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造化之門 > 第一四七一章 玄黃孤雁的算計

第一四七一章 玄黃孤雁的算計

應該是自己多心了吧,寧城想到這里再沒有猶豫,一步跨入了那殘破的隱匿陣中。

在寧城跨入的瞬間,殘破的隱匿陣忽然碎開。

不好,寧城第一時間就知道被暗算了。果然下一刻,那破碎的隱匿陣化成了一個頂級的困殺陣。果然,跟著就是幾道撕裂虛空的道芒正面轟向了他。

絕對不能退,寧城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很清楚了進退,手中的造化神槍直接幻化成了一道道槍紋護在了界域之外。

在造化神槍祭出的同一時間,寧城又是一拳轟向了背后。他不知道背后有沒有攻擊,不過他相信那人如此處心積慮的布置這個暗算手段,絕對不會是正面的困殺陣攻擊。這種正面的攻擊甚至連傷害他都做不到,怎么偷襲?

果然,寧城的拳頭剛剛轟出去,一柄八角乾坤錘猶如隕石一般從后面撞向了寧城。那狂暴的撞擊道韻一過來,寧城就知道這是誰在背后了,冼懋。

如果不是冼懋在他背后暗算,寧城也許會全力反攻回去。但是冼懋出現在他的背后,寧城就知道肯定還有另外的暗算。和冼懋走在一起暗算他的,那就是力量道君。

冼懋長相清秀,力量狠絕,在寧城的印象中卻不是耍yīn謀的高手。一想到力量道君,寧城同樣懷疑力量道君的心思。力量道君和他有過接觸,雖然比冼懋的心思細膩一些,恐怕也沒有到如此細致的地步。

“轟”道韻炸裂,寧城再強,他的拳頭也被冼懋全力轟來的八角乾坤錘打的咔咔作響,血肉模糊。

但寧城根本就顧不上這些,他的造化神槍甚至沒有完全擋住迎面轟來的困殺陣攻擊,就直接卷了回來。困殺陣的攻擊轟開了寧城沒有全力防御的界域,在寧城的腰際撕開數道血口。

五道神光從寧城的頭頂刷了過來,空間規則瞬間變化。寧城抬手就是一指點出,寂滅一切,虛空破則。

“轟!”五sè神光刷過的規則空間被寧城一指轟開,五sè道君也被強大的道韻氣息反噬,倒飛了出去。

寧城還沒有來得及松口氣,一種死亡的氣息就壓抑過來。匆忙間,寧城趕緊祭出造化神槍。他的神識掃到了力量道君的影子,心里也是微微松了口氣,轟下來的是力量道君祭出的巨印。

只要擋住力量道君這一巨印攻擊,他就會緩過神來。

造化神槍和力量道君的巨印撞擊在一起,道韻爆裂再次炸開,周圍一片混亂。在這撞擊的同時,寧城就知道他弄錯了。力量道君的偷襲再強,也不會讓他有死亡的威脅。而他剛才感受到的是死亡威脅,可見除了力量道君,還有一人躲在角落處對他進行暗算。

第七輪回橋……

寧城抬手就卷起了輪回橋,輪回橋的輪廓剛剛出來,輪回道韻還沒有來得及凝聚。一方充徹浩瀚氣息的巨碑就轟然而來,這才是真正的殺手。剛才讓寧城有一種死亡威脅的,不是力量道君的大印,而是這一方巨碑。

偷襲他的是玄黃孤雁,寧城雙眼赤紅,忽然轉身,竟然用背對著那一道巨碑。

“咔嚓!”寧城還沒有成型的輪回橋,在這巨碑之下完全碎裂,下一刻,巨碑就再次撕裂了寧城的界域護身,直接轟向了寧城的后背。

寧城根本就不顧這巨碑,對著眼前的浩瀚虛空就是一指點出,同時抬手撕了下去。

這是他唯一的生機。

“嘭”巨碑轟在寧城的背部,一陣陣的骨骼撕裂之音傳來,寧城整個身體的骨骼都在這一刻寸寸斷裂,渾身的道韻炸開凌亂,大道再也沒有了形狀。

寧城應該慶幸混亂內界被轟開有一段時間了,混亂內界最原始的混沌氣息消散。否則的話,他就算是再全力一指,也不一定能轟開這里的虛空。因為混亂內界的氣息消散,混亂界多出了各種亂七八糟的規則,寧城這一指才撕裂了一道縫隙。

那虛空的裂縫一出現,寧城就毫不猶豫的沖了進去。他整個人幾乎化成了一道遁光,從那縫隙處完全消失不見。

“趕緊追過去,他此時沒有半點戰斗力。”冼懋急切的說的。

玄黃孤雁現出身來,他臉sèyīn沉的看著寧城消失的地方,緩緩說道,“沒有用的,我們再撕開這里,也不一定是寧城離開的那個位面。混亂內界此時面對著無窮無盡的位面界域,找不到他的。”

“此人實在是太強了。”力量道君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心里竟然想到將來寧城會不會找他算賬。

五sè道君握緊了拳頭,半晌才搖了搖頭,“以后一個人遇見此人,有多遠走多遠。他最強的不是實力,還是他能在最短的時間找到最正確的方式。”

四人沉默下來,五sè道君的話大家都明白,寧城的心性更是可怕。

無論是誰,在面對困殺陣突然暗算的時候,第一反應恐怕是趕緊退后。如果這樣的話,寧城退后正好送給冼懋。寧城不但沒有退后,在祭出造化神槍擋住困殺陣攻擊的同時,還一拳向后轟出。

這不是最可怕的地方,最可怕的是,在寧城破去五sè道君刷出來的五sè規則空間后,氣勢消散。這個時候力量道君突兀偷襲,寧城應該將全部的jīng力放在力量道君身上才是。這樣的話,玄黃孤雁發出最后一擊。就算是寧城。面對玄黃孤雁那全力一擊,不死也要肉身碎裂。

可是寧城在最倉促的情況下,還能祭出半個輪回橋擋住了玄黃孤雁的部分攻擊。

事實上,就算是到這里,也都在玄黃孤雁的算計當中。他猜測寧城沒有那么好被殺,所以做好了寧城重創的準備。只要寧城重創,在困殺陣中,面對四個強者,就算是躲進玄黃珠,也是死路一條。

最后寧城的選擇讓玄黃孤雁失望了,寧城拼著大道渙散,骨骼寸斷,也要在最后時刻將全部的力氣放在轟開混亂內界的虛空上,而不是放在抵擋玄黃孤雁的玄黃碑之上。

事實證明寧城的選擇是成功的,他走掉了,盡管重創走掉。卻比以重傷之身在困殺陣中面對四個強者的圍攻要強的多。

“我走了……”五sè道君忽然再也沒有興趣去追殺寧城,轉身瞬間消失。

五sè道君消失,玄黃孤雁也抓起那一滴混沌之淚,迅速離去。

“我也要走了,如果寧城還可以出現,以后不要惹他。”力量道君說完,換了一個方向,也迅速離開。他肯定寧城必定還可以出現。

他們早就算好了,寧城這次必死無疑的,結果還是寧城逃掉了。

……

寧城這一刻處身一個完全沒有任何神靈氣息的虛空之中,他沒有想辦法繼續逃走。一個如果玄黃孤雁四人追來了,他逃也逃不走,第二個他沒有這個能力。

此時他完全明白了玄黃孤雁的布置,那殘破的天然隱匿陣很有可能是真的,在經過玄黃孤雁稍微修飾后,就將其變成了一個隨時可以成為困殺陣的存在。而激發困殺陣的,就是他寧城。

他跨入那殘破隱匿陣的時候,就等于一枚陣旗。這種算計,他哪里可以想到?

至于那突兀出現的四人,也是在困殺陣成型后,激發了其中的四個傳送陣傳送過來的。

好在他還及時撕開了混亂內界的虛空,否則在困殺陣中面對這四個強者,他就是想不死也難。

無論如何,這個仇也要報。

可是現在,他重創的連修煉都無法修煉,大道支離破碎,骨骼更是被震散。那玄黃碑的每一道攻擊道韻都帶著一道撕裂氣息,再好的天地寶物,恐怕也不能及時將他的骨骼修復。

寧城任憑自己懸浮在虛空之中,重新凝聚自己的道韻。在這種毫無規則和神靈氣的虛空中凝聚大道,甚至比他進入玄黃珠更好一些。

(今天第二章可能來不及更新了,如果有時間,老五肯定會加油碼出來的。原因老五也解釋一下,因為我現在住的地方太小了,一家人擠在36個平方的地方。以前一直沒有空去看房子,這一拖就是一兩年。現在趁著造化即將完本的時間,我要去看看房子,想換一個稍微大一些的地方。上海房子太貴了,老五買不起,只能去蘇州看看。今天看了一個房子,晚上我家人也來看看,所以晚上去接家人。前幾天老五說更新可能時間不是很穩,一個是書要結尾,更是要謹慎完美一些。第二白天都在看房,晚上時間有些不穩定。)手機用戶請訪問m.

...

...

看網友對 第一四七一章 玄黃孤雁的算計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