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四十四章:排擠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四十四章:排擠

  富貴角位于臺北的最北面,也是整個臺灣島的最北面。富貴角這一帶有不少的私人會所,富貴角溫泉會所便是其中之一。

  當晚,謝文東應邀去往富貴角溫泉會所。

  和他一起的還有三眼、高強、李爽、肖雅以及五行兄弟等人。

  晚上九點,謝文東一行人抵達溫泉會所。

  車子剛停下來,便有數名西裝革履的漢子迎了出來。一名三十出頭的年輕打開謝文東的車門,面帶笑容地躬身說道:“謝先生!”

  謝文東認識這名青年,是葉榮清的秘書之一,名叫徐懷讓。他含笑點了點頭,說道:“徐秘書。”

  “部長已經到了,謝先生,里面請。”徐懷讓側了側身。

  謝文東嗯了一聲,邁步向會所里面走去。

  會所的內部很大,客人卻沒有幾個,偌大的大堂顯得空空蕩蕩。

  在徐懷讓的指引下,一行人上到二樓,來到一間巨大的會客廳。

  里面坐著的人不少,有謝文東認識,也有他不認識的。

  謝文東環視了一圈,讓他有些意外的是,不僅內政部長葉榮清、天合會的會長陳振生都在,竟然連市長陸弘益也在。

  在謝文東印象中,陸弘益是不太出席這種私人聚會的。

  在場的許多人,謝文東不認識,但肖雅基本能認全,她向謝文東近前湊了湊,小聲說道:“東哥,這些人基本都是國民黨的元老,立法委員。”

  謝文東微微點下頭,他含笑說道:“葉部長!”

  “謝先生!”葉榮清指了指謝文東,含笑說道:“諸位,這位便是我向你們提到的謝文東謝先生,后起之秀啊!”

  說著話,他率先來到謝文東近前,兩人握了握手。

  而后,他向謝文東介紹道:“這位是柯佳敏,立法委員!”

  一位五十出頭的中年人走到謝文東近前,滿臉堆笑地和他握了握手,說道:“久仰大名!久仰謝先生大名!”

  “這位是林煌輝,立法委員!”

  正如肖雅說的那樣,在場的這些人,基本都是立法委員,足有七、八位之多。

  當然,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遠遠不止他們這幾個人,整個立法院有立委有一百一十人左右,國民黨籍的立委,差不多占了一半,這還是在國民黨不執政的情況下。

  現在來到會所的這幾名立委,大多都是國民黨的元老級人物,也是國民黨的核心成員之一。

  相互間握過手后,葉榮清揮了揮手,示意眾人都坐。

  謝文東的座位就安排在葉榮清的旁邊。

  葉榮清笑道:“黨團能渡過這次的危機,謝先生功不可沒,在座的諸位都是自己人,大家可以輕松一點嘛!”

  聽聞他的話,有幾名立委哈哈地笑了起來。

  名叫柯佳敏的立委說道:“這次謝先生不僅做得漂亮,膽子也是夠大了,讓綠黨吃了個大癟啊!”

  林輝煌說道:“在自己的地盤上,把自己的一個重要證人弄死了,綠黨這次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夸獎謝文東,天合會的陳振生臉sè難看,臉上的笑容幾乎快掛不住了。

  他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沒想到,謝先生這次會找到小陸幫忙!”

  見在場的眾人齊刷刷地看向自己,陳振生說道:“謝先生的本事可是夠大的,面子也夠大的,小陸向來是不太插手這些事的,這次竟然能出手幫助謝先生,呵呵……”

  說到這里,他樂呵呵地搖搖頭。

  言下之意,謝文東干掉陳啟程,不是謝文東的本事有多大,而是因為陸弘益插手了這件事,倘若陸弘益能出手相助天合會,天合會也會把事情做得一樣漂亮。

  同時,他也是在暗指陸弘益不仗義,天合會有事求到他,他袖手旁觀,而謝文東用到他,他卻鼎力相助,要知道,他的天合會是自己人,而謝文東只是個外人。

  陳振生的一句話,其中暗含了好幾層的意思,在場的眾人都是人精,自然能聽出他的話外之音。

  陸弘益拿起茶杯,慢條斯理地喝了口茶水,不動聲sè、語氣平淡地說道:“陳老誤可能是會我了!我讓臺北各家警局掃蕩黑幫,完全是為了挽回黨團的聲譽,謝先生能抓住這個機會,那是謝先生本事,和我并無關系。”

  陳振生聞言,差點氣樂了,問道:“小陸,你敢說你和謝先生沒有事先竄通好?”

  他可不信世上有這么巧合的事。謝文東夸下海口,說能除掉陳啟程,眼瞅著要到約定的時間了,陸弘益偏偏調走了松山分局的警力,天下哪有這么巧合的事?

  陸弘益正要說話,葉榮清擺了擺手,說道:“小陸有沒有和謝先生事先竄通好,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陳啟程死了,而且還死在綠黨自己的地頭上,黨團的危機化解了,還讓綠黨惹得一身騷,這就是件大好事嘛!”

  在場的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葉榮清說得沒錯。柯佳敏心有余悸地說道:“VIVI的事,輿論的壓力太大,那幾天,我都不敢出門了,現在好了,VIVI的這把火,燒到了綠營自己身上,接下來,該輪到綠營的人不敢出門了,哈哈!”

  看著一個個喜笑顏開,哈哈大笑的眾人,陳振生的臉sè越發的難看,他以為憑著自己和眾人的交情,肯定會有人幫自己說幾句話,沒想到,都他娘的是墻頭草,關鍵時刻,沒一個肯站出來的。

  葉榮清看向表情不自然的陳振生,說道:“老臣,天母一帶的場子,以后就交給謝先生吧!”

  陳振生眉頭緊鎖,說道:“葉老,天母一帶的場子,對于天合會的重要性你不會不知道吧,把天母的場子都讓給謝……謝先生,以后兄弟們都去喝西北風嗎?”

  葉榮清聞言,老臉頓是一沉,面露不悅之sè。在場的其它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

  謝文東突然開口問道:“不知陳先生每月能從天母營收多少?”

  陳振生說道:“不下兩千萬。”

  “新臺幣?”

  “難不成還是美金?”陳振生理直氣壯的質問道。

  謝文東微微一笑,說道:“據我所知,VIVI一家場子,每個月的營收就已經不下兩千萬了。”

  整個天母,那么大的區域,那么繁華的地段,一個月營收只有兩千萬,這還能讓陳振生如此的理直氣壯,也實在是有些可笑。

  他轉頭看向身后的肖雅,問道:“如果五湖幫接手天母,一個月的營收能有多少?”

  肖雅想了想,說道:“也可以做到兩千萬。”

  “呵呵!”陳振生嗤之以鼻,肖雅看了陳振生一眼,又補充道:“人民幣!”

  此話一出,葉榮清的眼睛都是一亮。陳振生難以置信地問道:“能做到兩千萬人民幣?”

  肖雅微微一笑,說道:“由我們來做,每月做到兩千人人民幣,應該不是難事。”

  陳振生臉sè鐵青,看著肖雅的目光都快噴出火來。謝文東慢條斯理地說道:“天母的營收多,黨團的收益就高,大家能分得的好處也多,這是多贏嘛!”

  “葉老……”陳振生還要說話,葉榮清擺擺手,說道:“好了,老陳,這件事情,就先這么定了。”說著話,他看向謝文東,樂呵呵地說道:“我給謝先生三個月的時間,謝先生若真能說到做到,以后,天母的場子,謝先生就一直經營下去,如果謝先生沒能做到,那……”

  “天母的場子,我雙手奉還給陳先生!”謝文東含笑說道。

  葉榮清聞言,撫掌大笑,連說了數聲好。

  在場的眾人互相看了看,嘴角紛紛揚起,也都露出笑容。

  天母的場子,每月的營收不可能只有兩千萬,陳振生報賬是兩千萬,實際上有多少,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現在謝文東把報賬提高到兩千萬人民幣,等于翻了近五倍,那么自己每月的分紅也能翻五倍,何樂而不為呢!

  天合會是國民黨的旗下社團,天合會的收益,其中有五成是要上交黨團的,天母這一帶的場子營收是兩千萬的話,那么其中的一千萬要上交。

  這上交的一千萬,黨團還得扣掉大半,剩下的才是作為元老們的分紅之用。

  天母這個聚寶盆,被葉榮清說給謝文東就給謝文東了,而且在場的這些人,沒有一個站出來反對,這著實是讓陳振生既憤慨,又大失所望。

  他站起身形,看眼葉榮清,又環視一圈在場的眾人,哼笑出聲,說道:“我看今天的會,就是成心要拿我天合會開刀!既然是這樣,還找我來做什么?把你們商議后的結果直接告訴我就行了!”說完話,他邁步向外走去,頭也不回地說道:“恕不奉陪!”

  葉榮清抬了抬手,說道:“老陳,你這是做什么?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這錢由天合會賺,還是由五湖幫賺,又有什么區別?”

  陳振生哼笑一聲,摔門而去。

  國民黨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派系龐雜。

  陳振生可算是國民黨黨主席那一系的,而葉榮清則屬于想取而代之的那一系的。

  黨團有相當一部分的收入來自于社團,社團于黨團的作用,相當于小財神爺,誰控制了社團,誰就能抓住黨團內部相當一部分的人心。

  葉榮清現在做的事,就是拿謝文東來排擠掉陳振生。

  更深一層的意思是,他要在黨團內扶植自己的社團,擠走陳振生的天合會,進而讓他籠絡到更多的人心,在競爭下一任黨主席這件事上,變得更有把握。

—待續—


(PS:書友們在支持壞蛋的同時,也請多支持《漢天子》。謝謝!^^)

點擊下方閱讀《漢天子

看網友對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第四十四章:排擠 的精彩評論

3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9年07月02日 回復

    您老,慢慢更新,別著急,

    你大爺的,能快點更新嗎

  2.  板凳# 匿名1 : 2019年07月03日 回復

    趕快更新啊

  3.  地板# 匿名 : 2019年07月06日 回復

    大哥 快點更新好嘛?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