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番外《拔刺篇》2

番外《拔刺篇》2

深水炸彈

噠噠噠!不遠處的石柱后,站出一人,手持AK步槍,向褚博連續開槍。

褚博就地翻滾,躲避到石柱后,等到對方槍內的子彈全部打光,他從掩體后箭步躥出,直奔對方沖去,在向前沖刺的同時,他連開兩槍。

那名殺手反應極快,立刻縮回石柱后,等褚博沖到石柱近前的時候,他把手中的步槍當成棍子用,惡狠狠地向褚博腦袋砸過去。

褚博向下低身,順勢向對方的腳面開了一槍。那名殺手的身子提溜一轉,閃到了褚博的身側。

呦!又是個練家子!只看對方快速又詭異的步法,褚博便可判斷出去,對方有武術的底子,而且底子還很厚。

那人轉到他的身側后,片刻都未猶豫,抽出手槍,對準褚博的腦袋連開兩槍。

這么近的距離,要想閃躲對方的射擊,完全靠預判。

褚博身形快速側讓,兩顆子彈,幾乎是貼著他的耳朵呼嘯而過。

此時他二人完全是做近身格斗,你一拳我一腳,只不過在兩人的拳腳當中,時不時的夾雜著嘭嘭的槍聲。

他二人所用的,正是槍武學,把槍械融入到功夫之內,與敵人做近身肉搏戰的同時,抓住機會,對敵人進行近距離的射擊。

二人的身手都極快,你來我往,只眨眼工夫已打了十余個回合。

兩人槍中的子彈幾乎是同時打光,恰好這時,褚博的一記勢大力沉的側踢猛踹過來,原本可以避讓開的殺手抬起雙臂,故意硬接褚博的重踢。

嘭!褚博的一腳結結實實踹在對方的手臂上,那名殺手受其強大的沖勁,雙腳貼著地面,向后倒滑。

在他身子穩住的瞬間,他扣動手槍的卡簧,彈夾從槍把底部掉落,他順勢一腳,把掉下的彈夾踢飛出去。

彈夾在空中打著旋,呼嘯著砸向褚博的額頭。后者身形下蹲,呼,彈夾在他的頭頂上方掠過。

就耽擱這么不到一秒鐘的工夫,那名殺手將空槍在身上快速的一蹭,新彈夾裝入槍把內,他端起手槍,對準下蹲的褚博,便要開槍。

可是他的手指馬上要扣動扳機的瞬間,他感覺到不對勁了,蹲在地上的褚博飛快的向他飛撲過來,速度之快,都令人咂舌,與此同時,空中還劃出一道長長的寒光。

他可以選擇繼續開槍,但他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打中對方,可他感覺對方有十足的把握將自己一刀斃命。他暗暗咬牙,放棄射擊,手臂回縮,把手槍擋在自己的脖頸前。

沙——

軍刺的鋒芒在手槍上狠狠劃出,劃出一道長長的火星子。

好快的刀!

一刀不中,褚博一揮手,把軍刺當場飛刀來用。

殺手側身閃躲,他剛把飛刀躲過去,褚博又到了他的近前,一口氣連續攻出十招。殺手完全找不到開槍射擊的機會,拼盡全力,抵擋褚博的搶攻。

他接下了褚博前面的九招,褚博攻到第十招的時候,他是實在接不下來了。

褚博由下而上的一掌,正中殺手的下顎,啪,這勢大力沉的一掌,把殺手的身子都打的向上彈起,但這還不算完,不等殺手飛在空中的身體落地,褚博舉起的單掌又猛然向下一擊,狠狠砸在殺手的胸口處。

嘭!

殺手的身軀被震落在地,發出沉悶的聲響,人躺在地上,掙扎著還想站起,哇的一聲噴出口血水。

褚博所學的功夫不僅雜,而且精。對付前面的那個殺手,他用的是少林長拳,對付這名殺手,他用的是八卦掌。

當那名殺手緩過這口氣、恢復些神智的時候,他的雙手已被褚博用綁扎帶捆了個結結實實。

褚博這里的打斗告一段落,樓內的槍戰也基本結束。

這棟爛尾樓內的殺手數量,多達三十五人,但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是,以褚博為首的虎龍隊只二十人,不僅成功制住了對方全部,而且沒有打死一人。

要知道,在槍戰當中,抓對方的活口可遠比打死對方困難得多。

張劍和馬騰走到褚博近前,說道:“博哥,都搞定了。”

“搜查仔細了?”

“博哥,我們做事你就放心吧!”張劍咧著嘴,露出兩排小白牙。

褚博收回目光,看向那名和他對戰了許久的殺手,問道:“你是他們的頭領?”

“是!”那名殺手已被龍虎隊的人從地上拽了起來,他口鼻竄血,臉色有些蒼白。

“功夫不錯。”

“你更不錯。”

“呵!”褚博輕笑一聲,沒有再多問,他走到旁邊的桌子近前,坐在上面,拿出手機,先是給劉波打去電話。

“博哥,那批殺手已經我搞定了。”

“什么搞定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劉波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過了片刻,他才意識到褚博說的是什么,他不滿地說道:“你這臭小子,不告訴你了嗎,這件事是老森負責的!”

“……”

聽電話那頭的褚博半晌沒言語,劉波又問道:“給我丟人沒?”

“沒。”

“這還差不多,做得好。”

“嘿嘿!”褚博傻笑。

“給東哥打個電話,報備一下。一回來就做事,又把事情做成了,東哥會很高興的。”

“那……森哥那邊?”

“我去和老森解釋。”

“麻煩波哥了。”

“你小子還跟我客氣什么,就這樣吧。”

“波哥再見。”

褚博掛斷電話,拿著手機,琢磨了許久,終究還是沒打電話,怕打擾到謝文東的休息,他發出信息,說明這批殺手現在都已被他生擒,聽由東哥的處置。

發完信息,褚博呼出口氣。

張劍和馬騰把殺手頭領帶了過來,將他摁坐在椅子上,問道:“博哥,用不用審審這家伙。”

“不用,什么都不必問,該我們處理的,波哥會知會我們。”

“好的!”張劍拍了拍殺手的臉頰,哼笑道:“算你走運,少吃了不少的苦頭!”

那名殺手做在椅子上,看了看張劍和馬騰,最后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褚博身上,一言不發,眼中卻閃爍著駭人的兇光。

褚博視而不見,比他更兇更了不起的人,他都不知道見過多少了,又豈會把他放在心上。

張劍和馬騰在褚博的一左一右坐了下來,前者開口說道:“博哥,你聽說了嗎,前幾天,唐寅把雷哥的一遠房親戚給滅了。”

褚博玩著手機,沒有說話。

馬騰接道:“是不是雷哥家的親戚不知道,反正是姓東。那家其實也是有點實力了,拿出幾千萬買唐寅的腦袋,結果,唐寅現在還好端端的活著,可他們一家都被滅了。”

張劍突然靠近褚博,問道:“博哥,如果你和唐寅打一場,誰會贏?”

馬騰皺著眉頭說道:“唐寅的刀很快。”

“嗤!”張劍嗤笑出聲,說道:“刀再快,還能比槍快嗎?要說槍法,要說槍武學,我還沒見過誰能厲害得過博哥!”

“話也不能這么說,要說博學,博哥會的東西肯定比唐寅多得多,但要說精,唐寅是真的把刀練到出神入化了!”

“你到底是哪頭的?怎么一個勁幫唐寅說話!”

“我……”

一直玩弄手機的褚博,突然抬起頭來,大聲說道:“出凱!出凱啊!想什么呢?!”

在樓梯口那邊,有三名虎龍隊的成員正坐在地上玩撲克。

其中一人轉回頭,指著手中的K,大聲問道:“博哥,是出凱嗎?”

坐在一旁的殺手像看怪物似的看著褚博,他這里距離打撲克的人那邊,至少有二十米遠,而且樓內黑暗,這么遠他都能看清楚對方手里的撲克牌?

而且他一直都在低著頭擺弄手機,又是什么時候看他們玩撲克的?

褚博翻了翻白眼,說道:“對啊,外面沒王了,又沒尖沒二了,凱是最大的!”

“哦!”那人應了一聲,把手中的K抽出來,狠狠摔在地上,說道:“凱!”

“炸彈!四個五!”

“我操!”那人立刻回頭大聲嚷嚷道:“博哥,外面還有炸彈啊!”

褚博聳聳肩,立刻垂下頭,繼續擺弄手機,同時嘟嘟囔囔的低聲嘀咕道:“誰知道炸彈藏那么深啊,這他媽的是深水炸彈吧……”

看網友對 番外《拔刺篇》2 的精彩評論

2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7年08月24日 回復

    褚博才練幾年功夫就這么精了?

  2.  板凳# 匿名 : 2018年05月17日 回復

    諸博這武功都能和唐寅比了,袁天仲學了二十幾年比辛丑還差一點,辛丑被唐寅吊打。諸博就學了那么幾年,我要是袁天仲我能被氣死

北京赛车官网