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造化之門 > 第九百九十七章 分配道果

第九百九十七章 分配道果

蔚景秉直接收起法寶,退出了戰圈。候賦的實力不比他弱,還有一個寧城幫忙。這里人是多,到現在也沒有人上前來幫他的忙,他自然不愿意損耗自己的氣力。

蔚景秉退后,候賦沒有追殺,寧城也停了下來。他來這里不是殺人的,是為了丹心神芝果而來,順便救一下柳芳琳和候賦兩人。

在對手退走后,寧城反手就抓住插在柳芳琳胸口的冰刺,往外一帶。

“別動她……”候賦看見寧城不知道輕重,竟然敢抓住靈魂冰刺往外帶,頓時大驚失sè驚叫道。

靈魂冰刺撕裂神魂,如果強行往外帶,可以輕松讓中刺者魂飛魄散。

就算是柳芳琳也是大驚,她還不想現在就死,可是她沒有能力阻止寧城動手。

寧城好歹也是一個丹圣,甚至還有道元丹圣的資格牌,豈能不知道靈魂冰刺的厲害?

他的神識不但強大,還擁有暗冥噬神神通。在他抓住靈魂冰刺的瞬間,他的神識早已裹住了這根冰刺,直接將冰刺上裹住的柳芳琳元神分開。在這冰刺離體的瞬間,寧城的一枚丹藥就丟入了柳芳琳的口中。

在寧城動手拔柳芳琳身上冰刺的時候,在場的人都有些無語的搖頭,柳芳琳死定了。就算是傷柳芳琳的蔚景秉也是大驚失sè,他制住柳芳琳自然不是為了殺掉柳芳琳,而是要帶走柳芳琳。對這個女人,他覬覦已久了。

但是隨即讓所有人不敢相信的是,柳芳琳安然無恙。而那根靈魂冰刺早已被寧城手中的火焰一卷。化成了虛無。

柳芳琳也明白過來。寧城是真的救了她,寧城不但幫她弄走了靈魂冰刺,那一枚丹藥也是極品的療傷神丹。

“多謝寧兄,又救了我一次。”柳芳琳連忙上前感謝寧城。

寧城點點頭,“你準備一下,等會說不定還有一場惡戰,我一個人恐怕不行,需要你和侯兄幫忙。”

寧城肯定剛才那個用通天剪的化道初期。不可能制得住柳芳琳,應該是有人幫忙。無論這些人是因為什么原因止住柳芳琳和候賦,等會要搶奪丹心神芝果,肯定要打一場的。他一個人打不過這么多,既然要拉盟友,柳芳琳和候賦最合適。

“我是戰濱崖蔚家的蔚景秉,你到底是誰?”看見寧城可以輕松拔走自己的靈魂冰刺,蔚景秉頓時忍不住了。他的靈魂冰刺,就算是道元圣帝也要小心拔走,寧城這樣隨隨便便就拔走了。很有可能和蔚家有關系。

“戰濱崖蔚家?”寧城忽然想起了一個熟悉的名字蔚赫。

蔚赫是齊十三星的姐姐齊雨靈的未婚夫,算是風度不錯的一個人。寧城對他印象也不錯。齊十三星沒有消息后,寧城一直很想去一趟玄月神門,只是他知道自己的實力還太弱了些。如果齊十三星真的出事,他去玄月神門,那不是幫忙,而是送死。

“一門人渣。”站在寧城身邊的柳芳琳忽然厲聲罵道。

“不守婦道的賤婦……”蔚景秉聽到柳芳琳的話后,忽然怒氣沖天,就要再次動手。

“等等。”一個渾厚的聲音攔住了蔚景秉。

寧城就感覺到周身微微一冷,他這才發現自己來這里到現在,竟然一直沒有注意這個人。

這人一身灰衣,長相也非常普通,看起來很是尋常,丟在人群中根本就找不到。但是他一站出來,這一方空間都似乎都被他掌控,所有人的一切細微動作,都在他的視線之下無可遁形。

化道圓滿?寧城的眼光微微收縮,他剛到這里的時候,僅僅將對方看成一個普通化道而已,現在看來他看錯了。

他如果要單獨干掉這個人,就必須要動用五sè裂星箭。而且在動用五sè裂星箭之前,還要為自己找到出箭的機會。否則,也許他的五sè裂星箭沒有射出來,對方就已經干掉他了。

他的七橋還沒有完全掌控,至少現在干不掉這人。

“寧兄,剛才就是他擊傷我,控制住了芳琳師姐,這才被蔚景秉的靈魂冰刺擊中。”候賦怕寧城不知道對手的厲害,及時傳音給寧城。

“你能殺掉四名化道圣帝,顯見不凡。也有這個資格破開呂利的禁制,分一杯羹。大家來到葬影藍沙,都是為了求天才地寶,既然都聚在一起了,那就人人有份。”

這名灰衣男子說話的聲音渾厚,而且不緩不急,在說完這句話后,又繼續說道,“哦,倒是忘了自我介紹一下了,我的名字很好記,我叫丁四。我為人也和我的名字一樣簡單,喜歡結交朋友。剛才之所以對你的朋友動手,是因為你的朋友一來就要殺蔚景秉,我無奈之下,只能讓蔚景秉傷了她,我在這里表示歉意。”

丁四,的確很簡單好記。

寧城卻不認為這個人和他的名字一樣簡單,此人的實力遠遠強于他。剛才他要殺的那個化道圣帝,絕對將自己擁有七橋神通的事情說給丁四聽了。

丁四如此和顏悅sè,只有兩個可能,一個就是他真的和他說的那樣,為人很簡單,有財大家發。寧城認為這種可能只能騙騙小家伙,因為他認為丁四是這種人的可能性很小。

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丁四知道他有七橋神通甚至是七橋界書。所以不想在這里干掉他,想要等這里的事情完畢后,再在沒有人的地方獨自干掉他。這種可能性占大多數,否則丁四沒有必要說出他殺了四名化道圣帝的事情。丁四說出這個事情,就是讓別人不敢對他動手。

可惜了,你知道我有七橋神通,你卻不知道我還有五sè裂星箭。想干掉我,你也得有一副好牙齒才行。

丁四的表情平靜無比,寧城的表情也是平靜無比,抱了一下拳說道,“寧城見過丁道友。”

周圍聽到的人都張大了嘴巴,寧城一個人能干掉了四個化道圣帝?可是寧城剛剛的實力,并不足以干掉四個化道圣帝啊?

話要說回來,誰知道剛才寧城有沒有出力氣?畢竟沒有真正和蔚景秉打,人家說不定連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沒有拿出來。

一些沒有主動出頭的人,心里已是在暗自慶幸。不管寧城是不是有真本事,他都不是簡單之輩,否則丁四不會這么說。

蔚景秉更是不敢相信的看著寧城,他甚至以為剛才如果不是候賦動手,他已是殺掉寧城了。寧城只是一個塑道圣帝而已?怎么有本事殺掉四名化道圣帝?

“寧道友,這里有一株丹心神芝果,樹上一共有五十八枚丹心神芝果。我們這里一共有十八個人,我的想法是這樣的,塑道圣帝一人一枚,育道圣帝一人兩枚,化道圣帝一人四枚,其余的我們兩人平分如何?”丁四說完,笑吟吟的看著寧城。

他說出來的分配方案,沒有一個人反對,顯然這里的人都知道丁四的厲害,對這種分配方案表示了認同。如果沒有丁四說出寧城殺了四個化道圣帝,說不定還有人站出來說話。但在丁四這句話說在前面,這里沒有人敢站出來反駁。

根據丁四的分配方案,最后還剩下了十六枚丹心神芝果,寧城可以分配到八枚。可以說,丁四對寧城絕對尊重,甚至將寧城放在他的同一個位置。

寧城也看出來了,這里是丁四做主。若不是七橋界書的事情被丁四知道,寧城還真的弄不明白丁四為何如此放縱他。

現在既然猜到了丁四的目的,他索性拱手抱拳說道,“多謝丁道友的慷慨,我只要四枚丹心神芝果就可以了。不過我想要這一株丹心神芝果樹,不知道丁道友覺得如何?”

道果樹極為難栽活,這種東西有很多宗門都需要。在眾人看來,寧城要這一株道果樹,是要借此發一筆財。

丁四之前沒有說道果樹的分配,自然是要道果樹的,現在寧城提出要道果樹,所有的人都看著丁四,都想看看丁四是怎么處置這件事。

事實上寧城也不是一定要道果樹,寧城猜測丁四百分之九十以上會單獨對他動手。要是丁四現在反目,他就可以借助柳芳琳和候賦一起,干掉這個丁四和蔚景秉。哪怕是那個布置禁制的化道圣帝一起上,他祭出七橋神通,也可以干掉。

丁四似乎也沒有想到他給出了寧城如此高的待遇,寧城還要道果樹。他僅僅是微微一愣,就呵呵笑道,“好,道果樹對我來說并沒有多大用處,就給寧道友了。”

盡管想不通丁四為何要妥協,但是大家還是聯手轟開禁制,很快分配了道果各自散開,沒有一個人多事要找寧城麻煩。就連丁四自己,分配了道果后,也很快離開。寧城則是毫不客氣的收起只有四枚丹心神芝果的道果樹。

“寧兄,那丁四的實力很強悍,我們親眼看見他瞬殺了一名化道圣帝。你要小心一些。”候賦感激寧城兩次相救,這才多了一句嘴。他也猜到了丁四知道寧城有七橋神通,想要對寧城暗中下手。

七橋神通誰不想要,這可是整個太素界都眼紅的絕世大神通。

“多謝了。”寧抱了一下拳,他并不怕丁四,他有爆神丹,就算是殺不掉丁四,丁四也別想輕易干掉他。

見寧城明白自己的意思,候賦這才對柳芳琳說道,“芳琳師姐,我們也快點走吧。”

柳芳琳搖了搖頭,“侯師弟,你先走吧,我想要和寧兄一起。”

(今天就到這里了,朋友們晚安!)

(未完待續……)

...

看網友對 第九百九十七章 分配道果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