼,二皇子這次是受了風邪,微臣開一副湯藥,二皇子服下之后,便可退熱了!”

聽聞御醫的話,劉秀和郭圣通不由自主地都長松口氣。

劉輔的身體一直很健康,長的也是白白胖胖,無病無災的,而且還不鬧人,見誰都是樂呵呵的,咧著還沒長牙齒的小嘴傻笑,很招人喜愛,就連退黃疸的時候都比其他嬰兒順利。

這次是劉輔第一次染病,劉秀和郭圣通自然是心急如焚。

郭圣通來到小床前,跪坐在地,輕輕撫摸著他的小臉,說道:“輔兒不難受了,一會喝了藥就不難受了……”看著輕聲輕語,安撫著幼子的郭圣通,劉秀心里也是一片柔軟,他走上前去,拍了拍郭圣通的肩膀,柔聲說道:“圣通不必憂心,輔兒患的只是小病而已。”

郭圣通看著熟睡中的孩兒,哽咽著說道:“輔兒才這么小,還不會說話,就算難受,他……他也說不出來……”說著,她嗚嗚嗚地泣不成聲。

劉秀在她身邊坐下,將郭圣通摟入懷中。

這時候,那名嬤嬤上前,小心翼翼地說道:“陛下、皇后,婢子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看網友對 第七百九十六章 相互猜忌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