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甜蜜蜜(3)

甜蜜蜜(3)

開始

當唐寅蘇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身上蒙著白色的布單。

他翻身坐起,看到了兩張目瞪口呆、瞠目結舌的臉。

兩名坐在急救車上的醫護人員呆呆地看著突然坐起的唐寅,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瞧瞧對面的同伴,看清楚同伴臉上的表情,二人明白,不是自己眼花了,而是真的詐尸了。

“幫我包扎一下。我身上的傷,還挺多的。”唐寅的語氣平靜地毫無波瀾,看了看左右 的兩名醫護人員,嘴角揚起,笑了,笑得讓人毛骨悚然。

他臉上是在笑,心里卻暗嘆口氣,他好不容易找到的一個家,結果就這樣又沒有了。

他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還能再找到這么一個稱心如意的家。

“你……你沒有死?剛才……剛才你你你明明沒氣了……”兩名醫護人員震驚得幾乎連話都快不會說了。

“告訴你們一個秘密。”

“啊……啊?”

“我,和閻王是朋友。他不收我,我也沒有辦法。”唐寅眨了眨晶亮的虎目,笑問道: “可以為我包扎了嗎?”

“啊?啊,啊,好、好、好!”兩名醫務人員終于徹底反應過來,慌慌張張地把急救箱拿了出來。

假死現象,在醫學中并不常見,但也不罕見,他倆倒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夜。

香楠酒吧。

榮浩看到了唐寅。他站在吧臺里,他坐在吧臺外。

看到他臉上有傷,似乎傷得還不輕,他有些奇怪。受傷對他來說,如同家常便飯,但能傷到他臉的人,不多,他也一直很注意保護自己的頭部。

心里奇怪,嘴上也沒有多問,不用唐寅開口,他倒了一杯酒,遞了過去。

小腹的傷口,還有些隱隱作疼,唐寅坐在吧臺前,微微弓著身子,默不作聲地拿起水晶杯,一仰頭,把杯中酒喝得一干二凈。

榮浩拿起酒瓶,又幫他倒了一杯。

他的手要縮回去的時候,唐寅突然一伸手,摁住了他的手腕。

他身子激靈一下,臉色也為之一變。看他的反應,不像是被人碰到,更像是被蛇咬了一口。

“向你打聽一個人。”他緩緩開口,聲音有些低沉,又帶著些沙啞。

“唐先生,你請問。”

“手臂上有龍紋身的男人。”

榮浩吸氣。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嚨,小心翼翼地問道:“他,他有惹到唐先生嗎?”

“手臂上有龍紋身的男人。”

唐寅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重新了一遍自己的話。

他不敢再多問,唐寅看著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他吞了口唾沫,目光向左右掃視,然后向前傾了傾身,說道:“東家。”

噠、噠、噠。唐寅修長的手指,有節奏地輕輕敲打著水晶杯。

“東家的二公子,東定日。”他舔了舔嘴唇,小聲說道:“唐先生,東家是東老大的表親,東家可不好惹……”

他話還沒說完,他已輕輕吐出一個字:“滾。”

“哎。”榮浩規規矩矩地點頭應了一聲,立馬轉身走開,大氣沒敢喘,一個字沒敢多說,片刻也沒敢遲疑。

唐寅拿起杯子,慢悠悠地喝了口酒。放下,起身,走出酒吧。

到了外面,他拿出手機,手指在屏幕上連點,快速地按下一串電話號碼。

他的手機里,沒有存任何人的電話號碼,他需要記住的電話號碼,都存儲在他的腦子里,他需要記住的重要信息,也都在他的腦子里,所以,他不喜歡別人打他的頭。很討厭。

時間不長,電話接通。

話筒里傳來磁性的聲音:“喂?”

“東東,是我。”

“……”天哪!電話那頭的男人無力地扶了扶額頭,他不知道有多厭惡這個稱呼。

話筒里沒有傳來回音,不過他知道他在聽。

“我要結婚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傳來兩個字:“恭喜。”

“不過,孩子和孩子他娘,都被殺了。”

“……”電話那頭再次陷入沉默。唐寅也沒再說話。

過了許久許久,電話那頭問道:“需要幫忙嗎?”

唐寅嘴角彎了彎,說道:“據說是東老大的表親。”

“ok。老雷那邊,我去安撫。”頓了下,那頭好奇地問道:“老雷哪來的表親?”

“鬼知道。”

“那就是鬼嘍?”

“快是了。”

“還需要什么?”

“我自己能搞定。”

“你總是這樣。”

“就這樣吧。”唐寅掛斷電話。伸了伸筋骨,他打算找個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覺。

江彩華和小雄的死,他難過嗎?談不上。

一個沒有心的人,自然也不會有愛,更不會為任何事而難過。

他就是一個沒心的人。

但是,屬于他的東西,他不能容忍任何人去染指,去破壞,有人膽敢觸碰他的法則,那么,就應當去承受接下來的后果。

他戴上耳機,嘴里輕輕哼著小調。

——我把什么都看的是淡淡地,因為我象風兒一樣,咿呦。

我把嬌僥的你也看的是淡淡地,因為你象云兒一樣,咿呦。

翌日。

東定日帶著老婆,孩子,去到父母家。

看到慈眉善目的東方寧,陳娟乖巧地叫道:“爸!”

東安用稚嫩的童音叫道:“爺爺!”

看著漂亮大方又溫柔嫻淑的兒媳,聰明伶俐又天真可愛的小孫子,東方寧陰沉的臉色不自覺地緩和了一些。

“寶寶,來讓爺爺親親。”他把小孫子抱起,親在他的小臉蛋上良久、良久。

“爸,好端端的,你找我們會來吃那門子的飯嘛!”東定日一臉的不耐煩,走到沙發前,老神在在地坐下,雙腿劈著,身子向后靠著,兩只胳膊大咧咧地搭在沙發靠背上。

“娟兒,你帶著寶寶去廚房,幫奶奶做做飯。”

“好的,爸!”陳娟牽著東安的小手,去到廚房。

見老爺子的臉色不佳,東定日歪著腦袋,問道:“爸,出了什么事……”

他話還沒說完,東方寧已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東定日傻了,愣了片刻,騰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又驚又駭地看著老爺子,說道:“爸,你……”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我……我就在家啊!”東定日沒笑硬擠笑,說道:“爸,你不是總說我,在外面給你惹是生非嗎,這段時間我可學乖了,下班之后,哪都不去,都在家里呆著,不信你問陳娟。”

“你少跟我來這套。我問你,昨天晚上,陽春小區那棟失火的別墅,是不是你干的?”東方寧強壓怒火,問道。

“爸,什么別墅失火,我根本不知道你說什么。”嘴上這么說,他的目光低垂,躲避老爺子咄咄逼人的目光。

自己的兒子,東方寧又哪能不了解。只看他的反應,他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怒氣上涌,揮手又是一巴掌,狠狠拍在東定日的臉上。

別看他五十開外了,力氣可不小,這一嘴巴,把東定日打得一踉蹌,跌坐回沙發上。

“爸,你干啥啊?我咋的了我?”

東方寧還沒有開口,陳娟從廚房里急匆匆地跑出來,拉著老爺子的胳膊,急聲說道:“爸爸爸,是不是定日又惹你不高興了?”

“娟兒,這事跟你無關。”東方寧強壓怒火,拍了拍陳娟顫抖的手,大步向樓上走去,頭也不回地說道:“兔崽子,跟我上樓!”

東定日捂著臉,沖著陳娟使個眼色,示意她沒事。而后,他跟在東方寧的身后,進到二樓的書房。

剛把房門關上,東方寧的大嘴巴子又扇上來了。老爺子氣得臉色漲紅,一邊打一邊罵:“我怎么養了你這么個畜生!我怎么養了你這么個敗家子!”

東定日被老爺子打得上躥下跳,左躲右閃,又不敢還手,連聲叫道:“爸,不久是三條人命嘛,你至于嘛你!我是你兒子,你打死你就絕后了你!”

東方寧也打累了,終于停手,瞪著兒子的眼神,都恨不得把他一口吃了。他問道:“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惹的人是誰?”

“誰?是誰啊?不就是個婊子和一個小白臉嗎?爸,你放心吧,我都處理干凈了,沒留下麻煩。”

“小白臉?你知道那個小白臉是誰嗎?”

“誰?他……我記得好像叫唐金還唐銀什么……”

“唐寅!”東方寧從牙縫中擠出一句。

“啊,對對對,是叫唐寅,他怎么了?有來頭?不管他什么來頭,現在他已經死了……”

“你確定他死了?”

“當然,我親手解決的!”

“怎么解決的?”

“我捅了他一刀。”

“沒了?”

“對啊,這還不夠嗎,我一刀就把他捅死了……”

東方寧一把揪住兒子的衣領子,咬牙切齒地說道:“一刀把他捅死了?你知不知道,當初唐寅和謝文東對著干的時候,受了一百多處傷,致命傷都有十多處,他還活著,你他媽的一刀就能把他捅死?你比謝文東還厲害?你不把他的腦袋切下來,不把他的心挖出來,你就別跟我說他死了!”

東定日傻眼了,結結巴巴地說道:“爸,我……我昨晚親手殺的他,親眼看著他掛掉的,你……你可別跟我說他還活著,還沒死!”

東方寧手癢,又想痛打這個混賬兒子,但他終究還是忍住了。他喘息了兩口氣,說道:“這段時間,你讓娟兒和安安回娘家去住。”

“爸,不就是個小白臉嘛,你至于……”

“滾!”

等東定日一溜煙地跑出去后,東方寧心煩意亂地在書房里來回踱步。

過了一會,他拿出手機,撥打出去電話。

“雷子,我是表哥啊,唐寅的事……是我那個混小子干的,你看……”

電話那邊的東心雷忍不住揉了揉額頭。“定日惹誰不好?怎么偏偏惹上了唐寅?那家伙是個變態,他變態的!”

“雷子,這次你無論如何也得幫幫表哥,表哥就定日這一個兒子!”

“我沒辦法了,別的人,我都能幫你搞定,但唐寅,我搞不定,能搞定唐寅的,只有東哥,不過東哥已經發話了,讓我別插手。”

“雷子,你……”

“不是我不幫忙,我是真的無能無力。”身為洪門最核心的干部之一,東心雷說出這樣的話,也是挺難為情的,但這就是事實,他的確搞不定唐寅。

“把……定日交出去吧,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犧牲一個,總比死全家要好。”

“雷子,我就這一個兒子啊!我能眼睜睜看著他去死嗎?我能親手送他去死嗎?我就這一個兒子啊!就這一個啊!”

“……”東心雷默然。是啊,虎毒不食子,讓父親親手斷送自己兒子的性命,能有幾個父親做得到?“保重吧。”

“喂喂?雷子?雷子?”看眼手機,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連東心雷都束手無策了,自己怎么辦?還能怎么辦?東方寧跌坐到椅子上,臉色變換不定。

過了許久,他重新拿起手機,撥通電話。“小蜜嗎?”

“東爺?稀客稀客,找我有事?”

“我出一千萬,不,兩千萬,不不不,三千萬,我出三千萬的暗花,買唐寅的腦袋,如果有人能在三日內做掉他,賞金翻倍。”

“唐寅?大買賣呦!”電話里傳來咯咯咯如銀鈴般的嬌笑聲。

“接嗎?”

“接,當然接!有生意上門,我什么時候往外推過。不過,既然是唐寅的生意,三千萬恐怕不太夠吧,您東爺財大氣粗,出三千萬是不是也太小家子氣了?”

“五千萬。條件不變,三日內做掉他,賞金翻倍。”

“好嘞,我這就去登記,祝東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咯咯,先這樣。”

呼!東方寧吐出一口長長的濁氣。

唐寅這個人,他對付不了,東心雷也被謝文東按住了,要保兒子的命,他只能豁出去了,把希望寄托于自己開出的暗花上。

五千萬,翻倍就是一個億,他相信,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唐寅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成為暗花榜上的花魁。

他沒有怕,反而還笑了,心里有點小得意,有點小開懷。

他不喜歡豬一樣的對手,他喜歡刺猬,喜歡把刺猬身上的那些刺一根根拔掉,看著它一點點的陷入絕望、崩潰,直至走進死亡,每想到此,他總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看網友對 甜蜜蜜(3) 的精彩評論

7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5年11月22日 回復

    道爺,等你的三壞三可是盼了好多年啊,終于有點盼頭了!

  2.  板凳# 匿名 : 2016年06月10日 回復

    壞3!等了你好久

  3.  地板# 匿名 : 2016年06月15日 回復

    就是,太不夠意思了!好像曹三少有寫壞蛋3

  4.  4樓# 匿名 : 2017年01月13日 回復

    曹三少的壞蛋3不好看? 還是道哥有意思

  5.  5樓# 匿名 : 2017年03月21日 回復

    等的郁悶了

  6.  6樓# 匿名 : 2017年08月24日 回復

    咋就稀里糊涂被小混混制住了,有稀里糊涂復活了,不奇怪么

  7.  7樓# 匿名 : 2018年08月19日 回復

    東東?謝文東?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